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差天堂 - 透明的鋼鐵之心: 22

第二十二章 - 感謝、秘密的壞話、無法傳達的戲言、請不要忘記


我們會在見面的,我的預感從來都不會出錯的 —透

是時候讓我們好好談談了,郁也。—刈野


時間倒數10分鐘不到,阿透只剩下上半身的右手右臉,看上去怪可怕的。而打開的錶面裡赫然是響本夜的照片,不見黑桃女王的蹤影。


都到了這個時候了,還來得及嗎?

不,這是必定來不及的吧?



透在心中嗤笑了聲,但是卻沒有任何的不快。

這十年下來,這樣也是夠了,很是足夠了。她沒有任何的不滿,只是還是有些事情她必須完成的。


所以她拿出了放在她所躲藏的桌子下的照片,亮出來給梓看。

那是他的裸照。


「這算是,我的感謝吧?你值得更好的不是嗎?」透笑笑的將照片放在桌上,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是她最後該處理的事。


「阿透?!!!!妳是什麼時候找到這些照片的?」


「嘛,我總會出現無聊的時候不是嗎?,看你們翻那個錶翻到現在就差沒拆了它,我有些意外你們怎麼沒有直接燒了它,雖然說黑桃女王才是重點。」


有時候事情就是會這樣發生,梓剛想發作炸毛問阿透為什麼不早說叫他們燒了懷錶了事的同時,未知子在一怒暴走的情況下把錶面整個拆下發現了黑桃女王。


有誰會想到黑桃女王會和照片在一起?而且是被黏在一起,護貝成一張保養得當的相片?

相信如果不是未知子長年擔任法醫,在細節的觀察上比常人,甚至是自家那個在當檢察官的大哥來的還要敏銳,不然就響本龍子藏的這樣隱密,幾乎是隱密到一種變態的地步,恐怕他們真的會真正的失去阿透。


所以,事情也該結束了吧?東西找到了也把東西燒一燒,阿透回家了以後就是happy ending ever after 不是嗎?


如果真是這樣,童話故事人人都可以是主角,所謂的悲劇收場又算得了什麼?

事情真有這麼簡單,人性有這麼美好,莎翁也不會寫出四大悲劇了。


因此,當未知子和眾人大鬆一口氣,把撲克牌燒掉時,阿透並沒有變回來,反而消失的更加快速,連身為施咒者的響本龍子也嚇了一大跳。


怎麼會這樣?!


「……好像,也不是什麼壞事呢……」阿透感嘆的笑笑,梓不敢置信的看著逐漸消失的透,伸出雙手緊緊的捉住還僅存的右手,好像這樣她就可以留下來似的。


哪裡出了差錯?


「騙人的吧!一般來說不是詛咒被破解,然後反咒回施術者身上嗎?開什麼玩笑!!!!!」梓驚悚的看著在快速消失的阿透,一點一點的,他手中略帶冰涼的手指也漸漸失去觸感。


「唔,真要我說的話,只能說這真是個惡劣至極的遊戲呢……」牛頭不對馬嘴的話語,阿透若有所思的望向窗外,然後像是領悟什麼的笑了。


那是一個毫無負擔的,十分爽朗的笑,而且是梓和刈野所從未看過,但是對於未知子和羽司是十分熟悉的笑。


那是十年前的阿透的笑臉。


「我們,會在見面的,我的預感從來都不會出錯,所以啦,這場遊戲也算是終結了。」藍色的火苗燃起,來自於已經停擺的懷錶,火苗一路竄燒上放在桌上的照片,而阿透只剩下她的右眼,未知子和羽司驚駭的看著無法挽回的結果,只能無助的看著阿透消失。


最終,阿透還是消失了,但是卻留下一句令人匪夷所思的話。


「天台上也許會有有趣的東西也說不定。」


當眾人沉浸在悲傷的情緒中,未知子差點直接暴走打算對響本龍子直接開揍,最好是直接打死算她的的時候,技藝教學大樓的頂樓上燃起了熊熊的藍色烈火,而且有越燒越大的傾向。


梓想起了和阿透的第一次的正式見面就是在天台上。想到這一點的梓衝出會議室往天台的方向飛奔而去。


快動起來啊!快跑起來啊!為什麼跑的這麼慢?這些日子被那個女魔頭叫去東奔西走,晚上還被某個死沙文豬翻來覆去的吃乾抹淨難道體力沒見長嗎?


梓疾速的衝向技藝教學大樓,一干人,尤其是刈野擔心他受到重度刺激而做傻事也跟在他的身後,然而在梓衝向大樓天台並且打開門時,都有了想罵娘的心情。


這遊戲要玩人也不是這麼玩的啊!


那熊熊大火中,有個人影。初步研判,是女性。

當那璀璨的藍色火光熄滅時,出現了一個穿著高中制服的女子,研判大約27~28歲之間,淺灰色的長髮及腰,像貓兒一樣的捲縮在地上。


那是,十年後的,現在的阿透。


她的雙眼緊閉,縮著身子,呼吸均勻的沉睡著。好像光是呼吸就十分費力似的,身子的起伏不大,就像那一天在大門羽司家一樣,下一秒就會進入永眠,一睡不醒。


「阿透?」


梓一步步的走向前,羽司和未知子以及冬雲先生隨即跟在後頭,一群湊熱鬧的也跟在後頭看。


「呼……呼……」輕微的呼吸聲傳來,捲縮在地上的女子眼眸微睜,半瞇著眼,口中呢喃著一句話後又沉沉睡去。


冬雲先生心情激動的將阿透抱起。


直到冬雲先生做出這個動作,眾人才意識到:透這回是真的回來了。


格差天堂的遊戲,到此結束了。



                     ====3天後====


刈野不耐的坐在位置上,煩躁的神情全然的寫在臉上。各位安安如果詢問原因,那麼他會歸咎在那個當起了鴕鳥的,叫梓郁也的傲嬌笨蛋。問了日下部鐘他的去向,也是沒個下落。


在天台的事件落幕後,儘管阿透尚未清醒,但是冬雲先生還是將眾人請去石倉組裡坐坐。


尤其是梓,因為某些原因,冬雲先生認識他的母親,因此把他找了過去。被找過去的結果就是人又不見了!


WTF?!!!!!


『噹…噹…噹…噹』


上課的鐘聲響起,導師進入了教室,和平時一樣,但又有些不同。


自從學校的老師們縱容格差遊戲的存在一事曝光後,雖說是少數,但是那些憤怒的家長打算對學校提告,尤其是先前一個跳樓自殺的孩子(還記得在前面幾章提到的那個被反鎖在廁所的倒霉鬼嗎?)


老師們忙的焦頭爛額,但是到底日子還是要過的。維持著現在的氣氛那就好。


當班導走上講台,便是面有難色的公佈了一件事情。而這件事情讓刈野臉色黑成鍋底。


梓.郁也轉學了。強制轉學。


轉去哪所學校,老師表示並不清楚,只知道他和他的母親被一個友人給接走了,連帶轉學的還有刈野的哥哥—巽.耀一郎。


刈野當天馬上以身體不適為由,提早離校。



「這是最後一箱了呢!沒想到郁也居然是被冬雲大哥叫去幫忙,我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梓媽媽隨手揮去額頭上的汗,一想到三天前失蹤了將近十幾天的兒子被石倉組的人給帶回家,差點沒把她活活嚇死。所幸佐和冬雲即時出面說明,不然梓媽媽可能會兩眼翻白直接昏過去。


原來她的郁也找到了冬雲大哥失蹤已久的女兒啦!真不愧是她的兒子!!!!!!


接過母親手裡最後的箱子並放上搬家卡車,梓無奈的向母親笑笑。


嘛,雖然說謊騙媽媽很不應該,但是就衝著可以讓媽媽脫離陪酒賣笑的日子,這種小事就給他忽略不計吧!再說了,冬雲先生給的條件很棒!!!


他的媽媽不用再給人陪酒賣笑,但是要幫冬雲先生照顧還在昏睡的阿透。換句話說,就是擔任阿透家的管家兼看護。而且薪水優渥。


唯一的條件就是他們家要搬去熊本縣。主要目的是讓阿透在那邊休養到清醒過來,甚至是未來的一切日常生活。

石倉組在那邊靠近阿蘇神社的地方有個老房子,冬雲先生用優惠的價格折合薪水租給梓他們,讓他們在那裡安家。


未來的日子會越過越好可不是嗎?



『大嫌い 嫌い 嫌いな僕が 張り裂けて ルンパッパ ,届かない 戯れ言 内緒の悪口 ありがとう 』


手機鈴聲響起,以為是冬雲先生打來的梓想也沒想的直接接起,但是從另一頭傳來的,帶著磁性的嗓音讓他差點嚇掉手機。



『是時候讓我們好好談談了,郁也』



===================================

阿莫碎碎念:

抱歉,拖了這麼長一段時間才上傳文章,阿莫在星期二的時候出車禍和一台機車擦撞,受了點傷。

方向燈一定要打啊!各位小夥伴,和阿莫擦撞的那位小姐因為方向燈壞掉,但是沒有用手比方向就熊熊轉彎,然後我們撞上了。


同樣的,阿莫星期三才把送修的平板領回家,然後重新整理文檔,養傷,考慮文章的走向和畫稿子,花了不少時間,蜜蜜想要的甜文晚點送上,但是在這之前我要將機車送去檢查,因為剛剛出門一趟發現油門卡死,夭壽啊……


晚上,因為蜜蜜要的甜文,《永不落幕的馬戲團》初章為各位甜甜送上,阿莫就先不打試閱了。

那麼我們晚點見啦!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