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年螺旋 03. 所謂的開端與前行


閻葉翻身而起,雙手還是火辣辣的疼,但可以感受到疼痛在緩緩減輕。


回想起昨天那操蛋的經歷,凌厲的柳眉瞬間皺成川字型。


昨天她只是出於好心的察看被圍剿的那幾個男生的傷勢,結果卻變成她被請到這屋子,充當神馬臨時審神者。


還有審神者這甚麼鬼?這麼冒犯神明的職業她還是第一次聽見,如果這又是人類出來搞事,她幾乎可以確定根本就是人類腦子犯二

有洞兼進水,真不知道是沒長腦子還是腦子長霉。


心情頗不佳,畢竟昨天在回到住所後被一只哭哭啼啼的狐狸抓著裙角來擤鼻涕跪求留下來任誰都會額角一十字路口。


原本她是想拍拍屁股一走了之,結果平常睡得跟隻豬一樣,只有她家在弄好料時才會帶著一家老小來蹭飯的八云紫倒是給她一個緊急通知。



【順應明年的夏天是那個"重要的日子",妳明年在和阿流還有摩耶一起回來就好,不是因為靈夢和她家阿媽跑去溫泉旅行喔~~~~

反正聽妳說人界還有那麼一票男性附喪神的存在,反正妳家這麼空,山頭又這麼大,妳也知道幻想鄉除了霖之助、聖白蓮她弟命蓮、阿流她弟弟

朧楸那小貓兩三隻以外,幻想鄉的男女比例根本50:1,女孩子是那50有木有!!!!所以不要客氣的柺幾個小鮮肉回來給姊姊我疼愛,喔不是跟妳作伴,倒也不錯不是嗎?

那麼這個重責大任就交給妳啦~~~~~     by八云紫】



這甚麼跟甚麼鬼啊?!!!!!還作伴哩!!!!!


閻葉走出屋外,原來她所住的小屋是那些住在所謂的本丸裡的那群附喪神拿來當成倉庫的,現下她的工作便是重新修它,然後弄些好睡的被褥鋪上。


在明年夏天的那個到來前,幻想鄉的道路是不會打開的,她不但要做好過冬準備,還有過年以及被委託照料好這一整屋子妖怪的生活起居。



這算甚麼? 一種等價交換嗎?  紫到底做了甚麼?



閻葉動手嚕起袖子,開始敲敲打打的整修著房子,而被閻葉撿回來,並且被紫誘拐啊呸,是循循善誘和閻葉締結契約的那只倒楣狐狸正在閻葉屋子旁,紫從無華嶺順來給閻葉的躺椅上享受著牠家閻葉大人弄給牠的愛心早餐。



用加州清光大人的說法,能被疼愛真是太好了~~~~~


如此想著的狐狸.前任魂之助.現在被叫作是阿助.心滿意足地啃油豆腐。




小夜是被奶油甜甜的香味給香到清醒的。


"咕嚕嚕~~~~~~~"


乾癟癟的小肚子發出響亮的聲音,然後,小夜發現自己被兩位兄長給抱在懷裡躺著。


對喔,他好像昏睡過去了。


小夜看看自己的手,上面的舊傷好的連疤都沒有,小夜想起那個把他從鍛刀爐救出來的小姐,心裡是十分的感激。

現在依舊可以感受到來自那個黑白流蘇的那股像是夏日微風的靈力。



【我說這樣真的沒問題嗎?閻葉大人,小的也可......】


【就你那半殘沒廢的狐狸爪子?】


【嗷嗷嗷......】



房間外傳來魂之助的弱小抗議和冷冽的聲線,熟悉的聲音讓小夜從兄長們的懷裡爬起,手腳並用地爬向拉門。


小夜拉開拉門所看到的是救了他的閻葉正俐落地揮舞斧頭劈柴,而想幫忙的魂之助被閻葉的吐槽給打擊的像*乾癟的炸蝦,趴在躺椅上哀怨的

看著自家英明神武的新任主人。



『啪 - 咖咖咖咖咖咖咖咖咖咖--------』


被採在閻葉腳下的,不知從哪拖來的巨大樹幹發出吵雜的聲音,小夜見證了那巨大的樹幹在瞬間垮了的壯舉。



「就說這事我做習慣了嘛。」閻葉將斧頭放下,開始撿拾柴火並綑成一捆,她頭也不抬的問道。



「那邊的,肚子叫聲可真大聲。」



小夜嚇了一跳,他的肚子真的叫這麼大聲?


「有事嗎?」閻葉拍拍手上的木屑,向小夜詢問,小夜也不好意思說自己是被食物的香味給香醒的吧......


小夜有些慌亂的眼神亂亂飄,然後他看到閻葉還包著繃帶的手,小臉上的表情很是慌亂。



也是,那爐子那麼燙,她還用手撥開那些炭火把他救出來,怎麼可能不受傷。


閻葉看著小夜,這讓她想起小時候,精市大概才5、6歲那會兒吧,有時晚上偷尿床了揪著被單一臉慌亂地去她睡的小工具房那兒

找她洗被單的表情。


呵呵。


閻葉無奈笑笑的轉身回去小屋,拿了包用油紙包起來的餐點,塞給小夜,那是還熱呼呼的鬆餅,也是把小夜香醒的元兇。


「肚子餓的話全吃光,不用客氣。」


然後,她轉身繼續處裡那堆可以用上好幾天的木柴堆,抱著鬆餅的小夜轉身進房間,把鬆餅放在房裡的矮桌上,然後從壁櫥裡的放衣服的箱子後面找出平常拿來給哥哥上藥用的小藥盒,

跳下邊廊,光著腳丫子的跑到閻葉身後拍拍她。


「謝...謝謝妳的救命之恩,那個......妳的手......」


閻葉愣愣地看著小夜,但是考量到昨天受上的那群小孩(正在養傷的退和前田、藥研)還有備昨天那群不愛惜食物的蠢貨圍剿的那幾個男人,她推辭了小夜的藥。


小夜很是失落的低頭。


出於無奈,閻葉她拆下手上的繃帶,將雙手湊到小夜面前,手上是一片白淨。


「咦?!!!怎麼會......」小夜震驚地抓著閻葉的手翻來翻去,好像那時候本該被炭火燒傷的手只是惡夢的一個片段。


「因為,朋友送的外傷藥很有效,還有我自己體質的問題。」這是大實話,因為她本身就是妖怪,再者,她捨棄了做為人類的那一部份,

讓嘗試那部分的自己被非常識的,作為妖怪的自己所吞噬。



「畢竟,我是怪物。」


流金色的眼眸眨了眨,望進小夜的眼中,良久,她摸摸小夜的頭,一如小時候的她摸摸精市的頭一樣,然後繼續幹活去。



溫暖的陽光下,陽光和樹林的影子間光影流動,小夜好似看見閻葉的背上有對翅膀。


白底黑紋的漂亮翅膀。


當閻葉繼續收拾著柴火時,小夜跑回屋內換了衣服,穿著夾腳拖,頭頂著大大的斗笠出來,似乎想幫忙打打下手的。


有趣的附喪神。


閻葉挑眉,然後用帶著些微讚許的語氣說到。



「倘若不害怕我這怪物的話,你可以留下」


少女對帶著斗笠的孩子伸出那雙帶著薄繭的手,搖曳的空氣中隱約可見那對帶著黑色紋路的白色翅膀。閻葉向來冷冰冰的臉出現一抹微笑,令人驚豔。



當閻葉告訴小夜她的名字時,小夜看著她的眼眸,才發現之定曾告訴過他,眼中堅定的信念有如火焰這句話正活生生地在他眼前應驗。



「我是閻葉,十六倉閻葉(Izayoi Yatsuha),我是白鴉天狗。」




是的,來自於幻想鄉,命渡雷火的白羽烏鴉。




======================

下集預告:

「誰來告訴我,為甚麼地下水道會有這些鬼東西?該投胎不投胎,難道閻魔那說教狂的名聲傳到外界來了不成?!!!」


走路走著一半被下水道吸進去這也是醉了。


==============================

阿莫碎碎念:


期末脫出萬歲,想開源藏的車,而且還是要油罐車!!!!!!!ABO滿滿滿,大塊肉啃啃啃!!!!!!!!!!

有關* 字號:那是line上的貼圖,天婦羅武士,很可愛呢!!!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