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年螺旋 06. 將其確切破壞殆盡的雷光

警報警報,小烏丸爹爹準備出現注意






幸村羅羅子,今年六歲,在幸村家的地位 - 0。


這麼說似乎有些歧異,但是卻又不違和,因為羅羅子在家已經是習慣性地被忽視的那個。


在她三歲後,幸村奶奶 - 清夫人過世後,這樣的情況越發嚴重。


為甚麼呢? 爸爸媽媽的注意力全放在兩年前生病的哥哥身上,在那個時候,家裡奶奶已經不在了,爺爺總是習慣性地將目光放在雅美莎堂姊

和和人堂哥身上,因為叔叔是他和奶奶最疼愛的孩子,而他的孩子他也會跟著喜歡。


前面有身體雖然有疾病纏身但是在體育跟功課方面好得嚇嚇叫的哥哥,還有受盡疼愛的堂哥堂姊占去注意的目光,

羅羅子這麼一個小不點因為生性害羞,不常開口而常被人們遺忘。


哪怕是親生父母,但不能否認他們的注意力確實是只落在幸村精市身上,慣性的忽略羅羅子。


所以,羅羅子很喜歡她的閻葉姊姊,那個在幸村家中除了奶奶之外唯一會好好聽她說話,但是叔叔家和爺爺都很討厭的大姊姊。


年紀如羅羅子,一個基本上由奶奶和閻葉帶大的孩子,雖然不懂為甚麼爺爺不喜歡她的閻葉姊姊,但她在6歲這樣的年齡已經比其他同年齡的孩子獨立很多,自己準備去幼稚園的小包包,

準備一切用品,甚至是在她最喜歡的閻葉姊姊被趕走後她只能盡量的嘗試自己上學。


不是沒讓哥哥帶著上學過,只是哥哥上課和早訓的時間比起她上學的時間都早了很多,爸爸媽媽上班的時間也很早,所以她開始學著自己上學。



才一個星期,她就想她的閻葉姊姊想得不得了。


好想跟姊姊一起住,好想要跟姐姐在一起。



在遇見閻葉前兩天,羅羅子自己在回家的路上路過公園時摔了一跤,膝蓋破了皮,很痛,但是她沒有哭,只是哼哼著去一邊的小水池洗傷口。


但是,以前碰上這種情況時,都是姊姊幫她清傷口,然後摸摸她的腦袋,說一會兒就不痛了,並且給她一塊糖果。



姐姐妳在哪裡?


羅羅子難過的抹眼淚,她不可以哭,要堅強一點,姐姐被打的時候都沒有哭,她可是閻葉姊姊的妹妹,她不要哭!!!


可是好難過啊!!!為甚麼只是爺爺不喜歡姊姊,就要趕姐姐走?


「姊姊......妳在哪裡?」羅羅子蹲下來,小聲嗚噎著,然後在她不遠處的草叢裡發出沙沙聲。



再然後,就是閻葉今天看見的景象了。



「嗷嗷嗷?『羅羅子?』」


「小骨小骨,我們一起去和姐姐住好不好?」


「嗷嗷?『姊姊?』」


「是啊!姐姐做的菜可好吃了!!!而且姊姊人很好的!!!!」


小小的女孩搭配天真的話語,那場面應該是不錯的,但是,前提是她手裡不要是一隻會動還會飛的骨頭。



恩,是的,會飛會動的骨頭。幾天前閻葉在下水道裡還碰過的,敵方短刀。




但是這隻真的是短刀嗎?確定不是哪家走失的柴柴或是二哈?????(閻葉表示黑人問號!!!


據羅羅子的說法,她是在兩天前撿到小骨(她給短刀起的名子),牠雖然長得很可怕,但是很乖的!


這一蘿莉一刀子(?)興致勃勃的討論和自己家姊姊一起住的美好未來時,閻葉阻止了一旁想拔刀的短刀們,然後向羅羅子招招手。


羅羅子高興地再次撲進閻葉的懷裡,連帶著小骨,撲進閻葉的nice body中,看得信濃直跳腳。


要知道,打從他被招喚出來,從來沒有一次撲進大將的懷裡,一次,成功,都沒有!!!!!!


包丁也是看得楞直了眼,嗚,那懷抱的感覺一定很棒,大將感覺會是個溫柔的人妻啊啊啊啊!!!!


先不管那兩只有變態潛質的小短刀,閻葉溫和地拍拍羅羅子的背,然後直視羅羅子的眼睛。



「羅羅子,可以告訴我,為甚麼想要跟我一起住呢?」


女孩悶悶不樂的像是倒豆子一般的把一大堆事情和她離開後的一個星期所發生的事情全說了出來,閻葉沒有說甚麼只是靜靜地聽,然後......



「所以,羅羅子只是希望有人陪嗎?」


羅羅子點點頭,拉著閻葉的手,這雙手和奶奶的手不一樣,比奶奶的手粗糙好多,是長年做家事造成的。

在叔叔的那個家,沒有人,會尊重她的姊姊。


就像現在沒人會好好聽她說話一樣。


很多人都當她小,她不懂,但她其實都知道。


「【我希望有人可以好好的,聽我說話,那怕是聊天也好。】」


唉......講白了小姑娘這樣是希望有人陪阿。


「羅羅子,沒有朋友?」


「她們只喜歡哥哥,又不是喜歡我。」


喔,精市這下無辜倘槍了。連才六歲的小女娃也給迷的接近自家妹妹就為了接近他。


閻葉眨眨眼,摸摸羅羅子的頭,現在已經是下午的時間了,逢魔時刻,夕陽光輝照出了閻葉的影子,那多少展現出她的真身 - 一個有巨大翅膀的影子。


「羅羅子,跟我做個約定,好嗎?」閻葉伸出手指,羅羅子點點頭,小小的手指勾上了閻葉的手指。


「第一,說話要比平常大聲一點,喜歡不喜歡也要大聲說出來,把別人想像成是小骨一樣,小骨是妳的朋友,對吧?」羅羅子點點頭,然後閻葉繼續往下說。


「第二,該哭就哭,該笑就笑,姊姊長大的方式不等於是妳長大的方式。

第三,找出自己喜歡的事,把它記在日記裡。

第四,如果精市又不聽你說話,那麼記下來吧。在明年的夏天到來之前,羅羅子還是沒有一個人類朋友,羅羅子還是覺得自己是孤伶伶的,

伯父伯母沒有理睬妳,精市敷衍妳,有人一直欺負妳的話......」


眼前的閻葉的金色眼眸認真地看著羅羅子,那些帶著言靈的話語化成紅色與金色的繩結繫在羅羅子的手腕上,那是來自閻葉的承諾。


「我,十六蒼閻葉,我就帶妳,幸村羅羅子,去幻想鄉。」


話畢,閻葉的左手腕上也多了紅金相間的印記,那代表她對羅羅子的承諾。


好像,事情落幕了?


不,還沒完呢。


閻葉頭疼的看著對她歡快搖尾巴的小敵短,她家的短刀們個個無言地看著這只逗比刀子。


這貨怎麼處裡?


「閻葉姐姐,那只敵方短刀怎麼辦?」小夜無奈地看著和羅羅子玩得很愉快的小骨,小骨的刀子已經不見了,充其量只是一只會飛的骨頭而已,其他小短刀們則是在閻葉的同意下陪在羅羅子的身旁避免出意外,而閻葉則是思考著怎麼說服羅羅子

先把小骨交給她,讓她帶去給摩耶看看是不是她想的那樣。


這年頭,連當鬼都會被騙去當作亂的棋子,要嘛這只小敵短生前是真的是隻小奶狗,要嘛就是一隻傻二哈。


閻葉好笑的嘆氣,看看這天色夜快到黃昏了,正要上前去帶羅羅子回她家時,遠遠的,在公園的入口處看見了一坨會走動的海帶精。


更正,是精市的學弟,切原赤也。


然後精市和他的朋友們,以及幸村雅美莎也在後頭。


牙白!!!!(糟糕)


之間閻葉拿出早些時間去外頭商店街買菜時的購物布袋,衝到羅羅子身邊,一個麻利的把小骨給裝了進去,羅羅子不明所以,但在小夜等人的意示下才知道怎麼回事。


姊姊這是在保護她的朋友呢!


羅羅子崇拜的看著閻葉,而會動的海帶精…哦不,是切原赤也在看到羅羅子後便熱情的向羅羅子打招呼,然後……


「!!!哇!部長姊姊?」



閻葉只是點頭應聲招呼,想著等等精市來了也許可以讓他先帶羅羅子回家,現在是逢魔時刻,難保什麼雜七雜八,不三不四的東西全出籠。


她可以保護羅羅子和這一票小短刀,但是高中生就難講了,畢竟這裡是現世,對她的抑制力很強。


起碼讓精市送羅羅子先回家,日後再來討論這隻小奶狗…啊呸,是小敵短的問題。



「羅羅子,妳的朋友小骨先寄放在姊姊這裡好嗎?如果就這麼貿然的帶牠回家,伯母會被嚇到的,姊姊先讓姊姊的朋友給牠做個檢查,沒問題再讓小骨回去跟妳作伴,好不好?」


「嗯!"」小蘿莉乖巧的看著閻葉,然後換上一付嚴肅的口吻,讓聽了的閻葉有些哭笑不得,雖然她的臉上看不出來就是了。


「小骨你聽好了,小骨不可以壞壞喔,不然姊姊會打你屁屁,不給你肉肉吃的!」


「嗷嗷嗷[好的!!!!!!]」在購物袋裡的小骨歡快的搖尾巴,心裡想的是羅羅子的姊姊原來是個好人,會給牠肉肉吃。


一隻敵短的志氣如此,讓閻葉是哭笑不得,這隻不但是小奶狗,而且還是一隻二哈或是傻金毛或是柴柴的小奶狗。



*這有只棄暗投明的敵短有點萌,怎麼飼養,急,在線等



沒等閻葉感嘆,她大老遠的就看見精市興奮的對她揮揮手,然後在一干隊友石化的眼神下,衝上前撲進閻葉的懷裡。


所有人的眼神是這樣的。

原來你是這樣的部長!!!



「閻葉姐!!!!姊姊現在住在哪裡過的怎麼樣有沒有吃飽穿暖有沒有色狼尾隨你意圖對妳圖謀不軌??????」



還圖謀不軌勒!!!這傻孩子!



「一星期不見了,精市,我很好。」


冷冷的話語裡有了絲絲的溫度,和在對小夜他們這群小短刀時是一樣的,但是和對羅羅子的那種絕對的溫柔還是有些差距。


伸出手揉揉精市的頭,一如小時候一樣。


網球部的眾人看到這幕才回神,眼神從『原來你是這樣的部長』變成了『臥槽,原來我家部長是個姐控,還以為他一直是個妹控來著!!!』


然後,閻葉家的幾隻小短刀就不依了。


「閻葉姊姊……」

「大將大將~~~~」

「閻葉大將~~~~」

「閻葉…姊姊……」

「嗚……嗯......」


五隻小短刀除了後藤宏著一張臉考慮要不要和弟弟們一起湊上去討抱抱之外,其他四個都湊到閻葉身邊,尤其是包丁和信濃,直接表示要抱抱跟摸摸頭。


「『我們也要!!!!!!』」



而剛剛還賴在閻葉身上的幸村這才注意到這幾個(和他搶姊姊的)孩子。


他們叫他的姊姊為姊姊,是跟閻葉有甚麼關係嗎?


「別瞎想,他們是我現在住的地方裡的孩子,類似公寓,我是代管人。」一句話簡單帶過,伸出手揉揉包丁和信濃的腦袋瓜子,兩隻小短刀樂的上天。



厲害了部長的姊姊!!!!一句話就讓部長乖乖妥妥的!!!!!!


這神一樣的技能不知道能不能傳授一下?(這是切原的想法



「現在很晚了,精市,先帶羅羅子回家?」



雖然有些吃味那群拿著自己體型跟年齡優勢(並沒有)來跟姊姊賣萌的小孩子,但是好歹幸村他已經是高中生了,嫉妒什麼的想太多。


但是姊姊是他和羅羅子的。(強調)


這廂幸村見到自己姊姊一本滿足,但那廂幸村雅美莎可不這麼想,要知道,好不容易她耍損招把閻葉趕出去(人家自己要走的好嗎?)現在又因為閻葉的生母留給她一棟樓而要想辦法接待她回去,爸爸說了,能把那樓的房屋持有人證明弄成是他們家的,那麼以後她的嫁妝什麼的都不愁了,因為據說閻葉她的外公家好像是什麼古老的大家族,值錢的古董很多。


這樣明顯是誆騙雅美莎的話她真的信了,或者說不管她信不信是真是假,她都想把閻葉所擁有的東西都搶過來佔為己有,因為閻葉只是一個上不了檯面的私生女而已。



「啊!」   也許是封魔時刻,而還沒滿七歲的羅羅子這時候看見了在雅美莎背後的黑影,嚇的死死揪住閻葉的裙角,閻葉倒也沒說什麼,只是拍拍羅羅子安撫她,然後一個冷冷的眼光過去。


這下可好,髒東西都出來了嗎?


「精市,現在已經很晚了,趕快帶羅羅子回去,街上太晚不安全。」


「啊…好的,姊姊。」


但是雅美莎可不這麼想,只見她上前裝作熱絡的打算牽上閻葉的手,被閻葉直接閃開,然後她開始眼眶泛淚。


「姊姊,我知道妳還在怨恨我害妳被趕出去,但是爸爸和媽媽還是很擔心妳,今天先跟我們回去,然後妳好好的跟爺爺認個錯,好不好?大家都是一家人,沒必要家裡鬧得太僵啊。」


這髒水潑的真好,如果在場有人沒聽過幸村提過這件事,估計這回會被拿來當槍使。


網球部的人在他們的部長的意示下,靜靜的站在一邊看著,不說話。


「羅羅子,乖乖聽精市的話哦,姊姊有空會找妳出去玩的,我們之間的小約定也要遵守哦~」閻葉倒是連個應聲都沒放,只是蹲下來抱抱羅羅子,又親親她的額頭,看的幸村和信濃他們可說是陣陣吃味,羅羅子被逗得咯咯笑。



雅美莎的臉黑了,行為也不客氣了。


「我說,妳倒是好好聽人說話啊!」

氣急攻心的雅美莎上前扯了閻葉一把,但是就在她手剛要碰上閻葉,周圍的環境迅速的暗了下來,明明才下午5點初,在快秋天中旬的這個時節就算天色要暗也不會這樣的。


「糟了。」


閻葉看著暗下來的天色和往他們這裡彌漫的濃霧,還有小夜跟五虎退猛然一顫的表情,當下就知道這些天下來她收拾的那堆冤魂(敵刀部隊)又來了。


現世裏世交接,鬼怪出籠,這裡又全是沒有武力值的青少年跟小孩,這下肯定要完蛋。


「羅羅子,抱好小骨,和妳哥哥待一起。」閻葉把裝著小骨的購物袋塞進羅羅子的懷裡,又意識幾隻小短刀去羅羅子身邊,而她身上的偽裝也因為兩個世界的交接而退回原樣。


「【光影】華火大結界」 閻葉在一干人的周圍佈下結界,而自己在結界之外,讓幸村是急得不要不要的。


「姊姊!!妳也快進來啊!!!」


「小夜把羅羅子眼睛遮住,全給我在裡面乖乖待著!!!」


聽阿助說了剛來的短刀身上力量不足,建議是帶著慢慢的增加力量,堪比電玩帶角色練等級一樣,但是現在這情況絕壁會讓這些小不點全給折在這裡!!!


連一群小孩子都保護不了,她也沒臉回幻想鄉了。


閻葉往敵軍的方向衝過去,在第一把地方大太殺到她面前時,一個躍起便抬腿掃向敵方大太的腦袋,大太倒地消散後,閻葉和後頭湧上的協差和打刀混戰在一起。


『咻咻咻--』


空氣裡傳來了物品劃破空氣的聲音,閻葉下意識就是直接揪起被她打趴在地的打刀擋著,定睛一看,是弓箭。


哪來的?


「閻葉姊姊,那是敵方的刀裝,是弓箭手!!!」


五虎退在結界後頭大喊著,空氣中又傳來破空的聲音,這次是投石兵,敵方黑色的小小士兵們一個個接力的把石頭往閻葉的方向砸去。



然而,對於熟悉彈幕戰的閻葉可沒把這些放在眼裡,儘管因為抑制力而無法使用攻擊性質的符卡,可她直接就地撿起地上隨手可得的石頭,一個賽一個準的往人家的方向砸去。


在砸毀對方的敵刀裝的同時,周圍的敵刀也開始漸漸減少,幸村呆然的看著自家勇猛無敵的姊姊,就在網球部的眾人以為自家部長嚴重驚嚇過度,打算安慰安慰他時,幸村根本星星眼的看著閻葉。



「姊姊真不愧是姊姊,連那群醜八怪也是打擊的那麼遊刃有餘呢!」


原本還擔心著姊姊的安慰的幸村在看到閻葉的舉動後雖說沒有完全的放心,但是並沒有過多的緊張了。


聞言全體絕倒,哦不,真田倒是沒有,反而興致勃勃的拉著幸村問起有關閻葉的事,並且質疑怎麼不告訴他有個會武藝的姊姊。



「我也不太清楚,畢竟,我只知道姊姊她並不是全然的人類……」


「蛤?部長你這是什麼意思啊?」小海帶搔搔頭,看著某一隻醜八怪(敵方脇差)打算偷襲閻葉,反而被閻葉反腳一踹在某個部位上,檔下就是一顫。


「幸村謎樣的姊姊嗎?這是個好data……」柳碎碎念的記筆記,但也不由自主的打了哆嗦,檔下一涼。


其他人也是一臉苦悶的看向被揍的可憐敵方刀子們。



這邊眾人興致勃勃的討論著關於閻葉的事,那邊馬上有人來搞事了,雅美莎看著敵人越來越少,心底不免火大。


怎麼沒一個有用的,給她一刀也好一刀也好啊!真是一群沒用的傢伙!!!!


然後她聽見了,像是小狗的哼叫聲。


被那個穿著和式衣服的男孩(小夜)捂著眼睛的羅羅子小小聲的和她懷中的小東西說話,而羅羅子的懷裡抱著的,是一隻像是外面嘴裡咬著短刀的怪物,但是沒有刀子,而且看上去可愛多了。



『就是你了!!!!』她如此想著。    



「呀啊啊啊啊!有怪物!!!!出去啊!」   雅美莎一把奪過羅羅子手中的購物袋扔出了結界,不明所以的小骨只覺得天旋地轉,然後被丟在地上,鑽出袋子,看到了一隻身上燃著藍色鬼火的敵方太刀盯著牠。


嗷嗷嗷要死了怎麼這裡會有檢非違使!!!!!


小骨嚇的是一股寒氣直直竄上尾巴根兒,想回去結界裏面卻被劫借的雷火【啪】的一聲彈得遠遠的,渾身焦黑,身子微微顫抖,而減非的太刀正舉著刀子,要一刀了結小骨。


「啊!小骨!!!!」


羅羅子一看自己的朋友被彈飛出去還要被攻擊,在小夜來不及反應時也跟著衝出去,一把抱住小骨在地上滾三圈,而檢非的太刀直直落在她們旁邊。



「羅羅子!!!!」  看到寶貝妹妹衝出去的幸村打算也衝出去,但是被雅美莎死死抱住,不讓出去。



開玩笑,羅羅子那丫頭就算了,如果精市表哥受傷,就算爺爺再疼她,她也會被關禁閉的!



「哥你別去啊!外面危險的!!!!」


「雅美莎妳放手,羅羅子!!!!」


「你們發什麼呆,哥哥出去的話會被殺死的!!!!」


網球部的人也只好拉著幸村不讓他出去,但是卻也只能在結界裡看著羅羅子乾焦急。


是說現在才有害怕的情緒會不會太晚了?



「羅羅子小姐小心後面!!!」小夜等人也衝了出來,五虎退的小老虎們齜牙咧嘴的對著檢非們咆哮,後藤和信濃舉著短刀防禦著砍下來的刀鋒,包丁和五虎退把羅羅子擋在兩人中間,小夜則是努力的去砍殺檢非,時間才不過沒幾分鐘,他們的身上掛了不少彩。


「呀啊啊啊啊!!!!!!!」


又是一波的敵方刀裝部隊襲來,小短刀們只能將羅羅子護在中間,盡量的去擋掉飛來的箭鏃和落石,羅羅子害怕的尖叫卻還是緊緊的把小骨抱在懷裡,然而又一波的飛箭襲來……


小短刀和羅羅子閉上眼睛,但過了許久都沒有感受到想像中的疼痛。


因為,有對大大的,白色上面有黑色紋路的翅膀幫他們擋下了欲傷害他們的武器。


「姊姊?」羅羅子的眼睛被那雙白皙卻帶著老繭的手給捂住,而那雙手的主人背上插滿了箭鏃和破碎的短刀。



「閻葉…姊姊……?」



然後,羅羅子聽見了,像是野獸鳴叫的聲音。


而還在結界裡的眾人看見了在羅羅子她們附近,有隻黑色卻不知道是什麼品種的野獸正齜牙咧嘴的低吼著。


閻葉那雙金色的眼眸像是在看死人一樣的,看著檢非違使。


「【你們,想好怎麼死了嗎?】」



最後,黑色的雷光遮蔽了所有人的視線。



=====================

下集預告:


鋒利的䉜刀削過閻葉的臉頰,然而閻葉卻只是不發一言的將物資放好,然後轉身回小房子那兒。


眾人這才發現地上的斑駁血跡,那是閻葉的。


==================


阿莫碎碎念:


表罵我,我真的最近忙炸了,誰知道大學事情這麼多( ´_ゝ`)( ´_ゝ`)( ´_ゝ`)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