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差天堂 - 透明的鋼鐵之心:19

第十九章 -大往生之前


抱歉了…… —透


阿透妳是個不負責任的前輩,想丟下我們嗎?—梓


仙崎和巽追著阿透跑到校友聯誼會的會議室,仙崎總覺得自己今天受到的驚嚇過大,要不然怎麼眼前的阿透有點透明透明的?


阿透現在是真的開始透明化了,先是指尖,然後是她的身體,心臟開始劇烈的跳動著。



啊啊,要快一點了……



現在議室裡可說是非常熱鬧。


藤田雅子和上川和仁看著曉,臉色像是刷上白油漆,很是蒼白。而曉則是和氣的和眾人打招呼。


大門未知子撇撇嘴,她家大哥現在被冬雲叔揪去外面說教,為什麼阿透又不見了等等等等的。




臭阿透是死去哪裡了啦!大家都在找她啊!



未知子不能出去找透,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響本龍子的緣故。她居然把陽一大哥的妻子拖下水,雖然她在一開始看到曉時,她真的嚇了一大跳,但是仔細看就可以分辨出她和小夜學姊之間的分別。


不過是長相相似罷了,更何況這世界上可是有和自己明明沒有血親關係卻和在地球另一邊的人有著相同長相的案例存在,根本不足為奇。


但是如果說是對於做了可以說是殺人這樣的舉動的上川夫妻可就不是這樣了。這就是所謂的夜路走多遇到鬼啊!


姑且先不論上川夫婦看到了曉以及日後的行動為何,我們的主角,梓和刈野呢?


梓和刈野現在正站在外頭,和大門羽司一起被念。尤其是刈野,從家庭教育到學校的同儕關係再到和阿透有關係的『格差遊戲』他通通被冬雲叔叔念了個透透,因為自家在政治上有所涉獵,沒人不知道石倉組的二把手佐和冬雲和石倉家的二爺名號,這下可好,因為格差遊戲,他完完全全觸怒到這位長輩的雷區了。


「刈野家的小子,我不知道你們現在年輕人是怎麼想的,但是這樣的遊戲你們居然敢玩?!!!我不得不懷疑你父親是怎麼教育你的!@##$$@*$&@@^%&#@*%@(以下省略1000字以上)」


「冬雲叔,現下當務之急是找到透,她這十年來的記憶喪失不說,她變得很愛搞失蹤,每每找到她的時候,她又逃跑去做她自己的事……而且造成阿透這樣的那個關鍵物還沒找到!只能夠初步推斷是和響本龍子有關。」


羽司趕緊把罪魁禍首拖出來頂著先,然而這邊刈野依舊被念,那邊的透便穿牆進會議室,裡面的情況超級熱鬧的,不過因為她躲得夠好,未知子並沒有察覺到她已經進到會議室來了。


也該是時候做一個結束了。


阿透清清嗓子,溜到會議室裡的主位並且把麥克風拖下來躲到桌子下,按下擴音鍵,那是全校廣播的按鍵。



『咳咳咳咳,試音試音,這裡是透明人阿透,現在,我要用我剩下最後不到這幾分鐘的時間給全校的笨蛋後生晚輩做個教育。


我算得上是這個學校的肄業生吧,還是說有人領著我的頭像畢業了?我並不清楚,總之,有關在10年前,響本夜自殺的情況和造成的後續發展我覺得需要說一下,反正造成詛咒的媒介物被毀掉只剩一張不知死哪去的黑桃皇后之外。


那天的情況是這樣的,我被一個禮物騙上了技藝教學大樓的天台,那是作為3年紀生的我在莫名其妙的情況下接觸了格差遊戲之後的一個星期所發生的事。


響本夜和我是同年級生,長得很是漂亮,也有很多人追求她,但是一門心思撲在學業上的她面對異性的追求全部回以拒絕,但是正因為這個關係,她莫名的被記恨了,而記恨上她的是和她同班的女孩們。當中,以藤田雅子,我的異父同母的妹妹尤其之最。


雅子和我只差上大約11~12個月的年齡,但是母親是偏寵她的,這是題外話我邊不多說了,想知道的人也許可以去他們的社群網站留言問問~總之,她是格差遊戲的主辦人,也是用一個合理的理由來傷人的人。


她利用了這個遊戲,讓班上的,也許還有校外人士,誰知道?去玷污她,剪掉她美麗的一頭長髮,全身都是被暴力虐待的痕跡,只因為她抽到了鬼牌,象徵著最低微身份的鬼片。


一個人如果懂得算牌,那麼算計一個單純的女孩去拿到那張牌也絕對不是什麼難事。


一個女孩被玷污而懷了孩子,再被栽贓陷害的機會,透過被創造出來的格差遊戲,從百分之十放大成百分之百。


而我在被騙上天台前,我在莫名奇妙的狀態下,被要求抽牌,然而幸運的是,我抽到了象徵身份最高貴的黑桃皇后。


換句話說,我可以對任何人下達任何命令,只要我想。但是那個時候我一整個狀況外,以為只是班上的無聊遊戲。


但這卻是一個斷了小夜生命的遊戲。


小夜在得知自己懷孕的情況下精神已經是瘋瘋癲癲的,她打算向警方報案,容許我吐槽一下,報案有用的話就不需要警察和政客的官商勾結了。


在我被一個禮物—懷錶騙上天台時,她已經在那裡了,而藤田雅子和另外一個男生,叫上川什麼的傢伙在那裡對她行兇。


我只能說,那片灑在我臉上的血,和被他們惡性墮胎下來的孩子直接被甩在我臉上的那顏色還真紅啊,我不能夠做什麼,原因正是因為我被擊倒在地,我的後腦勺破了個大洞,然後……


小夜就不在了,她被丟下樓了,我只能感覺到有人在我手裡塞了像是棍棒之類的東西,有人拿走了懷錶和我的牌,有人清理了我臉上的肉塊,但我還是被扔在天台。


等我清醒時,我發覺我好像忘了好多事,包含自己叫什麼名字,忘了自己有沒有家人,有沒有朋友,我連我該去哪裡都不知道。而更糟糕的是,大家看不見我了。


我死了嗎?我覺得這是否定的,我還看得見自己的影子,我還拿得起物品,而我在我變成了透明人的第2年,我有了朋友,一個倒楣的和我一樣的男孩。


他和我一樣,大家看不到他了……


好吧,因為我的時間實在是很緊急了,所以我就廢話少說了。繼那個男孩子之後這十年下來包含我自己在內,

有將近7個人被變成和我一樣的糟心狀態,原因正是因為有人詛咒了格差遊戲,又或者說,讓這個遊戲意外的有了保護最低位階的人的意識。


第2代的透明人藉機會修理了欺壓他的同儕,第3代的透明人藉此教訓了賣掉自家姊姊的妹妹,第4代透明人們聯手把造成他們如此的老師們惡狠狠的整治一番。


而第五代的透明人,則是唯一一代願意和我聊開的後輩,我知道你們也在聽,我也知道你們復原了,但是遊戲還沒結束。


這真的是最後的任務了,我可以毀掉其他人的媒介,但我毀不了自己的,所以,幫我找到它並且毀掉它吧……


最後,阿梓、阿鐘,對不起,我已經撐不下去了呢……』


藤田雅子在聽見阿透的聲音時,嚇得一個腿軟癱坐在地上,上川和仁更是臉色蒼白難看。


而阿透從桌子下慢慢站了出來,全身都是一塊塊開始擴大的透明斑點,而未知子在看到如此的阿透時,也不顧眾人驚恐的眼光對她怒吼。


「混蛋阿透!!!!!!妳這樣做對得起想要妳變回來的梓他們嗎?」


「……抱歉……」透還是笑得沒心沒肺的,但是那笑,充滿著疲憊。


那是累積十年下來的疲憊。


梓在聽見未知子的怒吼時,衝進會議室便是看到已經消失了大半身體的透。


「混帳阿透!!阿透妳這個不負責任的前輩,是想丟下我們嗎?還什麼最後的任務!妳不在了完成還有什麼屁用!!!!雖然不是死掉,但是這有不同嗎?!!!!」

梓衝上前揪住阿透的衣領,然而她卻用左手推開他,右手捂著嘴,說著哽咽的話語。


阿透的左手手心已經消失了。


「抱歉了,但是這是唯一能夠抵抗的方法。」那聲音在場所有人都聽見了,阿透也說出了她這十年來的疲憊。


「無論是佐和羽透的我,還是透明人阿透的我,我的生命已經失去了最應該存在的十年,那空白的十年,找不回來了…………


我失去了可以前進未來的機會(10年時光)了。」



===================================

阿莫碎碎念:

對不起啊!醬子晚才更新的,阿莫要填志願還要忙模擬考還要忙著幫一期尼炸掉大阪城帶信濃狄迪回家(喂!


阿透的記憶斷層消失了,她想起了那天發生的事,但是卻失去了想起過去人生的機會,但是各位安安放心,阿透頂多消失個30分鐘過過場休息一下,然後咱再來繼續。


下一個系列作品(不協調的擁抱)是闡述關於北投女巫的故事,abo神馬的小包子神馬的最有愛了!


如果有人不清楚北投女巫是啥的請自己找一下這個漫畫,阿莫我個人覺得畫風還好,劇情超棒的,當然,各位小夥伴們見仁見智。


還有這回的的試閱,因為阿莫真的很忙(這星期二、三填志願)所以暫停一次,如果小夥伴們真的想看,請留言給阿莫,或者請蜜蜜(板主)傳私信給阿莫,上課偷傳給阿莫沒問題喔!


那麼這就是這一回的更新啦,下一回冬雲叔叔要和阿透來相見歡,但是阿透卻要徹底消失了,怎麼辦?


到底,阿透的媒介物—黑桃女王在誰的手上?提示,那個懷錶裡藏著的東西。猜對有獎喔!為君量身打造的格差天堂點文一篇,要肉要清水隨你便喔!


那麼各位晚安啦!     2016.5.1~晚上10:47,和作業奮鬥中的阿莫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