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年螺旋 02. 不祥之存在與敲響之喪鐘

「給我讓開!!!!!」



閻葉衝上爐前,將手裡的狐狸塞進宗三的懷裡,然後......



「『哈啊啊啊啊啊!!!!!!』」


『碰!!!!!!』


爐門開始發燙,閻葉卻像是沒有痛覺似的,右手成爪用力地把爐門給砸開,左手把小夜給拖出來,小夜被拉出鍛刀爐後,痛苦並沒有漸緩,痛苦的在地上打滾。


閻葉眼尖的看見爐子裡還有一把短刀,手探進去把燒紅的炭火撥開,把短刀撈出來並扯下自己的短掛上衣將短刀上的火拍息。



「呼......呼呼......」


「嗚........」


閻葉小心的將短刀拿出,檢視上面的破壞。


短刀上有許多細小的傷痕,和被火灼燒的痕跡。閻葉轉頭看著被宗三焦急地抱在懷裡,全身冒出了被火舌紋身痕跡痛苦哀鳴的小夜。


門外,有不少的腳步聲傳來,而剛才把小夜塞進爐子裡的女人跑了,閻葉看著手裡的短刀,將自己的包從被上解下,從裏頭拿出了媽媽留給自己的面具。


解下面具上的流蘇,掛到短刀上。


那是剎那間的事,宗三驚訝地看著懷裡原本還痛苦哀鳴的小弟身上被火舌吻到的地方用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好了起來,連帶他手上也跟著感受到了一股溫暖的力量。那是一股有如夏日微風般溫柔的靈力。


這時候他才回神的看向閻葉的方向,而閻葉把被修復成嶄新型態的短刀遞給宗三。




「重要的東西,收好。」



然後,閻葉撈起被放在地上的重傷狐狸,和開門進來與原本的她有著相似髮色的長髮男子錯肩而過。




江雪在出征回來後聽見粟田口家的孩子們不安的低泣聲,心底沒來由的恐慌。

到底他投身到了不好的本丸,充滿著惡意以及各種強迫他們的無禮之事,超時出征,不給刀裝,不給飯吃都還算小事,但是這一家本丸的女審神者是個【喜歡小孩子】的,打刀以上的刀種她只看稀有度好和別人炫耀一番,在他到來之前,這座本丸裡的短刀們都被那個女人給強制規劃寢當番......




打刀以上的刀劍們,現在只希望能好好保護短刀們,畢竟,在這個號稱最前線的本丸,位在現世和裏世的交界帶,敵人是多到一整個嚇死人的。



粟田口家的五虎退和藥研是在聽見宗三的慘叫時就趕緊冒險闖出本丸去找出征的江雪和同他出征的刀劍男士們,他們身上的傷可沒好到哪裡去,但是救人要緊,找到了好不容易肅清敵人但也傷痕累累的眾人,馬上要他們回去救人。


但因為回來的時間稍慢,也就有了江雪和閻葉錯肩而過的景象。



小夜的傷好的根本可以用超速來形容,江雪在衝進鍛刀房時,小夜因體力用盡而睡著,而宗三則抱著小夜,脫力的坐在地上,兩人看起來完好無事。



小夜的傷好了,連帶以前的舊傷,這讓江雪慶幸不已,宗三給了自家兄長一個"好險"的表情。


而這時候江雪發現掛在小夜本體刀上的,那個由閻葉掛上的黑白色流蘇。這才想起和他錯肩而過的那個人影。



那個,有著黑色長髮的女孩。




閻葉在那座本丸附近的林子裏找到一間看起來像是獵人專用的廢棄小屋,簡略打掃後拿出藥膏給狐狸擦藥。


永遠亭出品,品質保證。


閻葉不打算直接用向方才對短刀渡靈力的方式來醫治狐狸,不是說她小氣,而是這只狐狸的傷勢並不像方才的那孩子那樣,傷勢嚴重又緊急的,更何況若非事出緊急,閻葉也不想。畢竟直接接受來自無華嶺的強烈靈力反而會造成虛不受補,身體吃不消的情況。



她該和靈夢還有紫好好談談,看看這種問題該怎麼處理,好歹附喪神也是妖怪的一份子,再說了......



「為甚麼這裡的結界架構這麼詭異......」



閻葉思考著,然後在處理過自己手上的燙傷後,在綁在牆上的吊床上,抱著狐狸入睡。


殊不知,她隔天,馬上就碰上了和她錯肩而過的江雪他們。



閻葉在小狐狸清醒前出門去尋找食物,現在是秋天中旬,林子裡還有些果子和菇類,雖然自己在離開幸村家後也有去採買一些食材,但是閻葉還希望在冬天到來前可以多準備一些食物,或許這是小時候在無華嶺時的習慣吧,戒不掉也不想戒。



【啪沙】


閻葉在整理完她摘的果子後,正打算往小屋的方向回去,順便給紫捎個信,然而林子的另一頭傳來了樹枝被折斷的啪沙聲,還有鐵器敲擊在一起的聲音。



「搞甚麼?」



閻葉本來不打算去聲音來源處看看,就這麼一走了之的,但是好死不死某個倒楣的傢伙從林子裡竄出,直接一頭撞在閻葉身上,不僅僅把閻葉的食物給撞倒在地,還把食物踩個稀巴爛之餘對著閻葉咆嘯怒吼。



「.......還真是......」歹尼當搞消郎(歹年冬瘋子多)!!!



看著自己辛苦了一上午的成果被人踐踏在地上,對方還糟蹋糧食......


很好,對於八歲到幸村家前都在無華嶺過原始生活,深知深山老林打獵不容易,種果子採收更不容易,懂得飲水思源的閻葉瞬間被挑起棄療神經。在繞到那倒楣催的傢伙背後之後,那雙纖細的手環抱住他的腰後閻葉馬上給他來了個下腰,把人直接撞到失去意識。


那東西長相看上去頗像是自己曾在幸村家時,精市的小學弟切原帶來的電玩裡的怪物,但是電玩裡的怪物可不像她眼前看到的這一堆一樣,用摩耶的話來說,就是怨氣沖天。難道這年頭的惡靈都趕流行電玩化了不成???


更奇的是對方在失去意識後變成一團紫色的煙霧飄散了,似乎還可以聽見他的......抗議哭聲,大哭說不公平???這神馬碗糕啊??????好像她是欺負了良家婦女的紈褲子弟一樣,難道說這年頭的怨靈抗壓性也是那種草莓族等級的不成???



在閻葉冷著臉,動手繼續收拾從林子裡不斷竄出來的一票奇奇怪怪的謎之生物,有嘴裡咬著短刀的小短尾(敵方短刀),戴斗笠的斗笠男(敵方打刀),像蜘蛛的蜘蛛怪(敵方脇差),然後還有長相詭異,穿著日本狩衣的和手裡拿著曬衣桿子的仁兄(敵方太刀和槍爹),這讓她重新回味了遍當初五歲時剛到無華嶺時初體驗 - 想要生存下去就是打遍整山無敵手。


林子裡的溯行軍們個個刷白了臉,看著隨手抄起一根樹幹充當武器,揮棍霍霍,準備來料理他們的閻葉朝他們衝過來。



啊......耳朵邊似乎響起了宣告死亡的喪鐘......



這一路收拾著,閻葉也出了樹林,然後看到了鐵器碰撞的聲音來源。



太郎太刀護著藥研和前田準備逃回本丸,而江雪左肩上扛著重傷昏迷的五虎退,右肩還搭著腿受傷的山姥切,在太郎的掩護下在前頭沒命地跑,但是眼尖的山姥切看見了林子裡那密密麻麻的......疑???

原本林子裡那密密麻麻的發亮的一看就知道是歷史溯行軍眼睛在"pikapika"閃等著他們自投羅網的光點用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消失,取而代之並從樹林裡衝出來的是冷著一張俏臉,手裡抄著不知道從哪檢來的木棍見一個打一個的閻葉。



江雪等人愣在原地,看著閻葉滿身肅殺之氣的衝向他們的方向。



然後,只見她一棍子抽上江雪腦袋......的上方準備捅他一暗槍的敵方槍爹。


甚麼時候!!!!!!!



「好傢伙,玩偷襲?」她跳上了那名槍爹的腦袋,人家才剛被抽了一悶棍,又被踩腦門來了回重擊,在倒地後也化作不甘的紫色煙霧飄散,但是她可沒閒著,右手成拳的直接揍飛一隻敵方大太刀,左手抄著棍子,棍棍精準地往敵方太刀們的弱點,或著,說是男性們的弱點也不為過,精準並有力的抽下去。



那力道大小從那群太刀們在消散前苦逼蛋疼,一臉求個一刀痛快的表情,和最後一隻敵方脇差被一棒打飛腦袋,棍子也斷掉的情況下推斷,這位黑髮姑娘力氣不但和她纖細的外形成反比,而且那力氣根本堪稱怪力!!!

讓剛剛見著場面除去昏迷的五虎退和眼睛被遮起來的藥研前田之外,江雪三人下半身都涼颼颼的,更讓人訝異的是她居然還對著那群歷史溯行軍消失的地方冷冷的"切"了一聲,罵了句『一群浪費食物的兔崽子』。



然後,她再次的向他們的方向走過來。江雪這才認出了她......



她是昨天救下小夜的那名黑髮少女。




=========================


下集預告:


「倘若不害怕我這怪物的話,你可以留下」


少女對帶著斗笠的孩子伸出那雙帶著薄繭的手,搖曳的空氣中隱約可見那對帶著黑色紋路的白色翅膀。


小夜看著她的眼眸,才發現之定曾告訴過他,眼中堅定的信念有如火焰這句話正活生生地在他眼前應證......



=========================


阿莫碎碎念:


不用懷疑,就是這麼的暴力直接,小時候被阿媽巫女養大的女主其實心思很直接單純的。所以估計未來歷史溯行軍們看見閻葉都要夾緊褲襠避免重擊MAX,一擊必殺XDDD

這是個披著黑暗本丸的溫馨種田文,主要講述結緣的故事,預計故事走向會是和元氣少女緣結神有關。



最後,阿莫繼續重複,這是綜漫這是綜漫主刀劍,不喜慎入,感謝合作。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