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差天堂 - 透明的鋼鐵之心:20

第二十章 -父親


因為妳是我的女兒—冬雲


如果我的父親和妳的父親是同一種人就好了—巽





「別開玩笑了!我們一定會把妳給變回來!!!」



梓怒吼,但是換來阿透的一抹苦笑。


梓看著阿透消失的症狀漸漸緩和,但是自己還是做不了任何有實質上幫助的事。


這樣的感覺是什麼?悔恨?還是憤怒?



啊啊啊啊,阿透的黑桃女王被誰給偷了!兇手到底是誰?



巽看著逐漸消失的透,心底有種莫名的憤怒,那是什麼樣的情感?是在憤怒這個莫名其妙的女人打算憑一己之力打破這個害人不淺的遊戲,還是憤怒著自己失去像她一樣可以不用在乎任何事情,可以瀟灑離開的心?


到底怎麼了?到底失去什麼了?



「未知子,我雖然看不見那孩子,但是……」冬雲的語氣有些不可置信,但是那確實是他的女兒—羽透的聲音。儘管他看不見。


「小透,她在這裡,對吧?」


未知子說不出話,但是她強硬的點點頭。


是啊,阿透她就在這裡的,她在這裡。



「帶我去她身邊,然後其他人如果可以,請讓我和我女兒靜靜。」


眾位客人一聽忙不迭地準備離開,當中的上川夫妻便是同樣的,但是被羽司特意吩咐在外堵人的部下給請去另一間教室等候發落。



『踢達踢達………』


一聲聲的時鐘聲音傳來,未知子感覺自己的口袋裏的東西異常發燙,急忙脫下身上的白大褂把東西抖下來,發現那是她發現上頭有血跡的懷錶。


那懷錶像是會螫人一樣,每當未知子想撿起便會被燙傷,手上都起了好幾個水泡。


但她不想放棄,這是透找到的,而且她堅信這個懷錶一定藏有透的黑桃女王牌的下落。


雖然她打不開懷錶,但是可以砸開啊!只要有任何機會可以把透帶回來,她會去試,會去做。


那種失去了重要存在的情感不要再來一次了!


「這不是我送給小透的18歲生日禮物嗎?怎麼在你這裡?」冬雲先生撿起了懷錶,絲毫不燙手似的左翻右看,看來看去,那懷錶上頭少了一個方方的物品。


一個可以打開錶的物品。


「這個錶上面應該還有一個打火機,袖珍樣式的,安上去才能打開懷錶,打火機呢?」冬雲先生問著未知子,但未知子表示,那懷錶找到時就是那個樣子了。



「是這個吧?」一直沉默著的透從自己的口袋裏掏出一個銀色的打火機,上面還有一個細圓和打結雁金的家徽。


看著憑空出現的打火機,冬雲先生順勢的伸手搭上那打火機,但是除了冰冷的打火機,他感覺不到任何的溫度。也碰不到任何東西。



可是,他的女兒就在這裡,在他的面前。



「剩下一小時左右的時間,我就會消失不見,但是為什麼你們還是要繼續,就算我變回來了,我的生命時間停留在18歲,而我認識的人都前進到28、9歲,失去這10年的時間,足以讓我和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為什麼還要我變回來?」


阿透在害怕。


不同其他人,當過透明人的梓看得見阿透臉上雖說是平淡,但實際上是在逞強的表情。她在害怕自己變回來後和這個世界格格不入,被這個社會拒絕的生活。


「阿透妳在說什麼傻……」梓話尚未說完便被打斷,而打斷他的人正是冬雲先生。


「不為什麼,因為妳是我的女兒。而我是妳的父親,我只想要我的女兒回家,哪怕她忘記了我這個爸爸。」冬雲先生盯著著前方,一字一句地說著。


猶如五雷轟頂,這是也許是阿透第一次哭出來也不一定,不是那種嚎啕大哭,而是那種默然的流淚。


又消失了一些了。


巽看著透,又看看冬雲先生,心底是五味雜陳。


從小,他就被教育成是要為刈野滉平這個人的未來鋪路,有什麼好東西要讓給他,有什麼好的事情輪不到他,沒名沒份的和媽媽住在一塊兒,說來他的名子也算是一個笑點。


巽·耀一郎,耀一,光耀的第一,這是光耀給誰看?


為什麼平平都是父親,他們兩人就會差這麼多?如果今天換做是他出事,和眼前的女生一樣變成透明人,恐怕根本不會有人來找他,反而是自己的母親先被趕出現在住的地方吧?



「如果我的父親和妳的父親,是同一種人就好了…………」細細聲的,無奈的嘆著,也許其他人沒聽見,但是阿透一定有聽見。


因為她是被遊戲怪異化的透明人嘛。


「哪怕用十年的時間交換?哈!原本看你還算聰明的,但這話就說明你還嫩的很。」阿透說這話有著濃濃的鼻音,語氣還是那樣的不著調,可說出來的話卻是狠狠的把巽原本就有些歪斜的未來給撞成另一種方向。


掰不直就撞歪吧!沒準就是歪打正著。


「十年,可以讓一個家庭破碎也可以讓一個家庭破鏡重圓。同理可證,十年可以培養一個人同樣的也可以讓一個人徹底的倒楣甚至是身敗名裂,端看你怎麼用十年的時間。」阿透挑眉,對著梓他們所有人露出一個可以稱上是超賤賊笑的表情。


抹抹眼淚,把打火機塞進眼前自稱是自己“父親”的男人的手裡。


「時間正是倒數一小時,這是最後的一小時,我也不跑了,就等大家來解救我吧!」

熟悉的笑回到阿透臉上,而時間自懷錶傳出的聲音,距離正午12點正是倒數一小時。


「把最後的格差遊戲終結吧!」



=====================================

阿莫碎碎念:


有夠累的,這章字數貌似不肥啊=.=‖!


阿透的生命倒數計時是和十年前她被陷害的那天做上一個連結的,文中一直說是十年,但是要過了正午的時間才是正式的滿十週年,所以阿透還是有救。


這篇故事還有5章完結,而巽和刈野之間的兄弟情份還是會有那麼一咪咪在(因為阿透牽線,但是和刈野家的父子情份就玩完了)


未來的新坑阿莫發現居然和刀劍亂舞的坑名採用的歌詞撞歌了!所以阿莫我和女王小編商量一下後,決定改書名。


所以啦!新坑的書名就叫『來自永不落幕的馬戲團』,名字取自『來自深海的微小哭泣』這首歌(如果阿莫沒記錯,漢化後好像就是叫著名字),和前面提到的『tig hug』那首歌是同一個作曲者,有興趣可以去拜一下谷歌娘和度娘。

還有就是阿莫這一次採用了不只一首歌的歌詞,當中的篇名都是用歌詞來命名的,而『深海的微小哭泣』和『deadline circus—死線馬戲團』便是這一次採用的歌。


最後,以下試閱:


「你真當你可以在這個地方撒野嗎?刈野滉平,這裡是安瑟(answer)公館,來這裡的人都是在找尋答案的。」透沒被遮蓋起來的左眼銳利的瞪著刈野,而刈野笑笑。


輕啜一口紅茶,刈野壓壓驚,眼前的這個女人很不簡單。嗯,如果她真的是人的話。


「我倒是想知道,在沒有alpha的幫助下,梓要怎麼度過就是了呢。」


問句變肯定句,沒有alpha的陪伴下的omega生產一定會有危險,但是……


如果那個omega已經不是人了呢?


「呵,收起你的歪心思,讓你留下是我看在小傢伙們的份上再給你一次機會,要知道,過了公館外頭的十二鳥居,成為這座公館認可的一份子就是我們女巫的家人了,你認為像你這種差勁的alpha,惡劣的人類,我會讓你留下嗎?」


從背後群起的黑霧揪起刈野的領子,往窗外一扔,送客。


而刈野在被扔出去前,他發誓他聽見最讓他火大的話語。



「果然還只是個不成熟硬要裝熟的孩子呢~~~想法都是這樣甜的,想的太甜啦~~~~~」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