阡年螺旋 04. ba.ke.mo.no

*本章前方高能預警

*地下城=下水道系統預警

*糞審出現預警

*下一章幸村精市.倒楣.弟弟君出現預警





在小狐狸阿助的解釋下,閻葉快速的認知道她現在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簡單來說,就是一群死了不投胎的傢伙對於已經發生過的事,也許當中還有不少自己幹過的蠢事感到後悔,所以不計代價的想要挽回改變。

然後又冒出所謂的正義之士 - 時空政府,要剷除那些傢伙,所以找了一群對於生活上有困難的年輕男女,甚至是一些富的流油的富家子弟,用著審神者以及

俊美的附喪神、高報酬的待遇薪資等等這樣的條件來邀請他們加入。


就閻葉的看法,十足十的騙鬼不吃水,這樣的謊話可以再添加水分一點的。


歷史正因為是歷史,正因為它已經發生過了,所以它因此而存在,倘若企圖抹殺某條歷史的存在,那麼已經記錄下了那份存在的這個世界是必然不會允許的。

歷史有這麼好改變嗎?這個問題我想我們顯而易見。


這就好比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一樣的問題,歷史就是自然而然的發生,它只是時間上必然會發生的一種存在,也許和因果輪迴有關,但是就閻葉的觀點來看,

只是時間到了,它就這麼發生了,連神明都阻止不了。


所以先撇除歷史容不容易被改變的問題,這群被埋在土裡太久的神明們以及眼前這只明顯被人虐待的狐狸式神被騙是真。


將防護用的最後一張符卡埋好,閻葉拍拍手上的土,回頭望向正窩在她的躺椅上,吃點心正吃的津津有味的小夜以及阿助。


小夜表示,閻葉姊姊做的鬆餅很好吃。


閻葉對於小夜的乖巧感到懷念,想當年,小小的精市也是這麼乖。


閻葉給自己立定了目標,要好好地在這個地方過日子直到明年夏天的結束,還有,看在都是妖怪的份上,好好的幫助這些被騙的附喪神們。



收拾好鬆土的工具,閻葉正捏著一打淨化用的符卡,這下可是讓阿助嚇到炸毛,要知道,他家閻葉主人可是可以一人單挑那群檢非把人抽到哀爸哭母

的超強大妖怪,他也知道她手中的那打符卡中儲存了多麼強悍的力量,這一疊下去......



「閻葉大人,這邊的資源是比較難收集的,要不,我們先行去探查探查地形吧?」


「勘查地形????」閻葉一臉困惑,畢竟這邊一出去就是一片樹林,然後再過去就是一大片禿禿的荒地,真的要有資源的話,最起碼也要拿

個工具把外頭的地給整過一遍,要開闢菜園甚麼的才方便.......


還是說......外頭的荒地也只是假象,或著說某種通道?



「是的,閻葉大人,因為這裡是最前線的本丸之一,資源收集的地方在其他位置,請讓在下為您帶路!!!!」不管怎麼說,先讓閻葉大人打消

要拿那一大疊符卡轟炸的心思!!!!!!


閻葉挑挑眉,也是,她昨天收集的食物都被那群殺千刀的垃圾給弄沒了。



「麻煩帶路了,阿助......嗯?」


閻葉一把抱起狐狸,背上的那對白底黑紋的翅膀大大張開,但在起飛之前,小夜左文字死死抱住了她的腰,一張小臉滿是哀求。


「不要去,很危險!!!!!」那個地方,宗三兄長差點回不來的地方!!!!


對此阿助解釋,由於前任審神的不負責以及要求高效率的心態,總是要求刀劍男士強制出征,有好幾次刀劍男士都慘遭斷刀,這個本丸的宗三左文字已經是第三把宗三了。



一來二去僵持不下,閻葉在小夜的堅持下只好把他一起帶上,雖然小夜最後的工作一定是看顧尚未痊癒的狐狸阿助而已。



而閻葉也身體力行了這件事。



【碰碰碰碰碰!!!!!!!!!】


【嗷嗷嗷嗷嗷嗷!!!!!!】


【趴咖趴咖趴咖!!!!!!】



裏世界的街道上,我們可以從各色撞擊聲,哀號聲以及某種堅硬物體被碎開的聲音得知,這完全只是閻葉在單方面完虐對方。


一開始遇上了一整隊的由紅色斗笠男和紅色蜘蛛怪組成的隊伍企圖以人海戰術攻擊,但是每一位都被閻葉一拳轟飛,師承自幻想鄉第十二代博麗巫女,並且在被一山的魔物以及某之時不時騷擾她的花妖日以繼夜的鍛鍊下的閻葉在近身搏擊戰上,就基本而言不會有任何所謂的節操可言。


試問,對付疑似男性的生物攻擊哪個地方最快?


閻葉曰:打臉和下身準沒錯,而且要往死裡打。


不需要符卡,只是純粹的體術。


閻葉本身是具有怪力的,但是不限於蠻幹,凡而是擅長借力使力,再不濟就是一擊必殺,用最少的力氣來完爆對方。


然後遇上了一整隊拿著雉刀,事實告訴我們,長武器不利於近戰。


再然後......



1 vs n+,由閻葉完勝。


小夜呆呆地看著被虐的慘兮兮的敵方,雖說途中不乏幾隻刀子想偷襲他們,但是次次都在閻葉的回馬槍的爆擊下和這世界道聲再見。


由於和無華嶺的那群原住民生物群的等級差上不只一個等次,閻葉根本堪稱是熱身不到,連滴汗都沒留。


但是啊,當事情順利到一定程度後,老天總會搞事的。


當小夜腳邊的資源多到可以淹沒他時,閻葉,才往前走了一步,馬上踩空,掉進下水道裡了。


然後,閻葉少見的怒吼聲從底下傳來。


阿助這才想起似乎最近又有找弟弟的活動了。




「誰來告訴我,為甚麼地下水道會有這些鬼東西?該投胎不投胎,難道閻魔那說教狂的名聲傳到外界來了不成?!!!」



這走路走著一半被下水道吸進去這也是醉了。閻葉看著眼前這一拖拉庫滿滿滿的怨靈,心底馬上有了譜......


要嘛閻魔(說教魔)映姬的"好名聲"傳到現世來,要嘛又是某死神在偷懶。



在下水道傳來雷光轟轟,電光閃閃的各色攻擊,小夜和阿助噘著屁股趴在下水道出口上看著時,在好不容易得已寧靜修養的本丸外頭,

一名裹著令人看著就感到膩味的桃粉色斗篷的女子正鬼鬼祟祟的從位於廚房區的後門位置,再放置柴火的地方翻找著本丸的備用鑰匙。



仔細一看,她的腳邊有張被柔的皺巴巴的單子。


只見她臉色扭曲的從柴堆裡拉出一大環的鑰匙,從後門進入本丸......


「都是因為你們這群爛貨!!!!!」



她憤怒的眼神落在被閻葉整理得乾淨的流理台上,開始摔東西弄亂並破壞一切,而聽見聲響的藥研正好和她四目交接上......




『趴擦!!!!』




裏世界.下水道



「?!!!!!」



正將下水道裡會飛的骨頭通通變成了沉水的石頭的閻葉在感應到來自本丸的防禦結界遭人入侵時馬上快速的扭掉最後一個敵方大太的頭,將方才從敵方身上掉下來的短刀通通掃進懷裡然後一路火速的飛出下水道。


從下水道出口飛出來時正好將兩隻小的抱在懷裡直接打包帶走。



那個結界,防得住魔物和妖怪、人類,不能傷人啊!!!!!!



當閻葉回到本丸才剛放下兩隻小的時,便是看見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用手掐著一個白髮少年的脖子,少年的臉因為缺氧而開始變得慘白。

而一群刀劍男士不敢輕舉妄動,就怕她對孩子下手。



「入侵者.......」


看到這幕的閻葉身上劈劈啪啪的泛起了黑色的雷火,腳步輕盈的竄到女人的背後,雙手成手刀狀重擊了她的肩膀迫使她鬆手。


在少年落地的那剎那,閻葉將女人身上的斗篷扯下,雙手快速成爪的捉住她的右手,將她直接過肩摔出了後門。


「給我滾!!!!!!」



細微的黑雷遊走在閻葉身上,那個一直被斗篷覆蓋的女人因為斗篷被毀,而露出了原本的面目。


一個身材有些臃腫,一頭大波浪但因為拉扯而成了雞窩頭的短髮,面目扭曲且憤怒的對著閻葉辱罵著。


「妳是哪裡來的小賤貨居然敢對我動手動腳的?這裡可是我藤原美靖子的本丸,妳哪裡來的滾哪裡去!!!!!!!信不信妳得罪了我藤原家,我讓妳吃不完兜著走!!!!!」


閻葉見她歪歪斜斜地從地上爬起,一臉"我是至高無上的公主,妳不過是個賤民,還不下跪求饒"的表情,閻葉動動肩膀,轉轉脖子,這女人對她用上體術都是種浪費。


而且藤原家,在閻葉的記憶中,幸村家的宴客名單裡是有這麼一家,但是她很確定眼前的女人不是藤原本家的女兒,而且追究底,藤原家在神奈川這邊只是一支旁系而已。



但是是大家族又如何?



「所以呢?」


「甚麼所以不所以的,給我跪下道歉!!!!!!!然後作為賠罪,我要挖了妳的眼睛!!!!!!妳那是甚麼眼神,憑甚麼用那種眼神看我妳這賤人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藤原打算賞閻葉巴掌羞辱她時,很不幸的被閻葉身上的黑雷給麻倒在地,她憤恨的瞪向閻葉,但是卻像是看到了可怕的惡鬼似的,雙手雙腳並用的在地上磨蹭著後退。



「是大家族又如何?是家族小姐又如何?你們,都不過是所謂的人類.......」



閻葉冷冰冰的眼神讓藤原如墜冰窖,在藤原的眼中,她看見了一頭黑色有著金色眼眸的兇獸站在閻葉的背後,齜著牙對著她低吼。



「那怕是附喪神,都會有資格成為在那高天原的八百神明之一,對神明不敬惹神作祟,那怕禍延子孫三代,遭神作祟百年那代價都嫌太輕.......」

閻葉一字一句輕輕地說著,向是在宣判死刑的聲音。



「或許妳能安然活到歲終,但是,妳是逃不過的........」來自那一方的審判與報應。


或許是惱羞成怒,又或著只是在死撐面子,藤原撿起了身旁拳頭大的石子朝閻葉扔了過去,一個沒扔準扔向閻葉旁邊的小夜。


閻葉快速的張開翅膀,將小夜護在身下,而阿助將被揉成一團的紙團給叼過來。


阿助將字紙團攤開,上面的字赫然是驅逐令。



阿助也是積怨已久,所以在後台有了(幻想鄉)底氣足了(新主人閻葉)的情形下,直接宣告了眼前女人的驅逐。


「審神者代號"靖姬"的藤原美靖子小姐,因為妳多次虐待刀劍男士,甚至是有性騷擾至侵犯的行為,我們在此宣告您將被遣返回現世並降挑選新的代理人接管本丸,本驅逐令即日生效!!!!!!」

那張被揉咒的驅逐令發出光芒,光芒吞噬了藤原,當光芒散去後人以不複存在。


是言靈的強制驅逐令。


但在那女人消失前,閻葉還是聽見了她對她的那聲怒罵。


一個她聽了近11年的的稱呼。


「【怪物!!!!!!!】」



是的,怪物。


ba . ke . mo . no




----------------------------------------

下集預告:


「姊姊,我可以跟妳一起住嗎?我保證我會乖乖的,幫忙做家事的。」

小小的女孩揪著閻葉的裙擺,眼眶泛淚,但她還是忍住不掉眼淚。



「說到底,我和媽媽始終是被拒絕的。」黑髮少女在月光下,髮色漸漸地變淡,慢慢地變成淡藍色,那是比江雪的髮色還淺上幾分的顏色。


但令人訝然的是,在她背上的......




----------------------------------------



==============

阿莫碎碎念:

久違的更文,阿莫變成鹹魚莫啦_(:3」L)_各種狗帶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