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差天堂 - 透明的鋼鐵之心:05

第五章 - 無法遏止的背地壞話


如果你這麼做,我會把你給鎖起來,哪怕你消失了......      ─ 久世


在經歷過那種令人震撼又噁心的事情後,梓發現自己還吃的下飯真是一種奇蹟。

倒是鐘,一張臉皺成一團,然後又舒展開來,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現在仔細想想,昨天還是鐘在那種混亂情況下把死賴在地上的他給拖起來,轉眼就回到藝能科大樓的天台上。


那應該就是阿透說的規則之一的轉移吧?還真方便。

雖然說他們隔沒多久又被找到,還被近距離全程監管(晚上還被帶回對方家裡)就是了


「我去一下廁所,等一下在一起去找牌吧,梓。」說完鐘頭也不回的走下樓,急急忙忙的,連在從昨天就一直跟在他身邊的久世也是,有那麼急嗎?

不過話說回來......

「我說你這個資優生在這裡幹麻啊? K.I.N.G----」梓火大的語氣將最後一個字的音拉的老長,而作為他口中資優生的刈野倒是心安理得的吃著餅乾,手裡看著一些資料。


"刷拉--"資料翻過一頁,刈野那帶著滿滿邪惡笑意的眼睛在看向梓時帶著細微到幾乎可以忽略的悲傷與歉意,他笑道。


「查那個叫"透"的女人的底啊,梓~」


「什麼?! 」




鐘在下了樓後並沒有去廁所,而是去了位於一樓的廣播室,他手中的紙條是他從遊戲幹部的位子摸來的"等級天堂遊戲建議書"。


反正他都變成透明人了,退出遊戲也沒關係吧?


「你在做什麼? 鐘?」久世跟蹤著鐘來到這裡,當他從鐘的手中奪過紙條看到上面的內容後,心涼了一半。


「反正,我都成為了透明人了,退出這個遊戲也沒差吧?」鐘的聲音像是在隱忍什麼,昨天晚上被詢問過他們的情況後,久世把他帶回他家。


一個晚上,他們都不知道該對彼此說什麼。


「不行!!如果你變回來了怎麼辦?」


「可是我不想再傷害人了!!!如果說要變的強大得必須是傷害人,那我寧可傷害自己!!!!」


忍不住了,被傷到破碎淋漓的心終於忍不住放聲大哭了。


鐘哭喊著,哭到喘不過氣,久世也是第一次見到鐘有這麼激烈的情緒反應,想安慰他。


「沒事的鐘,我會幫你的,幫你變回原本的樣子,在你變回來後也會繼續保護你的......」

「我不需要!!!我最討厭的就是你!不要再靠近我了!!!」

久世愣在原地,隨後攀身上心的,是悲傷與憤怒。

接下來場面有些失控,久世情緒大暴走的發洩,把鐘嚇傻在原地。好不容易冷靜下來了,又像個孩子一樣的對鐘傾訴。


「鐘,不要這麼做好不好?我只是想保護你......」


「久世君......可是我不是柔弱的兔子而是一個獨立的人,我是一個個體啊!」

鐘拉起久世方才因為憤怒敲打牆壁,而滲血的手,用力的咬上一口,隨後是個擁抱。


這像是個發洩,又像是原諒的動作。


「久世君,就算我變不回來,我還是會去投下那張字條,我不想再傷害任何人了......我覺得我會變成這樣完全就是報應,一直對其他被欺負的人冷眼旁觀的報應。」


「絕對不行,如果你這麼做,我會把你給鎖起來,哪怕你消失了......」

久世緊緊摟著鐘,不願放開。




好吧,這樣的走向真心很溫馨很和諧,但是還是會有殺風景的出現。

「唉呀呀,總算找到你們了,話說回來有看到阿梓嗎?」透的頭穿牆而過,一來直接看到這對相互擁抱小情侶。


唉呀呀,她好像幹了殺風景的事了啊?


「嗚哇啊啊啊啊啊!透前輩!!!!!!!」鐘慘叫,畢竟從牆上穿出一顆頭那真的粉驚悚。

被嚇到的鍾和好事被壞的久世一起看著搞笑出場的透,妳真的很殺風景!!!


「好啦,我不搞笑了,發生大事了呢~~~」

他們3人從藝能科大樓天台往樓下看,阿梓和他的定位者,那個叫刈野的跑不見人,阿透表示拉倒,找到人再說就好。

學校裡來了警車,一共3台,還有一台救護車。


「總算啊,我還以為到了世界毀滅也不會有人來插手呢~~~」阿透就像是的到了新玩具的小女孩一樣,高興的直拍手。

但是下一秒她楞住了,從車上走下一個長相英俊,但是臉頰上有道疤痕的年輕男子,年約27-8歲。走出另一邊的車門是一個身材和男子相差目測約有20到30公分的女子,兩人的眼神銳利活像要殺人似的。


她好像對他們有印象,又好像沒有呢......


「透前輩?妳怎麼了嗎?」

「我好像......對那2個人有印象,又好像沒有......」後腦杓隱隱作痛,一些見鬼的碎片沖刷過腦海。


算了,再想下去這種事情也不會有個卵蛋用。

但是,她好像沒有辦法不想呢~


「阿透,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喔,就是有人在學校被反鎖在廁所一天一夜,好像被惡意霸凌了呢,沒看錯的話是1年5班的一個男孩子,那台救護車是來接他去醫院的,他好像換氣過度誘發了高燒併發症,家長決意提告了呢~~~」

她其實都看到了一切過程,不是不幫,而是她的情況已經糟到連無機質的物體都開始無法抓住了。


她花了一整個晚上,銷毀了近十張牌讓自己的牌輪廓回來才打開了廁所的門。

再不快點,她會永遠消失,至少在她消失之前,她要把阿梓和阿鐘送回去。


她真的沒有時間了。


「嗯~也許這會是我消失前的最後樂趣?找回記憶什麼的~」透喃喃自語的看這樓下的那兩人,突然那男的抬頭看向她的方向。


啊勒?


「我說羽司哥,你有在聽嗎?你在看哪裡啊?」女子順著被她稱呼是羽司的男子的視線往阿透的方向看去。


3個人,3對眼眸視線就這麼相對上了。


「透醬......?!」

「透......」

兩人震驚的看著透,隨即衝上大樓,而透則是痛苦的捂著隱隱作痛的後腦杓,喘不過氣的蹲下。鍾和久世焦急的話語她聽不見。


而雜音,當中流連著止不住的惡意話語沖襲著透的腦袋。


「住口阿!!!!!!!!!」


==============================================

阿莫碎碎念:

雖然說我說過要先更我家Nisa的打工記,但是靈感來了擋不住阿=w=/

最今有重要比賽,可能會有緩更的現象,但阿莫盡量不遲發,下回見嘍~

评论(1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