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年螺旋05.相同的存在與不相襯的生命

*閻葉的過去部分透漏

*閻葉正式接管本丸,契約成立

*大約再過一兩章左右,開啟裂嘴女小副本,姑獲鳥出現注意

*信濃、包丁、後藤、博多上線注意



閻葉把那個女人落下的鑰匙撿了起來,交給阿助並交代阿助去外頭再度佈下符卡結界,自己則是照看著被掐暈的五虎退。


傷勢雖說有些嚴重,但是並沒有像小夜或是阿助之前的傷勢那樣可怕,閻葉從自己背上的背包裡拿出了外傷藥,輕柔的為五虎退上藥。


氣氛冷靜下來了,並不像方才那般緊張,眾人都冷靜下來,在外頭忙活完的阿助還順路跑去庫房把已經生灰的手入工具拿過來,結果被閻葉敲了記腦袋。



那東西都生灰了,誰知道那上頭有沒有細菌啊?


閻葉給了阿助這只犯蠢賣萌的狐狸一記衛生眼,然後動作利索的......


扒五虎退衣服



「哇哇哇!!!!閻葉大人!!!!!!」


阿助緊張的一整個炸毛,就怕整個本丸的刀劍男士暴動,閻葉可沒理牠,上藥速度一等一,本丸刀劍男士們還沒來的及暴動前閻葉就給五虎退擦完藥,正從自己包裡翻找繃帶來包紮呢。


那速度和技巧,一看就知道是個抗打擊從0練到100+以上的超大boss。


在大家有動靜前,藥研便拉走閻葉,帶她去他們粟田口的部屋。



「......」


看著躺在屋裡一群東倒西歪還傷痕累累的小朋友們,閻葉深呼吸了好幾口氣,把體內那幾度欲暴走的妖力壓下來,然後,認命的將短刀們一個個扶起來擦藥,然後指揮阿助給她找繃帶。



【治療這種事,要慢慢來不能貪快,貪快留下的病根是好不起來的。】



某個缺德醫生的話言猶在耳,閻葉也細心的為每一個短刀敷藥,藥研和阿助以及其他的刀劍男士們也默默地各自動手幫忙,然後再閻葉忙完小短刀的治療後,能動的刀劍男士們被閻葉一個個抓過來擦藥,不能動的閻葉也直接扒光衣服,快速上藥,等閻葉處裡完大大小小傷患,去外頭後院的水井處打水淨手時,這群臉上貼了藥布膏,身上一堆繃帶的刀劍男士們才後知後覺的想起一件事。



他們的身體,被一個女孩子看光光了。


先不說這群刀劍男士們現在才在那邊害羞臉紅個勁兒,閻葉在淨完手後並沒有回到大屋哩,而是皺著眉頭的在水井旁,大半個身子都探進水裡,在今天第二度把阿助嚇到炸毛。


「嗷嗷嗷閻葉大人喔!!!!!!!」夭壽阿,閻葉大人栽下去了!!!!!!



當小夜聽見阿助的哀號聲並衝到水井那兒時,一道黑色的雷光從水井衝出,一同衝出的還有閻葉。


閻葉踩著水井牆壁跳了出去,身上的水在雷火的作用下被蒸發,這讓從水井裡衝出來的閻葉有點閃亮亮的。


絲毫不知自己弄了神奇出場特效的閻葉手裡抓了個夾鏈袋,裡面的東西讓原本看傻眼的阿助又嗷了聲,說這東西怎麼在水井裡?!!!!


那是,這座本丸的契約。



「所以說,如果說我燒了這個東西,這裡所有的附喪神都會被強制回歸本體,在這裡只是分靈,這又不是在演哈利波特,還分靈體勒......」而且這不是重要的東西嗎,就這樣隨隨便便丟在井底???

閻葉不悅的看著那一紙薄薄的契約書,又看看和小夜興致勃勃的討論如果她當了本丸主人,日後不會再有打罵日子時的阿助,還有臉上有淡淡微笑的小夜......




【跟妳作伴,倒也不錯不是嗎】




算了,權充當作是便宜了紫那傢伙吧。


拿著契約的左手燃起了黑色的雷火,將一紙契約塑造成了一塊瓷牌,來自於閻葉的妖力頂替了這座本丸原本供應者的靈力......等等,哪裡不對勁!!!


這和她在那女人身上感應到的靈力完全不同,而且現在想想,那女人似乎靈力低弱很長一段時間了,若不是她捉住她的肩膀,她還以為她沒了靈力來著,感情那女人還是個假貨????




那,構築成這裡靈力的人,會是誰呢?




當宗三感受到那股和小夜身上保護著他的力量相同的靈力覆蓋並替代了本丸裡原有的靈力後,身上的傷好了七八分去,然後,那股靈力的主人進了屋子來。


幾乎是同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



「我就不廢話了,十六蒼閻葉,到明年夏天結束為止,請多指教。」


閻葉冷冽的聲線讓大家回過神來,而她已經在眾人面前跪坐下並行禮,好像她只是來這裡寄宿的一名房客似的。

倒是小狐狸阿助緊張的回敬禮給閻葉,還能動的刀劍男士們個個對這個半路殺出來幫了他們的女孩充滿好奇,而現在在這座本丸目前被推派出來做代表的江雪和太郎太刀也對她回禮,但是對於她說得到明年夏天為止感到困惑。


這是甚麼情況????



「明年夏天結束後,我將回去故鄉,現在則是因為一些原因,所以我將借宿在外頭的那個小屋,同時成為這裡的代理管理人,有些事情我先說在前面,大家有甚麼比較忌諱的事情也請說出來,我不想冒犯。」


閻葉平和的表示著,然而部分被框得太慘的附喪神對閻葉的話表示懷疑,例如才被閻葉打包救治,也是這個本丸的初始刀的山姥切和第二把來到的大和守安定。

怎麼可能有人會這麼好心???而且這女人來歷不明......


反正,像她這個年紀的女孩,一定也像那個虐待他們的女人一樣,沉迷於他們的皮囊而已。



「作為食宿費,我會負責這個地方的食材和生活必需品,你們要去外頭磨練或是做自己的事我沒有任何意見,我的唯一請求就是請你們在我不在時可以幫我澆澆花,啊,就是小房子外頭屋簷下的花。」


诶?诶诶诶?!!!


山姥切失態的從眾人身後鑽出來,一改陰沉蘑菇角落派,漂亮的湖藍色眼眸盯著閻葉,兩人的眼眸相對著。


「就這樣?」


「是。」


「出陣呢?」


「是指收集食物和物資嗎?這是房租。」在無華嶺還沒成為那裏的主人的時候別說是溫暖的被子了,有乾草堆以及沒有野獸的打擾可以安心睡覺就很不錯了。


「那當番呢???」大和守安定聽到閻葉的回答也跟著不安定了,趕忙追問,但眼前的女孩一臉問號的看著他。


「當番?甚麼意思?」


「就是負責安排我們的工作進度,餵養馬匹和種田還有其他......」寢當番。


閻葉一臉矇逼,這是他們自己要協調的,關她屁事?


「這是你們自己要協調的吧?看看屋子裡有幾個人,一天排幾個人,一個禮拜或是一個月內輪班幾次。這不是我的問題吧?雖然說這邊的地土質很難種田就是了......」


「『那寢當番呢????』」


「那甚麼鬼?睡前的宵夜點心準備還是給小孩子的床邊故事????」原諒她書念得少,除了在無華嶺的3年中有去上白澤慧音她家的寺子屋上課識字之外,她的知識僅限於偷偷去已故的精市奶奶的書房看書和自家媽媽的日記而已。


大家都是妖怪,不要欺負她念書念的少。


這下連阿助都傻眼了,他家閻葉大人不知道寢當番的含意?


看著安定和山姥切要爆發了,阿助在閻葉耳邊機哩咕嚕解釋著寢當番的意思,聽完閻葉很鄭重的表示。



「雖然我書念得少,但是我還知道一件事。」


「???」


「染指幼童者,三年起步,最高死刑。」閻葉一雙流金的眼眸滿是滿滿的嫌棄。


「況且我還有對手把手帶大的弟弟妹妹,你們這是在汙辱以及質疑我對於照顧幼崽的能力?」


閻葉拋出了今天的重磅炸彈。


「我還沒禽獸到連幼崽都可以吃下肚,再說了你們的實力也不能挑起我的興趣。在我老家那哩,你們只有被打趴的分。」


冷冰冰的臉色和【你問這甚麼死蠢問題】的眼神成功的讓一眾刀男傻在原地,在大和守安定成功炸毛時,閻葉老早就招呼小夜陪她再出去一趟,把還在街道上的資源給搬回來以及去現世購買食材。

然後,再度成功的刷新了刀男們的認知 - 這個新任的審神者應該還不賴......大概吧。



好吧,最少閻葉在她沒有意識的情況下完成了取得刀男信任,其中包含了閻葉達成了在夜晚到來時親自下廚做飯讓一干沒好好吃過飯的刀男們的胃獲得療育以及讓博多藤四郎在剛到這座本丸時馬上滿足了看見一堆錢(小判)的成就。


對,讓博多除了看見一箱箱大箱的小判箱之外,還讓他擔任了本丸新任會計,在閻葉意外的碰觸到她帶回來的幾把短刀後,就這見錢馬上眼睛變成錢錢符號的小子最讓閻葉印象深刻,在稍微詢問過博多的理財能力後,對於金錢管理只有買生活必需品跟

食物的閻葉很乾脆的直接把錢都丟給這小子處理了。


很隨便啊,閻葉大人......這是窩在廚房和五虎退剛清醒的小老虎們一起吃好料的阿助。



傍晚,晚餐時刻。



「我還要再來一碗!!!!」


「啊啊,那是我的魚丸!!!!」


「天婦羅是我的!!!!!!」


「誰敢搶我的豬排我跟誰急!!!!!!!!」


本丸的飯廳裡吵吵鬧鬧的,和閻葉所待的小屋子形成了強烈對比,閻葉在交代小夜讓那群還躺在房間的"傷兵們"清醒後吃點放在廚房台子上的粥後便回去自己的小屋,這讓剛來的信濃藤四郎以及包丁藤四郎滿頭黑人問號,你們問博多?他正在記帳呢。



「大將呢?她不跟我們一起吃嗎?」

信濃滿嘴魚丸的詢問在場的其他人,但是只得到一陣詭異的沉默。


要怎麼回答?他們跟她也不熟啊!!!!!現在大家一致的討論決定就是先觀察她,又不可能說一天之內就熟的起來的!!!!!!


眾人支支嗚嗚的轉移了話題,氣氛再度熱鬧起來。


而隨後恢復了吵鬧的飯廳中,有人離席了。



閻葉回到小屋子後打算直接洗洗睡,洗完澡的她頂著一頭濕漉漉的長髮回到小屋子,正當她開門進屋時,突然回頭 - 是江雪左文字和宗三左文字兩兄弟。



「有事?」


宗三和江雪先是向閻葉鞠躬,然後是他們對她的謝意。


「謝謝您。」不管是小夜或是為這個破敗的本丸。


「恩。」


好吧,氣氛冷下來了,這種時候該聊些甚麼?????


宗三腦筋飛快的運轉著,要知道,他對這位小姐可說是有不錯的第一印象,別想太多認為他喜歡上她一見鍾情神馬的,只是這位小姐給他有種看見女性版的江雪的即視感。


然而江雪快一步的開口了。



「為甚麼,會幫我們?」


江雪兄長你問這啥破問題?!!!!不都是從自我介紹小姐你今年貴庚開始嗎?!!!!!這麼直接真的行?!!!!!



「因為我想而已,遵循本心做事我從不後悔。」閻葉扒拉了下頭髮,瞇著眼睛看看頭上的月亮,身體裡所殘存的那剩下的屬於人類的那部分消失了。



「不管是那個時候.......」挺身而出硬槓天雷。


「還是毅然決然的抹殺......」作為人類的我。


「因為我有我的原則,而且我不想成為像在愛宕山的那群混帳一樣,只因為利益而扼殺了我母親,我不想變成那樣。說到底,我和媽媽始終是被拒絕的。」閻葉說著令人聽不懂的話,然後像是陷入回憶一般的抬頭看像月亮喃喃自語。


黑髮少女在月光下,髮色漸漸地變淡,慢慢地變成淡藍色,那是比江雪的髮色還淺上幾分的顏色。


但令人訝然的是,在她背上的......


那是,一對美麗的白底黑紋的翅膀,大大的翅膀。


先前一直忘了詢問這對翅膀,然而現在也許也不用問了。



「我會幫你們是因為我們都是一樣的存在。」


閻葉如此說道,一轉身,收起翅膀便往屋內走去,留下驚訝的左文字兄弟倆。



「因為我們都是妖怪啊。」



隔天的本丸十分寧靜祥和,好吃的早餐和充足的睡眠,一覺醒來不用擔心自己會不會被刀解,這樣的生活讓大部分的刀劍男子們都舒坦許多。


而閻葉也做為一個合格的公寓管理員,在阿助的幫忙下排了簡單的工作輪班表後便出門為囤積過冬用的物資努力,喔,也許還要算上跟在她屁股後頭的幾個小蘿蔔頭。


以小夜左文字為首,剛來到的後藤、信濃、包丁以及傷好的差不多的藥研跟五虎退,至於博多?他目前擔綱著本丸要職 - 會計師,沒時間跟閻葉趴趴走。


今次,這群小蘿蔔頭們跟著閻葉一起去收集物資和去現世進行大採購。



先不說一整上午的收集物資時的壯烈情況(對於敵方而言是十分慘痛)以及去現世時要看著包丁和信濃不被這鬧的商店給迷住眼的情況是多麼的"慘烈",閻葉迎來了她離開了幸村家近一星期來最慘痛的問題。


她在公園看到了幸村家年紀最小的小女兒,也是她帶大的小妹妹,今年6歲的幸村羅羅子。


人家小姑娘在看到她後,直接衝過來撲進她懷裡,要說享受閻葉懷抱這檔子事還沒有一個短刀享受過的,總之,在閻葉一整個做好被妹妹罵的心理準備下,得到了小姑娘一臉要哭不哭,還揪著她的裙子不放的情況。


「姊姊,我可以跟妳一起住嗎?我保證我會乖乖的,幫忙做家事的。」


小小的女孩揪著閻葉的裙擺,眼眶泛淚,但她還是忍住不掉眼淚。


她不要,再待在那個家了!!!!!




==================

下集預告:


「小骨不可以壞壞喔,不然姊姊會打你屁屁,不給你肉肉吃的......」

「嗷嗷嗷!(好的!!!!)」


*這有只棄暗投明的敵短有點萌,怎麼飼養,急,在線等



「姊姊?」羅羅子的眼睛被那雙白皙卻帶著老繭手給摀住眼睛,那雙手的主人的背上插滿了箭簇和破碎的短刀。



「閻葉......姊姊......?」


=========================

阿莫碎碎念:


今天白色情人節,阿莫依舊鹹魚中,過不久閻葉就要和跑去遠征的園長碰面了~~~~~人家女主是天狗,怎麼可以漏了我家可愛的小天狗今劍呢~~~~~~~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