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年螺旋 01.無名少女,何者為鬼

愛宕山,閻葉展翅飛過愛宕山上空,像是穿透過甚麼似的,空氣像水波迴盪般激起漣漪,然後,映入她的視野裡的,是一座氣勢宏偉的道場。


她依母親的遺願,將她的遺物送還故鄉,然後將其遺骨通她一起回去幻想鄉。



她看著這再次見到的,距離上次見面有將近十二年之久的道場的門良久,然後向是下定決心似的握緊手中的蝴蝶髮卡,敲響道場大門。


敲響這裡的大門讓閻葉花上不少心神克制自己的力氣和憤怒,在十三年前,母親安玥在因受山下瘴氣的侵襲而病魔入體,為了她好而打算將她送回愛宕山,卻因為她們母女倆是白子而不得其門而入。

媽媽更因此失去生命,就在她現在腳下所踩著的這篇土地受到眾天狗的伏擊,重傷逃回她們在人間的住所,在那小小且些微破落的屋子裡終其歲壽,心懷不甘而終。


明明是僧正坊的女兒,明明該是天狗的公主的。



來應門的是這裡的小天狗,瞧見來人是個女人馬上把門關上,閻葉伸手阻止被當面賞個閉門羹,小天狗萬萬沒想到閻葉那白皙的手會是如此有力,將厚厚的大門擋著。

小天狗的反應閻葉其實沒有多意外,因為天狗之里裡基本上是不能讓人類女人出現的,而她現在的外貌就是個活脫脫的人類花季少女。



「幫幫忙好嗎?我只是來交付僧正坊我母親的東西而已,這是我母親臨終前的遺言,她的名字叫安玥,可以幫我找找僧正坊先生來嗎?」



小天狗遲疑了下,也許是閻葉的態度誠懇,也或許是還小的他不知道怎麼處理,但是最後出來應門的人都不是閻葉所想的那個人。


在小天狗去叫人時,閻葉身旁出現了兩個綁著蝴蝶結的巨大隙縫,來人不是八云紫,而是八云藍。


這位天狐公主看著眼前孤傲的背影,皺眉嘆氣,這孩子打從她還在幻想鄉就……



「還放不下嗎?閻葉?我看的出來妳不願意留下,那怕是一絲留念都沒有。」


黑發少女沒說甚麼,只是看著手裡的銀質髮卡,這是媽媽最好的一個髮飾,她說未來這會陪她一起出嫁。


這是做不到的了。媽媽不在了。




「這十三年來的心情怎麼可能一夕之間就煙消雲散?能照著媽媽的遺願並且心平氣和的來到這個該被我用天雷夷為平地的地方已是我最大的讓步。再說了

我也不是被這座大山養大的,養大我的山可是幻想鄉的無華嶺啊......」


握緊手中的髮卡,流金色的眼眸滿是悲傷。



「我永遠都忘不了,在那個雨天,媽媽臉上絕望的表情和那些族人口口聲聲高喊著白子該死的嘴臉。」白羽黑紋的羽翼在空中輕顫,可以看出它們的主人是在極力忍耐著這個間接奪走她母親生命的地方。


閻葉深呼吸了一口氣,緩緩說道。



「因此,我絕不把媽媽的遺骨送回這裡,縱使她人傻天真又很笨,愛上了不該愛的人類又有了我這件事情打從一開始就不對!!!!但是...但是......」但是那個溫柔的人,始終,是她的母親。


小天狗回來了,跟在她身後的卻不是該是和她有血緣關係的舅舅,也就是這裡的道場長 - 二郎彥,也不是她在血緣關係上的外公 - 這裡的僧正坊,而是......


當年那個下令攻擊媽媽,招來天雷要讓雷打死媽媽的那個男人,那個罪魁禍首 -護衛長彌切丸。



閻葉不得不緊咬牙關,才能克制自己將罵出口的話語,在她的身邊似乎有甚麼因她的情緒而飄動且躁動著。



「藍,麻煩妳了,我怕......」我會失控的燒了這個地方........



「......好吧,那就當作是,那一次妳幫了我家橙的謝禮吧~」


閻葉看著門口的男人,壓下心中的怒火,將手中的銀質蝴蝶髮卡交給陪她一起來的藍。


「給妳添麻煩了,藍。」


閻葉漠然的瞪向彌切丸,手中那絲絲黑色閃了閃,可最終,閻葉還是離開了。



銀質的蝴蝶髮卡落入了八云藍的手裡,閻葉冷漠的看了男人一眼後便展翅離去,徒留一句冷漠的話語。



「麻煩妳轉交了,看來我是無法親自交給他們了......」



看著大門因那個男人在看見閻葉並露出個一臉不屑的表情後馬上關上,八云藍不屑的撇撇嘴,然後堂而皇之地透過八云紫借她的隙間符卡進入了道場。


現在是逢魔時刻,也是道場裡的天狗們享用晚餐的時間,彌切丸一臉不是怎麼舒坦的扒拉著碗裡的白飯,那個死丫頭的女兒怎麼會在這裡?

早在13年前不是就該......


嘛,反正那死丫頭的女兒就算現在也不能做甚麼,白子的女兒還是白子,只是天狗裡最弱最累贅的一份子,看著礙眼。

如此想著的彌切丸心情輕快起來,愉快的夾菜配飯。





然而在這氣氛還可以的晚餐時刻,不速之客八云藍,登場。



「哎呀呀,看來各位正在享受晚餐呢......」



從隙間裡走出,嚇傻了一票年輕天狗的藍呵呵笑著,而眾天狗們心裡直有一個念頭 - 女人,闖入了他們的居住地。



「嘛,別緊張,我只是來還閻葉幫了我家孩子的人情而已。」


閻葉?  坐在一旁的道場長二郎彥皺起劍眉,他確定他聽過這個名字,但是不該是念Yatsuha,應該是......


但尚未等二郎彥想起有關閻葉名字的問題,八云藍便走過來,將那銀質髮卡交給坐在主位的老僧正坊 - 閻葉的外公。


老僧正坊看見那只髮卡,瞪大了眼。


那是他的小女兒 - 安玥的髮卡。



「安玥的髮飾怎麼在妳的手上?她人呢?!!!!」


「她過世了,她的女兒把這個送過來而已。」



藍言簡意賅地說著,面無表情地說著這對於等待女兒回家的老人這個殘酷的事實。


「這是她的遺願,但是她的女兒不得其門而入,只好讓我還了這順水人情,13多年前,閻葉的母親安玥帶著年幼的她前來求助,

卻被當在門外,慘遭重傷,間接導致她救治不及,過世了。」



真是的,這樣的黑臉她真不想擔任啊。


藍的心底抱怨著,然而坐在她左手邊的位子上的二郎彥拍桌而起,指著藍怒吼,看來似乎是無法接受吧。


「妳說我妹妹過世了,那她的遺骨呢?她是愛宕山養大的孩子,那怕她真的過世了,她的遺骨也該......」


「由她的女兒迎接回鄉,閻葉說了,不會讓傷害她的母親的"親人"在她死後繼續褻瀆她的遺骨,所以她們回家了......」


藍從隙間裡拿出一面鏡子,這是從霖之助的香霖堂掏來的,鏡子裡正映照著飛翔在天空中的閻葉。


「13年前年幼的女孩為了保護母親不惜背上不詳存在的罵名,在13年後依循著母親的遺願完成約定,現在,她將帶著母親前

往眾神所眷顧的,受妖怪們喜愛的樂園,在那裡,可是有著一整座大山在等待她的歸鄉。」


在愛宕山中,不乏遍布著魔物,但閻葉卻也只是朝東方盡頭的方向飛去,身上泛起絲絲黑色的暴雷,當她飛過那魔物身邊時,

魔物在黑色暴雷中化作點點的粉塵。



那是,安玥的女兒,他的外孫女???


「13多年前,安玥夫人被人在這座道場門外重擊,更有人招喚天雷打算劈死她,閻葉為了保護母親,因此奮不顧身地為安玥夫人

擋下雷擊,因禍得福,有了比鋼鐵還要堅強的靈魂......」


藍踏入隙間,笑笑地對還呆坐在位置上的天狗們如此說道。眼神有些懷念的說著。


好像看見了5歲時的幼小閻葉。


「現在的她,可是幻想鄉的【命渡雷火的白羽烏鴉】啊......」



且不論在愛宕山的後續事件為何,閻葉在飛過愛宕山頭,降落在一處小河邊休息喝水時,隱約聽見了孩童淒厲的哭聲。


「搞甚麼?」


閻葉用手背抹去水漬,才想往哭聲來源走去查看時,在小河的對岸矮樹叢裡,沙沙沙的,一隻狐狸歪歪斜斜的摔了出來。


一隻,有著奇怪臉譜的狐狸。


「神使?不......這應該是野良神......」


那隻小狐狸抬起頭看見閻葉,又是歪歪斜斜地朝她走去,朝她喊著。



「這位小姐,救命啊......」


「......?」



當閻葉懷裡抱著重傷的狐狸,降落在孩童哭聲的來源時,映入她眼中的,是如此的畫面。


一個令她手中直直竄起黑色暴雷,想直接違背一職教養著她的博麗巫女所教她的,不去傷害人類的規矩。



一個帶著面紗的女人拽著一個身受重傷的粉髮男子往燒的旺盛的火爐走去,閻葉知道,那個男人是附喪神,是和她一樣同為是妖怪的存在。


在閻葉衝上前之前,一名同樣受傷不輕的藍髮的孩童衝上前,咬了那女人的手一口,女人吃痛的將粉髮男子甩開,反手扣住了男孩的脖子,只見他無力的瞪著腿,想要掙脫。



「死小孩,既然你這麼想代替你哥,你就代替他被刀解吧!!!!!!」



在破舊的鍛刀房,藍髮的孩童為了保護自己的兄長,被硬生生地塞進鍛刀爐裡,聲嘶力竭地哭喊著。


那女人為求保障,還將爐門給卡死。



「宗三兄長不要過來啊啊啊啊!!!!!!!」


「小夜!!!!!!!」


宗三眼睜睜看著小夜在爐子裡哭喊著,拚著最後的力氣試圖砸開卡死的爐門。然後......





「給我讓開!!!!!!!」



一抹,比江雪兄長頭髮顏色略淺的人影衝上前,徒手砸爆了爐門。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