鳶陽

*此篇為大典太光世x黑之氏族族人 . 花散里

*K世界角色觸及注意

*女主高冷注意

*典叔疑似被爺爺珠珠出餿主意注意

*蘿莉女審(不等於女主)注意

*此為花吐症加強版 - 花蝕症



這是她從未有過的絕糟體驗。


這是甚麼時候開始的?是她開始咳出花瓣開始還是她意外中了那個詭異的權外者的攻擊後?


又抑或是在來到這裡時。


花散里看著頭頂的夜空,身體逐漸消失的感覺,無法報仇的感覺,還有對那個傢伙的......


腦海裡閃過一個沉穩卻帶了些憂鬱的笑靨,花散里難受的將頭用力地靠在身後的牆上。


而她的四肢,正如她的花名一般,漸漸的化作朵朵的鳶尾花,散落一地。



琉璃是作為黑之氏族及眾多的超能力者中,為數不多的療癒系超能力者,而她最大的悲劇就是她無法治療自己殘疾的雙腿,盡管可以站起,可以走動

,但在長時間下會對她造成很嚴重的傷害,所以一直以來都是自己的媽媽或是千羽樓的眾多兄弟姊妹幫忙她推輪椅的,其中又以氏族幹部之一的花散里以及森鳥

在幫忙的,但是似乎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看見花散里姊姊了。


似乎在接下管理這個地方,成為所謂的【審神者】後,花散里姊姊就一直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


她去哪裡了呢?



琉璃此刻的想法也恰好是大典太光世的想法,他已經有兩個星期沒有見到見到那個冷冽的倩影了,聽雨果(森鳥的哥哥)說了,最近可能會和綠之氏族起衝突,

作為主戰力之一的花散里得必須去幫忙,但是這也太久了吧?



漫不經心的他意外地撒了前田一臉的水,等他回神時,一期一陣正怒目看向他。


「大典太殿下!!!!!!」


「?!!!啊啊!!!!!對不起!!!!!」



大典太連忙關起水,手忙腳亂地給前田擦拭著一身濕的水漬,無奈前田已經整身溼答答,大典太只好去找找乾淨的浴巾給前田披著。


前田其實並不在意被噴得一身濕,但他有些擔心失常的大典太就是了。


如此想著的他跟著自家兄長回了粟田口的部屋更換衣服。



大典太發現原本晾在庭院裡的浴巾和毛巾全因鶴丸和太鼓鐘殿(千羽樓氏族之一,和太鼓鐘貞宗有區別。)的惡作劇而在被扔進洗衣機裡重洗一次,

因此不得不前去倉庫尋找備用的浴巾。


他在那裡發現了花散里。


而且情況不樂觀。

「花散里小姐?!!!」


「誰?」


花散里吃力地抬起頭,她的左眼現下是看不見的,那邊的位置是一朵白色鳶尾花遮擋著。


花三里的四肢已經化作了不同色彩的鳶尾花,藍色、白色、桃紅色、粉色。右眼是唯一能夠視物的眼睛,鳶尾花環繞著她綻放。

而花是以她為養分而生長的。



「花散里小姐,妳這是.....」


「不管你是誰,不要通知小姐。」


花散里用唯一的一隻眼睛渴求的看著大典太,她沒有辦法移動,她已經感知不到她的四肢了,她的視力和聽力也在漸漸地失去,胸悶一咳,又是許多的

鳶尾花瓣。



都到了這時候還是在意著主上,妳的腦子里都裝些甚麼?!!!


大典太馬上衝出倉庫,通知了琉璃,失蹤了多日的花散里被人在倉庫找到了。


根據琉璃的判斷,這是比花吐病更強的花蝕症。


什麼是花蝕症?就是妳不只會吐花咳花,妳整個人都會變成花。


花散里的四肢已經是鳶尾花了,不同的四種顏色,桃紅、粉紅、白、藍,似乎在表示什麼的。


花散里被安置在原本的倉庫,整件事上報給百里蓉,估計沒多久那個腦子犯缺的權外者會被百里蓉給一刀捅死。


以花散里的花化速度,不出3天她就會完完全全的成為了一堆散落的鳶尾花。


這是在和時間賽跑,如果她沒能在三天內恢復,她會死。


留在本丸的僅剩琉璃和森鳥,其餘的人外出尋找那名權外者。


花散里強烈的要求所有人,所有的刀劍男子遠離倉庫,因為花蝕症會傳染,同她一起中招的還有赤組的八田美咲。


有人默默的握緊拳頭,身體微微顫抖。



自己的生命在一瞬間剩下3天是什麼感覺?


花散里會告訴你,糟透了。


這是花散里獨自待在倉庫的第2天,隔天就是第三天,她身上也只剩下頭和身軀還沒化成花,左眼已經看不見了,取代左眼的,是一朵白色的鳶尾花。


是夜,花散里的倉庫在近午夜時,迎來了一個高大卻鬼鬼祟祟的身影。


是抱著自己本體的大典太,他偷偷潛入了花散里所在的倉庫,已經有不少的鳶尾花開始枯萎,花散里吃力的看著這個潛進來的傢伙,憤怒卻語氣虛弱的呵斥著。


"離開……"


大典太看著這名曾幫他和大家脫離惡劣的權外者所冒充的時空政府魔爪的少女,心底滿是難過,作為被德川家康所藏的刀,他在被鍛造出來到今天的這漫長時間,唯一揮動他的,只有眼前這個執著於復仇的少女。


她是唯一一個,讓他體會到作為一把刀的價值的人。

說他喜歡她嗎?他不清楚,但是看到花散里如此,他是憤怒,也很難過。


那是種酸澀到會想掉淚的心情。


"我的刀,因為靈力太過強烈而曾使天空的飛鳥墜落,放在病患身邊,可以驅逐病魔,使人一夜康復,所以……"讓我待在妳的身邊。


"……離開。"花散里還是那句離開,她才不會相信這種幾乎是騙小孩的話,被那群惡人騙過那麼多次,她是不會再相信男人所說的話。


她……不信,不想信,不敢信。


她不該有其他的念頭,在為那位養育她,照顧她,對她伸出援手的溫暖的鈴木奶奶報仇之前,她就該只有報仇的心,其他的情感,該被抹殺的!!!!


大典太將本體放在她的身上,權外者的力量幾乎是馬上見效,大典太身上也開始開花。


那是一朵朵的向日葵。


"我陪妳。"


花散里愣愣的看著大典太,僅存的右眼中滿是不解。


又痛又熱,好像有什麼從她僅存的右眼冒出來,像鈴木奶奶過世時一樣的,對她來說是十分陌生的感情。


"咳咳,咳咳咳咳……"一口氣上來,花散里咳出一大堆的粉色和白色的鳶尾花瓣,她難受的激烈咳嗽著,大典太讓花散里靠在自己身上,伸手幫她拍背順順氣。


"我不怕死掉,但是我怕我看不到報應。"


到了這時候,花散里還是執著在報仇上,大典太只是摟著她,靜靜的聽她說。


"哪怕要死,我也要拖著那對可惡的母女一起死,所以在報仇之前,我不可以有其他的念想,我要專心,我該專心一意在報仇上面的,可是……"


想起之前那一位權外者的調笑諷刺,她身上開出的花代表她現在的心。


白色是不安。

藍色是悲傷。

桃紅是愛戀。

粉色是愛慕。


她,在不安,為了無法復仇而不安。

她,在悲傷,為鈴木奶奶的死,她始終明白。


可她在愛慕,在愛戀,她喜歡上誰了?這樣的情感該被抹殺的。


該嗎?


她,喜歡上眼前的這個就實際年齡都和她有5個世紀的非人嗎?


不明白,不想去了解。


但是這份溫暖的感覺,會像在千羽樓一樣,讓她沉淪期中的。


"我陪妳,妳…偶爾也可以依靠別人,這樣就好。"笨拙的話語讓花散里難受的落淚,大典太慌亂的為她擦淚,僅存的右眼流淚流更兇了。



這是個很好坦然面對心情的夜晚。



琉璃聽著自家的王在終端的另一頭所傳來的話語,無奈的笑笑。


在千羽樓的黑之氏族背後都有不堪且悲傷的過去,每個人在那個地方,總會逼自己長大。


但是,她們也該休息的。



隔天,花散里的異狀好了,好像只是一場可怕的噩夢一樣。


鶴丸開了大典太的玩笑,說大典太殿的靈力連權外者的超能力都能驅散。


雖然在被隨後傳來的權外者被黑之王一刀幹翻在地上並爆打一頓強行解除能力的消息給打臉啪啪響就是了。


但是花散里和大典太都心知肚明。


在那名權外者被捕獲前,他們就恢復正常的。


似乎有什麼在改變的。


花散里輕輕的握著身旁的那雙溫暖大手的手指,然後輕輕放開。


大典太似乎有些不滿意,但來日方長,他可以慢慢來的。


一點一點的融進她的生活,一如他對她說過的。


"我陪妳,這樣就好。"


"……嗯,這樣就好。"



琉璃看著花散里和大典太的互動,小小的身軀靠在邊廊的柱子上,腿上是五虎退的小老虎們,五虎退從屋里拿了保暖用的薄毯披在她身上,手中的終端傳來了母親叨叨絮絮的關懷話語和王的任務後續報告。


是說……


"花蝕症不是該開玫瑰花的嗎?怎麼花散里姐姐和大典太先生的花都不是呢?"


"那是因為心境上的不同吧,會開出什麼花,就和那種花的花語差不多。"


鳶尾花是奉獻上一切的愛,而向日葵又名太陽花,花語是沉默的愛。


"那我會開出什麼樣的花呢?"


"……誰知道,也許是蝴蝶蘭也不一定,然後被老虎叼走吧,被越前之虎~"


難得的被開玩笑,琉璃紅著臉將臉埋進小老虎裡,突如起來的反常嚇到五虎退,惹得眾人大笑。


這樣的好時光若能一直持續下去也不錯。


這是,始終知情的森鳥和數珠丸在一旁悠閒喝茶,多日以來的結論。


又是個風平浪靜的好日子呢…。



---------日後,小劇場--------


爺爺:話說那天夜裡,大典太殿沒有趁機對花散里小姐告白嗎?


大典太:(臉炸紅)……沒有……。


爺爺:真可惜,通常趁那時候告白成功的機率是百分之百呢~哈哈哈哈哈~


大典太:……真的?


珠珠:是真的,根據這本雜誌上的說法,似乎可行性很高。


大典太:(心動)


花散里和森鳥黑著臉,一個劈了雜誌一個操縱傀儡追著三位天下五劍上竄下跳,也不怕閃到腰的亂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