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salina . Siren

Nisalina. Serin,原姓氏是Fair,有一個姐姐叫Leann(蕾安),12歲前家庭幸福美滿(←這時候的她還是人類)

12歲後因為父親本身就有的酗酒及酒後暴力問題,因此被原工作的銀行辭退,酗酒行為變本加厲,家中經濟負擔加重,因此Nisa的媽媽在她14歲那年過世,留下她和大她兩歲的姊姊蕾安以及有暴力傾向的父親,還有蕾安的醫藥債務及父親積欠的賭債(←酒後消沉開始染上的

尼薩為了蕾安的醫藥費(←蕾安和她的媽媽一樣有心臟疾病,而尼薩幸運的並沒有遺傳到)和父親積欠已久的酒債賭債,不斷的尋找打工工作,同時也希望可以為蕾安存下一筆可以進行心臟手術的錢,所以不斷的打工(←這孩子如此愛錢的原因),原本這個願望在蕾安的19歲生日,也就是尼薩的17生日後沒多久就會實現,但是那筆給蕾安動手術的錢被她們的父親發現,,一夕之間揮霍殆盡

一切重頭再來,但是尼薩這孩子並不希望再將蕾安留在家中,因為這3年來她們可沒少受她們的父親在發酒瘋時毆打她們的罪,因此尼薩計畫在蕾安19歲前帶她離開,然而這個願望卻是讓她的人生迎來大起大落的轉變

蕾安的心臟無法負荷太過激烈的刺激,因此她鮮少出門,只是在家裡做些貼補家用的家庭代工,說起來蕾安的外貌和她的媽媽很像,不是那種絕美的美女,而是一種很清秀的樣子,但是對於喪妻多年的鰥夫,她和尼薩的父親來說,她就是個可口的美餐,儘管她是他的親生女兒

而尼薩在計畫和蕾安逃離那個家的前三天,她們的父親又發酒瘋,和他認識的一群狐朋狗友,一起將蕾安壓倒在地,強暴了她。


這是尼薩回家時所看見的惡夢

蕾安受到了驚嚇和屈辱讓她的心臟病發作,而她們的父親卻因此為樂,壓在蕾安身上的男人感到有些不對勁,尼薩就算因為打工而體力比一般女孩好,但她始終只是一個未成年的女孩,所以她被三個大男人壓制在地,眼睜睜的看著蕾安心臟病發作。


「藥啊!把藥給蕾安,她有心臟病啊!」尼薩哭喊著,男子伸手去拿藥卻被她們的父親打掉,因為他說。


「那不過是她的小伎倆罷了,繼續繼續!」說完將手伸向蕾安,但蕾安卻不動了

那名男子在蕾安心臟病發作時就酒醒了,尼薩看見蕾安再也不動了,眼淚不斷滑落臉龐,可她哭不出聲來。

這下尼薩的酒鬼老爸也嚇醒了,那些大男人只是在酒後想找些樂子,卻因此鬧出人命,這是他們料想不到的。

曾經當過銀行業務員的尼薩父親這時候腦筋轉了起來,而在他思考的同時,尼薩打算跑去離家不到10分鐘路程的警局報案,她趁那些男人還處於驚嚇狀態時脫逃,奪門而出。


可惜,沒有成功。

就在前院草坪上,尼薩的父親追了出來,手上拿著酒瓶子,往尼薩的腦袋用力一擊,尼薩的後腦頓時血流而出,在一天的忙碌和蕾安的去世打擊之下,尼薩其實剩沒多少體力和力氣,是的,她被擊倒,癱軟在地,失去意識。


在尼薩承受著疼痛和暈眩感的同時,她感受到一股涼涼的風,且夾帶著一股鹽味。


『是…海風…我在海邊?!!』尼薩開始掙扎,但是她還是癱軟無力,接下來的場景讓她瞪大雙眼。


那個男人,她們的父親把蕾安扔下斷崖了!

她的父親轉過頭來打算料理她,卻看到她瞪大雙眼死瞪著他,就饒是個大男人他也會怕,但是一個無法脫逃的小女孩能做什麼呢?

更何況,現在他們所在的地方可是離家有500公尺以上的海岬灣啊!


「我親愛的尼娜,別怪爸爸,是妳的姐姐不好,如果她肯陪我們玩玩,心甘情願一點,她也不會病發了,不是嗎?算然妳是爸爸的乖女兒,但是我想妳也不希望蕾安那死丫頭一個人孤孤單單的吧?」


他拽著她的頭髮,另外三雙手把她的身體抬起,她聽見一個聲音在阻止她父親將對她做出的暴行。


「班尼快住手!我們這樣是不對的!我不知道女孩們是你的女兒!我們甚至還眼睜睜看著那女孩發病!現在你還想殺掉你僅存的女兒?!!!」

「但是這個臭丫頭會報警!!!我警告你今天的事情不許說出去聽到沒有!!!誰說出去我就把誰也扔進了海裡陪她們!!」


瘋了,她的父親瘋了!


「嗚嗚嗚!!!嗚嗚!」尼薩開始奮力掙扎,但是她的手和腳雖然沒被綁起來,但是被扣得死死的,嘴巴被她的父親死死摀住,她只能發出嗚咽的聲響,然後……


凌空的感覺襲來,她只來得及說出她身為人類的最後一句話


「我不會放過你的!!!」

當晚,尼薩被父親和三名同夥拋入大海,不知是不是她的掙扎過於激烈了還是酒精對男人們造成影響,尼薩在落下時並沒有直接掉入海中,而是沿著崖壁落下。


『碰‼‼』第一聲,她掉在崖上突起的岩刺上,一股撕裂性的痛在她的臉上漫開。


『碰‼‼‼‼』第二聲,她的小腿撞在岩壁上,她可以感覺到她膝蓋以下的骨頭斷了,皮肉被砸得皮開肉綻。


『邦‼‼喀咔……』第三聲……她感覺不到她的下半身了……


『噗嘩嘩……』最後一聲,她掉進海裡了………

你變更了聊天室顏色。

而時隔約將近半年的時間後,尼薩的父親出入意料的找到正當的工作,也戒掉了酒癮和賭癮。一般眾人都以為是他的兩個女兒逃家對他造成太大的影響,以及後來發現大女兒蕾安的遺書造成的悲傷所以有所振作,他也去申請了蕾安的醫療保險給付,可惜的是,保險公司以蕾安生死未卜,無法以一張有可能是偽造的遺書來付給法爾先生保險金,除非蕾安確定已經死了,至於為什麼法爾先生會知道?人是他殺的他當然知道!

可是要知道,現在的班尼.法爾在眾人的面前只是一個心力交瘁的可憐父親,他改過向上,但是他的女兒們都看不到了,眾人很是同情他。


可事實證明,夜路走多遇到鬼的道理,永遠是對的。

那一晚的真相只有他們五個人知道,除去一個無法動手的,一共有四個人是兇手,而在這一天晚上,開始有人失蹤了!


先是在玻璃工廠上班的艾略特.迪利林德,在下班後失蹤,牆壁上有『I'm back』的黑水水漬字樣和深深的五指爪痕,以及一地一看就知道有著非常人力道可言的破壞,警方不排除有危險凶獸進入,但是令人好奇的地方是,牆上的黑水字在採樣檢測後是海水,而且初步判定是海岬灣的海水

再來是曾經和法爾先生一起在銀行上班的麥可.卡爾維,一個有情緒問題的男人,他在他的住所失蹤,牆上已久留下了黑水子和滿地的破壞。

『Miss me?Or you miss our money?』

警方認為兇手和綁架了迪利林德先生的人是同一人,不排除仇人尋仇方向

而在警方的苦苦搜尋之下,什麼都沒有,除了一地的貝殼,海草和腐臭的海水,基本上就只剩下散落在地的魚鱗。

說實在的,警察的搜查往往都不會朝出人意料的方向搜尋,所以他們的搜索永遠都是很慢的,這種時候再笨的人都會開始想辦法來保護自己了!


想辦法歸想辦法,這個時候,第三個人繼續失蹤

這下子警方也不得不加快手腳了,第三位失蹤的是鎮上替食品原料行載送貨品的貨車司機,薛爾曼.加頓,失蹤地點是車庫,一個光明正大的地方。同樣的,新鮮的黑水字以及一地的髒亂,但是這回警方還發現一個詭異的現象—水管裡充斥著來自海岬灣的海水。

黑水字同樣的也令人不安。


『Next one?Is you?Or you?』

萊格曼紐.坎特警官這下苦惱的猛抓著自己半禿的腦袋,他多年辦案的經驗來看,這是一個連環殺手的行為,但是在看到屍體前一切都無法定奪,最大的問題就是,這三個人平常在鎮上除了有在一間小酒吧聚聚喝點小酒之外,唯一的共同點就是在半年前和班尼.法爾先生有個小聚會。

據班尼所說的,那只是朋友之間的聚會。

但是,如果他沒記錯時間,那天恰好是班尼女兒們失蹤的那一天,而那天真要說有什麼特別的,好像,那天是滿月吧?

姑且不論和班尼失蹤的女兒們有沒有關係,老實說就算有關,一個有心臟病的瘦弱女孩和一個未滿十八歲的青少女,這組合怎麼看都不可能在這一個禮拜內把三個成年男子打暈帶走吧?!這實在沒有道理啊!

然而,在這個時候,一名鎮上的印第安老婦人前來警局,敲響了他的辦公室

那名老夫人是鎮上小有名氣的靈媒瑪德蓮女士,有著一半的南美洲印地安人血統,平時待人和藹親切,但是今天卻是十分的不安與緊張、嚴肅。


「你最好停止偵查了,否則那孩子會連你們都不放過的!」


坎特警官知道瑪德蓮女士話語的真實性有多高,事實上在鎮上有些無法破的懸案也是在請求她的幫助下才得以偵破。


這種事情,坎特警官和大部分東方國家的人一樣,他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但是這種情況下要他因為一名靈媒的話而去調查其他事情,這實在沒有道理

「夫人,我知道妳的話的精準度,但是現在我們是在談論那3個人的失蹤案,還有妳所謂的孩子是指法爾先生家的女兒們嗎?」


「是的,我很確定那兩個女孩兒已經遇害了,而兇手,我相信你一定猜得到是誰。」瑪德蓮夫人一臉凝重,在不自覺中深深歎了口大氣


「但是我們也沒有證據能夠證明,法爾先生真的是殺害了蕾安及尼薩莉娜.法爾的兇手啊!」

換句話說,就算法爾先生真的是兇手,沒證據就是死無對證。


「說得好!坎特警官!再怎麼說我都不可能殺掉我的親生女兒!瑪德蓮夫人,妳已經詆毀我的人格了!」班尼.法爾在這時大步走進了警長辦公室,一臉沉痛凝重,好像他真的很傷心有人如此說他。

瑪德蓮夫人無法置信的看著眼前的男人,背後竄起一股股寒氣,這不是比喻,而是這整個辦公室的溫度正在下降。


現在是3月中旬,溫度在這個海邊小鎮還是略顯低溫,因此辦公室裡多少都有開暖氣,而現在倒像是開了強度冷氣。

「我不想跟你再說什麼了,法爾。你的女兒發生什麼大事你自己心知肚明!我想你大概不知道你在那時候到底觸犯了什麼可怕的禁忌!也只有像你這樣的蠢貨和畜生,真不敢相信我會這麼說,在女孩兒們消失的時候你也觸犯了這個鎮上的古老禁忌。對不起我不願再幫了,我現在只想離開這裡!希望你有把我的話聽進去警長,否則那孩子會連你們也一起殺掉的!真的是太可怕了!有人如此愚蠢的觸發海岬灣的詛咒……」

瑪德蓮夫人憤怒的碎念著,一步步地快步走出警長辦公室


班尼在瑪德蓮夫人離開後有些擔心,但同樣的,他也因房間突如其來的低溫給嚇到了,連忙問坎特警長空調是不是壞掉了?

「我想也許吧,這老東西有8年的歷史了,也許是時候換掉它了。」
像是自我安慰般,坎特警長對著班尼解釋,也在潛意識中試圖說服自己。

神奇的,氣溫回溫了。但是也留下一聲奇怪的聲音。

『是這樣嗎?』

 

坎特警長背部一涼,轉頭往後看,他的背後是窗戶,而現在是下午,所以街上還是十分明亮的。

但是今天的天氣像是被潑上髒水一樣,暗上幾分,可他發誓他看見對街有個奇怪的人影。

很像是班尼的小女兒—尼薩莉娜
他不敢置信的揉揉眼,下一秒,人影不見。

 

「班尼,我想最近這幾天你還是早點回家休息吧!要知道,那個兇手能在晚上擄走人,未必白天就不行,萬事小心,當然,一有進展我們會通知你的,今天我有點累……」

「……好吧好吧,警長,我期待你的消息。」見坎特是十分的疲憊,班尼也沒再多說甚麼,有些不滿意的離開坎特的辦公室。

而他一走,坎特警長的辦公室再度降下低溫。窗子上甚至是結出冰痕來。

『不要多管閒事!這是最後的警告!』
氣溫突然回升,坎特警長被嚇得僵住的身體霎時癱倒在辦公椅上,他看見了!那個奇怪的黑水字留下的方式。

『你最好停止偵查,否則那孩子連你們也不放過!』

瑪德蓮夫人的話言猶在耳,但是身為一個好警察,坎特警官並不會就此放棄。

只是,現在該如何是好他也不知道了……
下午5點半,在這個臨海小鎮已經開始進入夜幕時分,瑪德蓮夫人才從在教堂擔任修女的好友—艾琳恩家中回來,同樣的,她知道了一個悲傷的事實。

是有多麼的殘忍,才會讓一個人不惜殺掉自己的女兒也要獨活?

在這個小鎮上所流傳著一個詭異的傳說,據說鎮上那個有著黑水的海岬灣裡,在新移民時期時,因為白人的入侵,印第安人為了詛咒奴役他們的白人,將族裡的遭受白人污辱少女獻祭給守護這個海岬灣的海妖,將她們投入海中,期待她們化身新的海妖上岸來復仇。

但實際上,傳說的正確版本,更加精準一點的,在海岬灣確實有海妖寄宿,但是那是他們各過各的生活,而白人的到來讓她們被趕盡殺絕,所謂的印地安人少女獻祭只是一個她們利用詛咒來繁衍出新一代海妖的幌子。

對白人的復仇成功了沒就艾琳恩修女的看法,沒有。但是詛咒被留了下來這是可以肯定的。
瑪德蓮夫人不安的快速走過停車場,找到自己的轎車,但是卻有一雙戴著手套的手,拿著球棍往她的後腦重擊。

 

行兇的人打算拖走她,但被教堂的人發現,沒有得逞,只能急忙離開。
當然,一個黑影也在這時跟上。
夜幕降臨,班尼回到家中,脾氣暴躁的打開冰箱想拿一罐啤酒來喝,但是幾天沒有補給的冰箱早已空空如也。

 

「我操!」
他氣急敗壞的在沙發上坐下,方才他打算想半年前一樣宰了那個老女人,但是卻被人給看到了!

而電話鈴聲在此時響起,是來自坎特警長的電話
他曾經用來在銀行工作的腦子在這種時候反而不靈光了,畢竟在和自己有關係的3個人已經失蹤以及他一時衝動對靈媒動手的情況下,他慌亂了!

他放任電話自己鳴響,一陣子後會轉接到電話答錄機。

 

『哈嘍,哈囉?班尼,這裡是坎特,剛剛我們接獲兩個不幸的消息,瑪德蓮夫人被不明人士襲擊,但是教堂的目擊者並沒有看到兇手的』外貌,而失蹤者出現第四位了!多明尼克.維森在從酒吧請假回家途中被人擄走,我懷疑兇手是同一人,你自己小心一點,等等我會過去你家確保你平安無事,等會兒見………嗶啵啵啵———
電話像是被人粗暴對待一般,發出刺耳的聲響,班尼惱怒的拔掉電話線。
同樣的,他拔掉了自己可能生還的機會。

『I'm back now……DADDY!!!!!!』

牆上開始泛出一個又一個的黑水字,班尼驚恐的逃出家門,慌不擇路的逃進森林小徑,等他回過神後,發現了他竟然在他棄屍他的女兒們的那個懸崖。
「這是怎麼一回事?!我分明是往森林的方向啊!」

他驚恐的往後退,跌坐在地,而一道低沉的女音從他後面發出詭異的笑聲。

 

『Hee Hee Heee,你認為呢?偽善的爸爸~』

 

空氣裡傳來陣陣的海水腥味,班尼脖子上感到一涼,下意識的迫使他往旁邊的空地滾過,但他的脖子還是受傷了。

血順著五指痕跡漸漸滲出,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讓他感到非常害怕。

『砰咚砰咚……』心臟劇烈的跳動,他開始逃跑,但是無論如何他還是會跑回這個斷崖,這令他十分憤怒。

「尼薩莉娜,是妳這個沒死成的賤丫頭嗎!!!出來!!!給老子出來!!!!!」
「班尼,是你嗎?」回應他的是下午才失蹤的多明尼克,他也在這裡。

「多明尼克?!你怎麼在這裡?!」

「我不知道,我被人用球棒還是酒瓶打暈了!醒來我就在這裡了……」
班尼慌亂的心有些平靜下來,太好了,多明尼克也在。

如果多明尼克在這裡,是不是其他人也在?
在鎮定下來後,班尼發現,月亮開始出現,整個海岬灣的地理位置開始明亮起來,他看到多明尼克一臉是血的,雙手還被反綁在身後。

以及被倒掛在樹上的麥可,全身赤裸的,被抓的遍體鱗傷,傷口有些腐敗並處於失去意識的狀態。。
「我的天啊!」多明尼克嚇得跌坐在地,那傷口根本就是野獸的力道才有可能造成的撕裂傷。

『喜歡嗎?他傷害蕾安,把我壓在地上,不讓我救她,他也是強暴蕾安的一份子,他也強暴過自己的女兒。這麼對他,可以說是仁慈了些,也許再來些?』話語方落,麥可的身上馬上多出好幾處爪痕,很深,從某些角度可以看見森森白骨。
「求求妳…放過我…」麥可虛弱的哭喊著,而出手的那黑影似乎不太滿意的咂舌嫌棄。

『真是可憐啊,需要媽咪的安慰嗎?小女孩?』從麥可的方向傳來好幾聲悶哼,但也隨即沒了聲響。

麥可死了嗎?

 

『玩具好像壞掉了呢~~換一個好了~♡』隨即聽見一聲嚴重的“喀啦”聲和麥可的慘叫。

 

她到底想要什麼?!分得這麼這麼他嗎?!!!

 

「求妳了!快住手啊!不要再折磨他了啊!」多明尼克害怕的哭喊著,而班尼這是藉著月光去,清楚的看見那個黑影的真面目。

那是他的小女兒尼薩莉娜,但是也是一個左臉頰、身體遍佈鱗片,手上有著魚鰭,有著金色眼眸的,牙尖嘴利的妖怪。

『他壞掉了,我只好換一個新玩具啦!接下來玩皮納塔好了!』

尼薩莉娜愉悅的從樹叢裡脫出另一個人,那是薛爾曼,他被打的面目全非的,腫了大半個臉。
尼薩莉娜把他用一條童軍繩掉了起來,開始拿出棍子來抽打著他,多明尼克想要向前制止這樣的暴行,但是他發現自己被凍在地上動彈不得。
這是怎麼一回事!!!!

『你可是見證人,怎麼可以逃呢?放心吧,我不會殺你也不會傷害你,我只要你看著這群人渣享受他們帶給蕾安和其他女孩們的痛苦,喔,最多百倍奉還啦!而你!』

那對瘋狂的眼眸看向一雙眼睛賊溜溜的轉,思考著如何脫逃的班尼,那聲音低沉優美的像是低音提琴聲,宣告著班尼.法爾的判決。

『你以為你會沒事嗎?』

『嘻嘻嘻嘻嘻嘻嘻,我還不過癮,反正只是玩玩啊!』

 

尼薩莉娜的隨手一抽將一棵大樹攔腰打斷,而薛爾曼就在離那棵樹不到一公尺的距離。
他嚇暈了,也嚇到失禁了。

『好沒勁兒啊!接下來換你吧!爸~爸~』

 

尼薩莉娜快速的竄到班尼面前,伸手掐住他的喉嚨。將他高高舉起。
大海給她無窮的力量,但是她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
「住手啊!求求妳快住手那是妳的親生父親啊!」多明尼克嘶吼著,而尼薩莉娜也只是淡淡的回他一句。

『我們,我和蕾安不也是他的親生女兒,他可以我就不可以嗎?』

他可以殺了我,好不容易這片大海給了她復仇的力量你卻要我住手,沒有道理的好嗎!
尼薩莉娜聽著遠處傳來警犬的吠叫聲,將手上被掐暈了的男人往樹上用力一甩,她對他露出一個猙獰的笑容。

『還沒完呢~~~』

天亮後,警局的人在森林的另一端發現被半吊在樹上的艾略特,他的主要死因是失血過多,他的下半身被森林裡的野獸吃乾抹淨,而多明尼克和清醒後的班尼聽到這件事,卻是聯想到變成可怕怪物的尼薩莉娜那可怕的利爪和怪力。
而在瑪德蓮夫人清醒後,對班尼.法爾提出蓄意殺人的指控,法官以殺人未遂罪論定,但是在瑪德蓮夫人的一再提起以及多明尼克.維森的自首和轉任污點證人的情況下,被判處一級謀殺罪,罪因是殺害自己的大女兒蕾安.法爾並將之棄屍大海。
除去自首的多明尼克必須服有期徒刑之外,班尼必須服有期徒刑80年不得假釋,其餘還活著的人得在傷勢好轉後送往監獄服刑60年有期徒刑。
事情就這麼落幕了嗎?

「我是認真的警官,我看見尼薩那孩子了!她變得…很詭異,十分的具有攻擊性,我認為你們需要再搜查整個森林……」多明尼克和坎特警長繼續爭論這件事,但是不到5分鐘,他閉嘴了。

因為牆上再度滲出黑水字。

『不要多管閒事!』

班尼憤怒的捶打著監獄房裡的枕頭,這裡的東西獄友聽見他強暴了自己有心臟病的親生女兒,各個都把他拿來當沙包打,而這到底是誰害的?!!是尼薩莉娜那賤貨!!!

如果不是那個死不成的賤丫頭,他哪會在這裡!

『嘻嘻嘻嘻嘻嘻』

令人不寒而慄的笑聲伴隨著冰冷襲向班尼.法爾的牢房,這一晚,他異常的安靜。

靜到連隔壁的獄友都覺得有些過分的安靜了。
而在那之後的隔天清晨,報紙上的頭條是來自監獄的詭異自殺案,班尼.法爾畏罪自殺,將自己溺死在臉盆裡。

但是,在法醫解剖檢驗後,他發現在他的體內全是來自海岬灣附近的岩洞裡才有的,被俗稱黑水的海水。器官全被金子緊緊塞住,死在溺水和缺氧的情況。

同樣的警方也在他房間牆上發現了黑水字。

『Finally over?No it's just a beginning』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