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差天堂 - 透明的鋼鐵之心 :24

第二十四章 - 交叉點,錯肩而過,連成一線的未來


看,我早說過會沒事的 - 透



在傍晚的小道上,梓和刈野在各個小巷裡尋找著亂跑的透,以一個剛清醒不久的人,他是不會亂跑太遠的吧?


而這時候的透又在哪裡?


「小姑娘還不回家嗎?」在阿蘇神社,作為神社兼職巫女的警官小姐 - 筱條未里看著一直坐在邊廊

上的透,透一直看著遠方朝山的方向,眼神清澈,但是呆滯。


『她在發呆。』未里看著發呆中的阿透下了結論。

而且她還有點眼熟來著的。



「不是小姑娘,我今年28了。」阿透突如其來的一記回馬槍真心嚇傻了未里,未里更是驚恐萬分的回神慘叫。


「欸欸欸欸欸?!!!!!小姐妳娃娃臉嗎?明明一臉18歲!!!!!!!」未里驚恐地看著明明一臉就是18歲青春無敵美少女的阿透,

居然比自己年長?!!!!!!


今年才22歲的真警官.兼職巫女的筱條未里小姐感到來自世界的深深惡意。


「『睡了太久』所以長不大啦~~~~~」阿透像是在抱怨似的,擺擺手像是想趕走這問題似的,但是她卻是一臉的泰然。


很平和的表情。


「我出來太久了,他們估計會被我嚇死吧~~~今天就先這樣啦~~~~警官小姐~~~~~~~」阿透的笑笑著跳下邊廊,身上只套著一件針織毛衣,一件淺色的小碎花裙,和腳上的一雙涼拖鞋就跑出來的她估計讓照顧她的梓媽媽嚇得不清。


在黃昏的道路上,阿透輕鬆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這是她第一次走在回家的路上,『清醒後』的第一次。



該來的總會來,就算她私心想離開或是徹底的被遺忘,最後就只能以" 阿透 "的身分被遺忘消失,

因為總是要有人還給"佐和羽透"人生。


她,是誰?


阿透?佐和羽透?兩者都是又或著兩者都不是?



這是一個既定的事實,一個概念,一個等價交換。


像是接力賽一樣,一個人跑累了總該要有人接棒,十八歲的羽透消失了換透明人阿透接棒,

阿透不在了,那麼就換28歲的佐和羽透來繼續。


同樣的一個靈魂,不同的身分,但到最後始終是要延續同一份生命直到真正的結束。


所以這個遊戲就是以此擺了所有人一道。



「呵呵,只是又有誰在經歷這樣的遭遇後還能真正的跳過十年繼續走下去,是龍子想的太美太甜了還是我真的有些怪奇呢?」


想要報復,花了十年做出一些可笑的伎倆卻歪打正著的成真,但又不如願的錯害別人,導致心靈都汙濁的又是誰呢?


是她的妹妹雅子,還是一心為姐報仇的龍子?



但真正的受害者,卻是那些遭受牽連的可憐孩子。



傍晚的街道有些涼,這是要入秋的原因吧?



在這個小鎮上,說大不大,說小倒也不小,人口普普,傍晚時分,街道上倒是沒有多少人,更別說是車子。


梓和刈野基本上把整個鎮找了一遍,在一個近阿蘇神社,往梓家方向的十字路口路中央上發現了

穿著淺色碎花裙的阿透。她像是在沉思甚麼似的呆站在路中間。


有種透明的感覺。



啊啊,又會消失嗎?



「阿透!!!」


「喂喂喂,呆站在馬路中間可不甚麼好事吧?」


兩人合力一人一邊的把呆站在馬路上的阿透拖到另一邊的人行道上,這時的阿透才回過神來,發現

身邊多了兩個人。


「哎呀?」阿透這下真的要被罵慘了,兩人臉黑的像是鍋底,阿透反倒沒有一臉悽慘的臉色,反倒是一臉的理所當然。


「只是睡醒過來的散步而已,雖然我忘了留紙條~~~」阿透聳聳肩,梓一臉鬱悶,想炸毛對阿透吼個幾聲都沒了那精力。


面對那樣輕鬆的,有點憨憨傻笑的阿透他真的罵不出口。


因為在那段被迫消失當透明人的時光裡,是看不到這樣的阿透的。

沒有總是對他和鐘的那份散不開的憂心,沒有總是在背地裡緊皺不開的眉頭,沒有一環扣一環,連自己都算計進去的緊密計算。


這才是真正的,屬於在十年前消失的那個少女的笑容。



而且這樣的,異常的令人輕鬆的感覺是甚麼?


梓茫然地看著走在他前頭的阿透,在他身邊的刈野牽起他的手,大大的,很溫暖。

那份溫暖足以灼傷他。


他,不想掙脫。


 出乎刈野預料的,本以為梓會甩開他,但是只是安靜地被他牽著。像個玩累了,窩在主人懷裡休息的小貓。


「??......呵呵.......」


阿透看到後面的兩人牽起了雙手,愣了一下,但隨即又笑了。


「阿透,妳真的......」沒事了?


梓看向露出不明意義微笑的阿透,有些不安,但阿透也只是露出一個屬於她特有的狡猾微笑,上前用力揉揉梓那一頭亞麻色的頭髮。



「你認為呢?」


不再是沒有溫度的、冰冷的手,而是一雙有溫度,而且溫度還稍微比他高的手。


這一次的阿透,真的回家了。



「該回家了,阿梓。」



那個清澈的女子低沉好聽的聲音像小夜曲一般,讓人安心,在不遠處,門前燈亮起的一戶人家門口站著一位神色焦急,但在看到他們時明顯放鬆下來的婦人,那是梓的媽媽。


阿透給了在她身後雙手依舊牽在一起的兩人一句笑語,正如同她在天台上被發現時所說的話一樣。




「看,我早說過會沒事的。」


======================================

阿莫碎碎念:

大學第一個月,馬上遇到颱風雙響炮,斷水斷電兩天getˊAˋ=3


是說阿莫知道這文再一章就完結了,阿莫也知道這篇文章的主旨有點偏離大家想看的【重點配對】的文,但是這算是阿莫在BL創作方面上的處女作,所以大家表太介意。


下一個作品<來自永不落幕的馬戲團>完全耽美進行式,讓我們下回見!掰掰~~~~~


P.S:各位記得留言啦!!!!!!!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