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差天堂 - 透明的鋼鐵之心:06

第六章- 記憶重置、頭痛、腐敗的親吻與倫理


妳以為妳在看盜墓筆記妳是張起靈嗎?! 這10年了妳跑去哪裡了? ─ 未知子


「住口啊啊啊啊啊啊!!!!!」透捂著後腦杓,現在她的腦海中充斥著許多過去的畫面,零散破碎,沒有一個是完整的。


以及,滿滿惡意的話語。


那就像是壞掉的唱片機一樣,聲音惡狠狠的攻擊著透的腦袋,透忍著疼痛,仔細張望著四周。


然後她看見了學校的體育館附設的游泳池入口,心一橫的跳下樓往那邊方向過去。


最後摔進游泳池裡,逼水灌進自己的耳朵,鼻子,嘴巴,將自己身體裡所有的空氣擠出去。


讓水阻隔了那些噪音。


然而她跳下樓的畫面被衝上來的一男一女,全給目擊了。


「透醬不要!!!!!」


「透!!!」


兩人茫然的看著透跳下去的方向,絕望的攤到在地。


反倒是鐘和久世,一臉茫然的看著這兩個人。


難道說,他們以為透前輩跳樓死掉了嗎?


「那個,透前輩她沒有事的,我想應該吧......」鐘拍拍癱坐在地上的兩個人,兩個人在聽見鐘的話語後,茫茫然的問道。


「透醬......她沒事?」


「沒事的,她應該是轉移到其他地方了......」


所以透沒事......真是太好了......


不過......


「你們是誰? 為什麼和透醬在一起? 還有為什麼透醬一點都沒變老依舊是18歲啊?!!!」穿著精緻套裝的女人剽悍的從地上爬起,指著鐘的鼻子就是一頓質問,就差沒有把鐘抓過來拷問用刑求解答了。


「咿!!!!久...久世君.....這這要我怎麼回答啊?」


「餵!我們才想問你們是誰吧?」久世一把帶開了鐘,毫不客氣的和女人槓上。


「蛤?喂喂餵!現在是透醬的問題嗚噗!!!嗚嗚嗚嗚嗚嗚(你幹麻啦羽司)!!!」女子揮舞雙手抗議著,被羽司無視。


「對不起,我妹妹未知子衝動了點,我代她向你們道歉。」被稱作羽司的男子對鐘和久世一鞠躬,而鐘這才想起了這名臉上帶疤的男人的身分。


東京警視廳號稱破案率最高的檢察官─大門羽司。


而他的妹妹則是有名的法醫─ 大門未知子。


這兩人在業界是形式上出了名的雷厲風行,說一不二。怎麼他們兩個人會和透前輩有關係?


「為什麼,你們和透前輩有關係?」鐘想不通,但是上天可沒有這麼快給羽司和未知子解釋的機會。

「關於這一點,先稍等再說吧,樓下可是有人在找你們呢~」說話的是靠在門邊喘氣的刈野。


這廂刈野和梓跑上樓了,如果你仔細看,可以發現梓脖子上的紅痕和刈野嘴角那抹紅。


「……●□●」這是石化的久世

「……○△○」這是石化的鐘

「……ˋ□ˊ√」這是火氣上升的未知子

「……=△=!!」這是搞不清楚狀況而感到無言的羽司


同學/少年啊你們幹神馬去了?!!

其實說實話,梓會老實回答觀眾,他脖子上是被資料給砸的,刈野的嘴角是資料櫃塌下來要躲開意外和他撞在一起的。


問題是,你們各位看官會信咩,所以人家當然懶得解釋啦!


大門兄妹在要求他們絕對不可以隨意離開學校直到他們來找他們的同時,那廂摔進泳池的透終於從游泳池裡爬了出來。


她的記憶出了很嚴重的問題,就像是一個遊戲裡一定會有個見鬼去的BUG一樣。

現在在她的腦海裡,有數也數不清的記憶碎片,模糊的話語,惡意滿貫的言語……


「我操--------」透捂著疼痛的後腦杓,心中咒罵一堆髒話。啊啊,身上的衣服全濕了啊……


等等,這畫面怎麼見鬼的這麼熟悉?!!


透罵聲咧咧的撫著疼痛不堪的腦袋,在一瞬間閃過一個很是致命的記憶碎片。


那是她,被人騙到一個地方,很像是藝能科教學大樓天台,然後一棒打暈,接著,亂棒飛舞。

她死了嗎?不對,她還活著,所以那應該不是她。


話說回來,還有一塊,想想那是誰吧......


在回想的同時,透去了自己安在學校的其中一個據點,找出一套乾的衣服換上,在思考的同時,也蹭掉不少時間。

這一蹭就是一整個下午。


「啊幹!!那對男女到底是哪位仁兄和小姐啊?! @#$%&*&%$#@」在透的記憶中,浮現一對男女的身影,對於有關他們的記憶,透莫名的感到心寒。


對了,這似乎就是她會成為第一代" invisible "的原因?


I、Mo、Do……透順著記憶中的自己的嘴型說出這個詞,妹妹。


感情她有個,妹妹?!!


在阿透錯愕的瞬間,有對眼熟眼熟的男女與她擦肩而過。


「老公,這所學校又有人失蹤了呢,好可怕啊﹏﹏﹏」嘲笑的口吻來自於濃妝豔抹的女子,在她身旁的男人摟摟她的腰安撫她,這畫面讓透倒盡胃口。


「我看啊,這不過是那些當不了最高階級的人在逃避現實的一種方式罷了,現在的後生晚輩還真是經不起開玩笑~」


聽聞這句話,透感覺到全身的血液流盡,體溫喪失。看著眼前的男女毫不掩飾的玩笑與親吻,好噁心好想吐。


想扯下他們他媽的那張破嘴。


好噁心好腐敗好噁心好腐敗好噁心好腐敗!!!!!!!


「給我閉上妳他媽的那張賤嘴唔嗯!!!!」有人從背後摀住她的嘴,把她拖走,透心底急得直接給那人一計肘擊連帶斷子絕孫腿。


肘擊是中了斷子絕孫腿可沒踢中,不過還是讓各位看官瞻仰了刈野童鞋一臉苦逼且想用手去『護檔』的嘴臉。


梓表示:阿透萬歲,壯哉我阿透前輩!!(渣王:今晚一夜就不只七次,老子絕對把你做到下不了床!!!


「原來是你們啊?幹嘛,不去找撲克牌找前輩做啥?」


刈野挑眉,側身讓出通道,約定好和他們見面的大門兄妹,尤其是大門未知子,一把衝上前捉住透便是一連串霹靂啪啦的開罵。

帶著哭音的罵語。


「妳……是誰?」


「混蛋透醬!!!!為什麼妳會變成這樣?!」


「哈啊?」


「哈啊什麼,妳以為妳在看盜墓筆記妳是張起靈嗎?! 這10年了妳跑去哪裡了?」


================================================== =====

阿莫碎碎唸:

陰謀開始浮水了!!!!阿莫莫要趁中秋節假期多更幾章ˋˇˊ

蜜蜜放心,阿莫不坑文,只是會緩更啦ˊ^ˋ/


距離歌詞結束,還有幾段呢?ˊ*ˋ/

等等順便把阿透的新衣給po上去唄ˊwˋ/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