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差天堂 - 透明的鋼鐵之心:17

第十七章 - 樂觀、達觀、這種事情無法樂觀看待


這可不是亂來可以形容的,瘋狂的人才會做的事 — 梓


妳還對阿透做了什麼好事?!! — 未知子


四人無法置信的看著彼此,久世還傻不愣登的指著鐘問『老師你看得見鐘了!』


變回來了,可以被看見了,這代表著什麼?

有人解開了加諸在他們兩個倒霉鬼身上的詛咒。

而那個人不用想鐵定是阿透那個混蛋。


梓氣的咬碎一口銀牙,刈野倒是一臉好裡加在的臉,氣的梓一巴掌乎上他的腦袋。


這下可說是糟糕了啊!


原先的老師原本想對梓和鐘兩人訓話提問,但是被未知子阻止。


我們的大門法醫發言:還有重要案情需要這兩隻後生晚輩幫忙,當然啦,本法醫挖出來這一疊資料足夠你們忙很久了,還有藏在一樓轉角那間廣播室的那一筒紙全公開上網路,很精彩嘿~~~


在未知子的半威脅半請託下,刈野和梓這一組人馬被她硬留下來美其名協助調查,實際上就是和她哥一起去找玩失蹤的阿透,而另一組的久世和鐘則是被趕回去班上繼續上課,當煙霧彈。


而現在,她也有正事要辦,那就是剛剛打電話來的主人和阿透留個刈野的盒子。

後者被她暴力破壞,裡面滾出一個懷錶,懷錶是很樸素的款式,裡面有一張照片。


那是響本夜的照片。而懷錶的時間停留在3:03

錶面佔有褐色的色塊,未知子用指甲摳摳,那些色塊化作碎屑掉了下來。


『血跡,這是血跡。』未知子將自己習慣性放在外套裡的小透明夾鏈袋用另一隻乾淨的手掏出,把懷錶放進袋裡。


透留給梓他們的懷錶,是誰的?


”嗡嗡—嗡嗡—”未知子的手機傳來了簡訊聲,查看簡訊,臉一整個刷白。


『我和少主還有少夫人快到妳哪兒了,羽透的情況還好嗎?』


這種阿透失蹤的敏感時刻,未知子可不敢回簡訊,而這個時候響本龍子回來了。臉上帶著有些病態的微笑。


未知子猛地上前揪住她那精緻和服的衣領,一陣怒吼。


「妳還對阿透做了什麼好事?!!!」



在這個時候,教學樓天台……


藍色的火光漸漸消失,而睡飽的阿透爬起身來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塵。看著自己恢復的身體,阿透活動活動筋骨,將一直帶在身上的銀色物件收起。


遠方來了令她感到熟悉的存在。


「阿透有可能在天台的,之前看到她都是在天台看到的。」


「你就這麼確定?」


「多說無益,等等來的人可能可以讓羽透的記憶回覆,但是前提是我們得找到她。」


天台大門之後,那三個她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傳來,在大門打開的時候,梓只有看到阿透的背影。


一個看上去十分自由的背影,在天台外,像是飛翔的鳥兒一樣。


在天台角落,殘存著物品焚燒過的痕跡,還有被燃燒成灰燼的卡牌。


『如果牌的的圖樣和顏色都消失了,那麼就再也沒有變回來的機會了,所以時間真的很趕呢~』


『也許還有其他方式,但是我所能想到的方法只有把遊戲結束。』


梓回想起之前阿透在拖著他和鐘給刈野他們追著跑時,她所說過的話。眉頭深深皺起。


『如果讓我選擇,我會選擇讓你們回家,畢竟,像我這樣的失憶又失去十年時光的人,變回來也沒什麼作用吧?』


這可不是亂來可以形容的,瘋狂的人才會做的事,到底要有多大的覺悟才能放棄讓自己變回正常人的機會?


明明自己沒有拜託那個大白癡啊!


梓看著隨風飄散的灰燼,心底是說不出的涼,阿透把他們送回家,那她自己呢?


「那個混蛋……」梓哽著聲音,轉身拉過刈野,催促著羽司往其他地方尋找繼續逃跑的透。


然而,一場陰謀在有心人士的操弄下,逐漸將看似沒有關連的人們綁在一塊兒。


當一個因過去而死的人再度的出現在眾人面前,會掀起多大的波瀾?


====================================

阿莫碎碎念:


阿莫我盡力了,但是學測成績負我啊!。・゚・(PД`q)・゚・。

求在看樂乎那邊的小夥伴收藏,求看百度那邊的小夥伴虎摸,求看阿莫fc2的小夥伴抱抱。


阿莫現在要申請大學,忙到一整個吐血啊!話說回來,阿莫在文末的提示夠明顯了吧?


還有在前面,羽透的妹妹的名字是雅子,如果前面有不一樣的話,那是翻譯的bug,以後文本會再整理抓蟲過。


以下試閱:


「這個地方,是鐘房。」透手裡抓著三條帶子,而緞布製的帶子上都各綁一個鐘。


「鐘房?」梓看著那高高的鐘塔,語氣透露著好奇。


透將手中的掛鐘甩上了鐘塔,開始敲鐘。鐘聲綿長,十分好聽。


但是,似乎在山下的迷霧更加濃厚了些。


「別看了,這是在這個公館的歷任主人的職責,在這裡的每一任主人都是保護公館的守鐘人。」她自嘲一笑,繼續敲鐘。


梓不明所以的看著她,透嘆了口氣,這年頭還有像這樣的單純孩子還真是難得。


「這是,為了抵禦隨時會化身作為傷人怪物的人類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