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差天堂 - 透明的鋼鐵之心:21

第二十一章 - 一個人時無法笑出來的道理、討厭的自我膨脹破裂runpapa


你沒有經歷過,那種同時被遺忘和惦記了10年,自己卻渾然不知,只能安慰自己還存在在這個世界上的渾渾噩噩過日子的感受,不是因為你還年輕,而是因為你是幸運的 —透


如果,有一天我也像妳一樣消失了,真的會有人為我的消失傷心難過,甚至是哭泣嗎? —巽




時間漸漸的逼近倒數,一群人在焦頭爛額的研究如何把那個見鬼的懷錶打開時,巽在為剛剛阿透的那一番話思考著。


她說的不無道理,十年確實可以改變很多事,只是他有那個機會嗎?



「小子,在想什麼?」阿透吊兒郎當的拍拍他的肩膀,巽一整個黑線滿頭。


小姐啊!妳如果變不回來那就只剩下不到一個小時就要和大家再見掰掰了,妳還有心情這樣跑來和他聊天??妳的腦子是什麼結構的怎麼這麼奇葩啊啊啊啊?!!!!←這是思路準備邁向崩潰之路的巽。


「不…沒什麼……倒是妳,妳不擔心變不回來嗎?」


那雙帶著笑意的紅金色眼眸愣了一下,然後笑意更濃了。


「有差別嗎?變得回來也不過是我總算被老天爺放過,變不回來也不代表我就是死掉的,只是用這個被我生活了十年的生活方式繼續生存下去,不管是哪一種方式,對我來說都是一種解脫,雖然我還是存了那麼一點希望是前者會被實現的私心就是了。」


看著梓抓狂的,氣急敗壞的打算拆了那個很明顯是鎖死的懷錶,透無奈的笑笑。



「妳的心態倒是挺自然的,不在乎妳的父親會怎麼想嗎?」巽訝異的看著眼前就外表而言比他年紀還要小的女孩,雖然就他所知,她快28歲了。


「在乎?這種事情我其實很茫然,我對他並沒有任何的記憶,或者說我的記憶只剩下在我被打傷後變成透明人的記憶,在那之前的記憶全變成像是被塗的糊糊的紙張一樣,有等於沒有。」


透的眼神有些茫然,眼底閃過一絲無奈和霧氣。


「但是,那種被記得的感覺,真的,真的很幸福呢……對於像我這種連自己都忘記的笨蛋來說……」


「是嗎?」


巽若有所思的低頭望著地板,兩人之間陷入沉默,但也沒多久,巽便抬頭對上阿透的眼睛,像是一個徬徨無助的,迷路的幼兒一樣,期盼有人可以帶他回家似的。


「我很羨慕妳,有一個肯為妳著想的爸爸……」巽抿抿嘴,用幾乎可以稱得上是嫉妒和憤恨的眼神看著刈野,轉頭對上阿透是羨慕的眼神。殊不知仙崎在這個時候來到他的身旁,聽到他們之間的對話。


『別衝動,聽他把話說完。』阿透給了仙崎一個這樣的眼神,讓仙崎原本想脫口而出的話吞回嘴裡。


「我是個私生子,有父有母,但是我情願是單親家庭的孩子,至少我還可以幻想自己的父親不會是那種會拿自己的親兒子來當作是為自己最寵愛的孩子為鋪路石的混球,也許會是個普通的上班族,也許是尋常百姓,但絕對不會是這樣……


妳的爸爸是黑道我看得出來,而且他很愛妳,十年來一直一直在找妳,老實說,我覺得妳比我幸運多了,因為至少妳的爸爸是真心為妳著想,而我的爸爸只會透過威脅和交易條件來和我做所謂的『溝通』。而我媽從未想過我夾在她和爸爸之間會有多麼為難。


我不是說媽媽她不好,她是個溫柔的人,但也很天真,也許到現在她還在期許我那個不負責任的父親會和元配離婚娶她進門……


我有弟弟,但我不知道我這樣真的是在當一個為弟弟著想的哥哥還是只是在當為刈野滉平的輝煌未來的一塊比較大的鋪路石,所以保持這種根本就是放棄自我的心情,還有消極反抗和想做幾件出格的大事的心態,我選擇和仙崎交往,可是和仙崎發展成這種關係,我不知道我們之間到底是情侶還是所謂的炮友,也許時間一久他就會膩了我的身體,而且在看到妳之後,我就想……」


他的眼眶泛紅,厭惡的看著自己,再度低頭,肩膀顫抖不停,聲音哽咽的冒出了句話。


「如果,有一天我也像妳一樣消失了,真的會有人為我的消失而感到傷心難過,甚至是哭泣嗎?」



透若有所思的看著巽,良久,才慢慢的說出她的回答


「我不知道,因為啊~我並不是你。可是呢如果要我描述這種感覺,我覺得你應該還是比我幸福的,真的!

因為你至少沒有消失啊!」


阿透紅金色的眼眸對上他的淡褐色眼眸,那雙眼睛就像是會穿透一切的一把利劍,直直刺進巽的心裡,留下深刻的印象。


「而且啊,我覺得你的媽媽比我媽媽好多了!你看看,這十年來有哪個婦人透過各種管道來找一個叫佐和羽透的女生的,不是嗎?


那個男人,說是我爸爸的那個男人,也許他還記得我,也或許他記得我十年也很認真的在找我,但是我還是變成一個透明人,連怎麼幫自己都不知道的透明人不是嗎?


你沒有經歷過,那種同時被遺忘和惦記了10年,自己卻渾然不知,只能安慰自己還存在在這個世界上的渾渾噩噩過日子的感受,不是因為你還年輕,而是因為你是幸運的


你,可以把握前往一個不同的未來的機會,你也不必擔心未來是否真的會成為刈野那渾小子兼大豬頭的踏腳石,選擇權是在你的手上而不是你的爸爸的,你現在不就是在走向另外一個未來?」阿透指指仙崎,他的眼神有些擔心的望著巽,巽有些逃避的避開了。


阿透輕輕地將巽推向仙崎,帶著笑意的話語讓巽第一次有了十分輕鬆的感覺,在心理方面上。


「何不認認真真的,為自己的未來大鬧一回?也好過什麼都不做,在未來就此後悔吧?」


這樣的談話似乎只有他們三人知道,悄悄的進行也悄悄地結束,而在他們談話結束的此時,傳來了梓的大叫。


「怎麼會這個樣子?!!!!黑桃女王呢?!!!!」


懷錶被打開了,裡面,是響本夜的照片。


時間,只剩下15分鐘,阿透的存在,只剩下她的上半身和半邊的臉頰。


=========================================

阿莫碎碎念:


久違的更新啊!但是這文到現在還有人在看嗎?我真心好奇。


這篇是阿透當巽的知心大姊姊的篇章,也是嚴重影響了巽未來的一章,如果被刈野爸爸知道了估計會想找阿透算帳也不一定。


阿透是會回歸的,關鍵也是真的藏在懷錶裡阿莫不吭人的!!!!總之,下一章就差不多該讓阿透正式回歸正常人的生活了,以上!


試閱區~~~↓


梓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的指尖,有些茫然的回頭看向阿透。


「那就是屬於你的力量,去感受並且掌握它。沒有哪個人可以奪走,那是只屬於你的力量。」


阿透笑笑,放下手中的紅茶杯子,塗抹上暗紫色唇膏的唇露出一個美好的微笑。


「恭喜你,你有了可以和這個不公平的世界為之對抗的力量。我親愛的小『女巫』」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