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年螺旋 07 穿透記憶的笑語

*小烏丸爹爹下一章駕到警報

*那個黑色的身影是誰?

*姑姑再過兩章現身





在記憶中的那個女人的笑聲總是很輕,很溫柔,印象中,她從來沒有對她大聲說話過。

唯一的一次,是在她帶她回去所謂的"故鄉"的時候,之後,就再也聽不見她的笑聲了。


只有隆隆震耳,揮之不去的雷鳴聲。

還有那到現在,還消散不去的耳鳴聲。



像現在一樣。



黑色的不具名猛獸撕咬著那些敵刀,閻葉振翅抖落了大部分的碎刀與箭簇,從裙子口袋裡抽出符卡,她知道這對她的身體會有很大的影響,但是如果要在夜晚到來前打退這些傢伙,不弄個大範圍的攻擊是不行的。

畢竟結界符卡的效力在現世和裏世的夾縫中消耗速度是很快的,如果只有她,她可以以一敵眾,但是這裡還有一群沒有武器的孩子。


看著結界越來越薄,敵人越來越多,閻葉舉起符卡,口唸宣言。



「【空鳴】凌天的遠雷帝」



【磅磅磅磅磅】


天空砸下了數十道手腕粗的黑色天雷,一道接一道,嚇的羅羅子緊緊縮在閻葉懷裡不敢亂動,閻葉用翅膀護住短刀們,懷裡抱著羅羅子,黑色的雷光遮蔽了結界中的人們的眼睛,幸村絕望的大喊著閻葉和羅羅子的名字。



「姊姊!!!!!!!羅羅子!!!!!!!!」


雷光消失後,短刀們和羅羅子都沒有事,敵人們盡數被擊倒化成一道道藍色的煙氣,因為世界的抑制力,那些倒楣鬼才沒被天雷轟了個魂飛魄散。


「有沒有受傷?」

閻葉看著縮在她懷裡的羅羅子,小女孩搖搖頭,哭喪著臉,露出懷中還在顫抖的小骨。


「姊姊,小骨受傷了.......」


「羅羅子,我帶牠去摩耶那哩,她對救治受傷的靈魂比較拿手,放心把小骨交給我吧......」


閻葉安撫的拍拍羅羅子,然後查看其他小短刀身上的傷勢,所幸都只是一些擦傷。


結界符卡的效力也到了,幸村跌跌撞撞的甩開其他人對他的牽制,朝閻葉他們飛奔而去。



「姊姊!!!!!」


「精市......」


被自己帶大的小弟衝到自己的身邊,和羅羅子一樣哭喪著一張臉,他不像羅羅子一樣被遮住眼睛甚麼都沒有看見。閻葉被攻擊幸村全看在眼裡,剛剛他的心臟一瞬間經歷了會失去自己的姐姐和妹妹的恐懼。


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姊姊......姐姐.......」幸村揪著閻葉的手,想扳過她的身子看看她背上的傷,但閻葉不讓看,態度有些強硬的說道。


「我們都沒事。」


「可是妳的背......」


「......我經歷過更糟的。所以還好。」兩片翅膀收起,中間開始滲出點點鮮紅,但翅膀被閻葉的頭髮遮蓋,看不見。


「精市,趁還沒晚上,趕緊帶羅羅子和你的朋友們回家吧。」強硬的語氣讓幸村不得不從,但是真要追究起來,造成這樣的事情的雅美莎卻是沒人去追究。

閻葉不理會她,因為她知道,她的事情從來和她無關。


人類的一生功過名就死後自有閻魔來斷,和是妖的她無關。



從地上站起,羅羅子依舊緊緊拉著閻葉的裙角,她還是很怕,無奈之下,閻葉抱起羅羅子,在現世裏世再次交接結束後護送他們回家。


閻葉在踏出公園時,感覺怪異的看向公園的小樹林裡。那裏有個詭異的人形黑影。


也許是鬼魂吧......




閻葉帶著奇怪的感覺離開,而那人形黑影的懷中卻有項細節在閃著寒光。



帶羅羅子回家的路上閻葉哼唱著她記得的一段搖籃曲,在姐姐懷中安心下來的羅羅子沉沉睡去,在距離幸村家大門還有幾步路時,閻葉停下了。



「就到這裡了。」然後她把睡著的羅羅子交給幸村,然後帶著短刀們離開。



在離開前,她丟下一句話。


「不是你們的,註定不會是你們的,別瞎忙了,這是我最後的話。」


幸村他的部員們都摸不著頭緒,只有幸村了然的看著自家表妹。


倒是切原,再看到閻葉連抱帶扛起五隻小短刀展翅飛去時,『啊』了好大一聲,一群人用"你在耍啥逗比"的表情看著他。



「原來部長姊姊就是那一天飛在天空的鳥人啊!!!!!這是墮落天使嗎?翅膀上有黑紋來著,好帥氣啊!!!!!」


「切原,姐姐是日本的妖怪,不是西方的天使,還有,閻葉姊的事別亂說。」幸村露出了一個有些勉強的微笑,但是還是讓部員們抖三抖。



先不說幸村家這裡後續為何,閻葉連抱帶扛的帶回五隻小短刀和一隻受傷的小敵短,降落在本丸時,阿助可說是連跑帶跳的從小屋子那頭衝過來。


要命了要命了,為甚麼現世會出現歷史溯行軍和檢非違使,還是大量的?!!!!!!閻葉大人可是帶著幾只小短刀出去買菜啊!!!!!那小短刀碰上檢非違使,那不是要夠嗆嗎?


更糟的是,前去遠征的武力值高的部隊回來了,這還沒來的及解釋啊!!!!!!還有,鍛刀房裏出現一把從沒看過的刀......


總之,現在本丸裡全是一大堆遭心事,偏偏閻葉大人不在啊啊啊啊!!!!!



「閻葉大人啊!!!!!!」


可憐的阿助,在看見閻葉帶著掛彩的小短刀們出現時整隻狐狸都不好了,但是牠還來不及說甚麼背後就傳來了刀男們爭執的聲音。


然後才剛在門口站穩的閻葉迎面而來了一道寒光,鋒利的雉刀削過閻葉的臉頰,她看著拿著雉刀的高大,穿著僧服有些狼狽的男人,而在他身邊還有一個之前她才救治過的小短刀攔著他。


印象中,叫今劍?


「岩融別這樣,閻葉小姐不是......」


「這個本丸裏不需要審神者,滾!!!!」


眾人沒來的及攔住憤怒的岩融,然而閻葉卻只是不發一言的將物資放好,抱著受傷的小骨,轉身回小房子那兒。


聞訊而來的左文字兄弟看間自家小弟和其他短刀身上或多或少的血跡時下的魂都快丟了,但是仔細檢查後發現小短刀們只是擦傷。


那......那血跡是?



眾人這才發現地上的斑駁血跡,那是閻葉的。



於此同時,閻葉略感不適的回到小屋中,頭一撇的往旁邊的空地吐了口血沫,然後,將自己行李包裡拿出的貓咪小夜燈打開,藉著小燈光,閻葉拿出鏡子朝自己背脊上照著。


她的背上除了幾塊卡的挺深的碎刀片和箭簇外,還有一個星芒狀,遍及她三分之二個背的,猙獰的疤。



而這是,前來關心閻葉的江雪所看見的。


=================

下集預告:


「我沒有父親那玩意兒。」閻葉對著眼前外貌年齡與她差不多的男人如此說道,語氣平淡。


「不打緊,讓女兒耍任性也是父親的一種的特權。」


「這句話該表達的對象,從來都不會是我。」


說完也只是默默走出那鍛刀房,給花圃澆花。




「妳是誰啊?阿姨?現在很晚了喔。」


「那妳又為甚麼還不睡呢?孩子?」


女孩的房間裡,隔著一道牆一扇窗,一個拿著奇怪雨傘的短髮女人看著尚未入睡的女孩,似乎在琢磨些甚麼。



「這家人,對妳好嗎?」


======================

阿莫碎碎念:

下一章,小烏丸爹爹和閻葉小姐姐之間的拉鋸戰以及刀男之間的磨合期正式爆發,閻葉背上的疤痕有什麼樣的過去?


過幾張裂嘴女小副本結束後進入肛上政府副本,壯哉我大東方,博麗流無節操讓政府人員們搞事前全嘁哩喀嚓回快樂老家!!!!!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