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差天堂 - 透明的鋼鐵之心:16

第十六章 - 最討厭、不能、不知道、一臉快樂地活著


很漂亮的藍色呢……回家吧…… —透

我無法想像羽透她因為一個人的私欲而被人遺忘,忍受十年孤獨 —羽司


藍色的火焰冉冉升起,阿透的手在碰到火焰的同時,像是被寒冰凍結已久的冰塊被融化,消失的手指的色彩漸漸的回覆。


但是,那能夠再撐多久?


可是,阿透卻露出一個滿足的表情,隨手把手中所有的,帶有年份的撲克牌灑入火光中,火光充滿著豔麗的,深淺不一的藍色。


這可是十年來最美的火光呢……雖然不是全部。


看來忘記了太多真的不是什麼好事,那張不見的黑桃皇后去哪兒了呢?

算了,反正那已經不在計畫之中了……


「很漂亮的藍色呢……回家吧……笨蛋後生晚輩……」火光越燒越大,但是卻沒有絲毫熄滅的跡象。

阿透坐在那團大火前,像是在冬日取暖的貓兒一樣,等待大火熄滅的同時,一臉滿足的昏昏欲睡。


這樣,就不會有人繼續受害了……



在教學大樓3樓導師辦公室,未知子一臉火氣旺盛的調閱著資料,她知道在隔沒三間教室的校友聯誼會裡,藤田雅子就那樣一臉快樂的,嘴巴裡說著那樣可笑的話語,將自己塑造成一個善良的『 人  』,而真正善良的那個人卻被如此利用!!!!


『碰‼‼‼‼‼‼‼』未知子翻閱完手中厚厚一沓資料,怒火中燒的將資料摔在辦公桌上,有關透的紀錄全被抹殺乾淨,又或者說被藏起來也說不定。沒看見透的資料,倒是發現不少沒來得及銷毀的資料。


「真不知道這裡的資料全公開出去會造成什麼影響,但是……」她眼神犀利的轉向端坐在會客沙發上的響本龍子。


「我說,透醬會變成那樣,是妳幹的好事吧。」未知子的語氣肯定,而響本龍子氣定神閒的喝著由校友聯誼會提供的茶水,說著不著邊際的話。


「妳說呢?大門法醫?」


她對她露出一個婉約的微笑,讓未知子拳頭癢癢想往她臉上招呼下去。而她口袋中的手機鈴響讓她的理智緊急拉回那麼一咪咪。在她隔壁桌專心調閱天台使用資料的羽司整個人抖三抖。


來電者讓未知子心情好上五個百分點,讓羽司的心情盪到最低點。


在未知子出去接電話的同時,羽司依舊在搜查著學校提供的資料,響本龍子卻在這個時候出聲。


「呵呵,也是。我這麼做,確實是對佐和學姊很不公平……但是如果要讓大家走上幸福的路,我只有想到這個方法,但是,我似乎,做錯了呢……」

她放下手中的杯子,輕輕撫摸著手中的娃娃,那個娃娃有著她過世已久的姐姐—響本夜的八分相像。


羽司靜靜聽著她幾乎算得上是自白的話語,手中的筆越握越緊。


「我似乎打從一開始就做錯了呢。學長。明明小夜是希望我能夠平靜的活下去。但是,我始終是吞不下這口怨氣,所以在十年前懵懂無知的時候去碰觸了禁忌,結果是一半一半,還以為那只是騙小孩的兒戲,但是在佐和學姊身上我看見了—我的祈願成功了,但也失敗了。」


她望向他,嘴裡說著可怕的話語。


「我啊,拿了那個男人留給小夜的東西來下咒,可是我不知道被詛咒的不是到現在一臉快樂的,自以為是的活著的那個討厭且該死的女人,而是佐和學姊,所以我一試再試,但是始終都不是我要的結果,我也沒想過解咒,但是卻被佐和學姊自己琢磨出一套解咒的方式,呵呵,真不虧是學姊~~」


她溫和的臉上依舊沒有絲毫的動搖,就像是一尊沒有生氣的人偶娃娃,這讓羽司心底除了憤怒與傷心之外,還多了恐懼。絲毫感覺不到手中的原子筆被他捏碎,血液順著手指往下低落的痛感。


這個女人,為了達成目的,不惜對無辜的人下手……


「但是她恐怕也沒有想到,她自己的『媒介物』在別人的手上吧?真想看看她聽見這件事情的表情,不過,學長,你現在很想殺了我,對吧?殺了我這個把你喜歡的女孩牽扯進來的混帳東西。」她笑笑起身,拍了拍做工精緻的和服,起身出去。


她沒有權利,所以只能靜靜等待時機,好不容易讓她逮到機會,她又怎能放過?


如果說壓倒性的權利決定一切,那麼,從現在開始所延續的十年前的『等級遊戲』,在她現在可以壓倒一切的權利之下,不管她做什麼都是可以被原諒的!!!


“叮鈴鈴~”


『我和老公快到妳的母校了呢,龍子。真希望早點見到妳呢!    —by曉』


看著手機中的簡訊,龍子滿意的笑笑,如果格局沒有改變,那麼出了辦公室後右轉的方向是那個地方……


而出去的她正好和衝進門來的,才剛下課的刈野四人錯肩而過。


在刈野等人進到導師辦公室後,講完電話的未知子也回來了。


「學長,我們昨天去了歌舞伎町,我們除了在哪裡發現這些可疑物品之外,早上梓還有遇見阿透……學長?」


未知子一把搶過梓昨天在歌舞伎町順來的小本子和拍了照片的手機,小本子裡所寫的是響本龍子這十年來斷斷續續的日記。


內容,讓未知子一整個心寒。


「喂喂喂,老哥,我想你該看看這東西……」


羽司並沒有接過本子,因為他已經知道了,那樣的可怕的,一己之私。


只是想為自己的姐姐報仇,卻將無辜的人拖下水,還能裝作不知道似的,活過這十年……


「我無法想像羽透她因為一個人的私慾而被人遺忘,忍受十年孤獨。甚至連自己是誰都忘了……」他楞楞地看著手中刺眼的鮮紅,如此溫暖的顏色卻驅不走他心中的寒冷。


但是,接下來來人的話讓他的思緒,不,應該說是所有人的思緒全全拉了回來。


「大門檢察官,現在調查如何呢?欸?!!!梓同學和日下部同學?!!!!你們回來了?」


剛進門的老師手裡端著泡好的綠茶,卻在一進門後看見了對於他們而言『失蹤』已久的梓和鐘。


大家驚悚的相互對看,一臉不敢置信。


這是,變回來了嗎?!!!!


=====================================

阿莫碎碎念:


好啦!我知道這章很混亂,簡單的為大家解釋一下。

阿透放火燒掉了梓和鐘對遊戲的媒介,也燒掉了所謂的屬於他們的『定位者』刈野和久世的物品,也就是撲克牌和鋼筆、手帕。換句話說,阿透透過一個形式騙過了遊戲本身,把梓和鐘從遊戲和『奴役』他們的人手中『解放』,但是代價卻是她要自己承擔,也是遊戲對她的處罰,除非有人在最後替她燒掉遊戲對她的束縛媒介(講到這裡我就不劇透了,如果小夥伴們有看阿莫埋得伏筆,就會知道阿透的媒介物是啥)


梓和鐘變回來了!這個系列結束後會有溫情的番外(我只會打刈梓這對,也會打些後續),還有阿莫我欠債已久的肉肉(不是我不打,而是最近真的忙到爆炸,申請大學神馬的,我需要一段磨合期,但是會送上的放心ε≡≡ヘ( ´Д`)ノ)再接下來就是大家期待已久的abo系列,這其實也是用音樂下去改的,但是這一篇比較溫情(我要讓刈野倒追梓,完全腹黑忠犬現身啦!)肉肉一樣有的,我知道小夥伴們都在等肉肉(不知道重口味的大家承不承受的了……。ノД`。・゚・


話說回來,真的沒有人想猜猜看這篇故事是用哪篇故事當藍本的嗎?猜對有獎欸!!!!!還是說有人想猜猜和未知子講電話的人是何方神聖呢?和阿透有關係喔!


需要提示請留言給阿莫吧~~~


以下試閱~


「話說回來,你肚子裡的生命,加上你的心跳,還真是不得了…你真的想要放棄嗎?」羽透用她的左眼看著姿態扭捏的梓,而和她同住一起的鐘為他送上一杯溫熱的香草牛奶。


「反正,跟著我這樣的一個爸爸,也無法生存吧?還不如不生……」這樣的,注定被人羞辱一生的身份遲早會害死他肚子裡的孩子的!


羽透從容的滑下吊床,右手輕輕地撫上梓的肚子,左手抓住梓的右手,讓他輕輕碰觸自己的肚子。


下一秒,熱淚盈框。


「你不是你的孩子,所以請不要自私的說出如此不負責任的話。」


她將還是溫熱的牛奶塞到梓微涼的手中,用沒有被繃帶蓋住的左眼認真的凝望著他。


「在這個世界上,只有死亡是每個人之間若能擁有的公平,但是被當成所謂的『オニ』,並非是每個人自願的。」


那金紅色的眼眸深處閃過一絲悲傷和微涼。眼眸主人認真的話語梓無法反駁她的話語,結束他肚子裡的東西小生命。


「至少,出生的公平,是你能給予,而孩子的父親即使是能夠給予的,卻無法體會到那樣的喜悅的。」她如此說道,語氣和她的眼神一樣,滄桑微涼。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