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差天堂 - 透明的鋼鐵之心:15

第十五章 - 我不在,沒人注意,理所當然


正因為快『消失了』,所以我更無法停止掙扎,哪怕只有一點作用也一樣 —透



『鬧得十分的不愉快呢,未知子。』

透在教學大樓天台看著走進3年級導師辦公室的未知子,手裡把玩著昨晚挖出的東西。—一個奇怪的木頭。


說是木頭,不如說是個全是機關的盒子,裡面的東西是可以顛覆整個遊戲的『鑰匙』。


要如何把這個盒子給他們呢?盒子裡的東西在影響她,所以她還不至於拿不起這盒子。可是……


『時間不夠了呢,接下來妳會怎麼做呢?龍子?這個妳佈局了十年的遊戲,妳所傷害的那些人會因此氣的跳腳吧!畢竟……』如果不是那麼沉重的愛,也不會有如此沉重的可怕惡意啊……


『就怕是參與了這個遊戲的所有人都會覺得自己被當成懸絲人偶一樣的被戲耍了吧?但是妳還是不夠了解這個遊戲呢,龍子。』


透喃喃自語道,左手肘的透明化已經蔓延到她的脖子,胸口的『Joker』只剩下淡淡地輪廓。


透金紅色的眼眸掃過已經回到了班級的刈野及久世,還有被迫跟著一起回去的梓鐘二人組,他們的班級似乎來了個新的導師。


那樣的,熱血卻又存在著不安定因素的導師。



『遊戲快要終局了,可別來搗亂啊……』說完便以一種緩慢的姿態下潛到教室外圍,她是故意的。

但願那兩個高智商的愚蠢後生晚輩(刈野&梓)能注意到這個機關盒子,上頭的鎖可是有她開過的痕跡,如果看不出來真的可以去死一死了。



別辜負我對你們智商的期待啊!後生晚輩~


透舔舔乾燥的嘴唇,鐵鏽味和龜裂的皮屑混著口水吞進喉嚨裡,她現在只剩下幾件小事和一件最重要的事要做。


但願趕得上,而且不會有任何程咬金就好。首先第一步就是從哪個不安定的存在料理起來。

她可是打算留下一個完整的舞台來讓那幾個笨蛋『拆台』的!



新來的權藤老師雖說是實習老師,但是卻也察覺了這個班上的詭異氣氛。


好比說,明明膽小軟弱的女孩卻是帶著耳針,眼中有著掩飾不掉的驕傲。

好比說,容易被欺負的哪一類型的學生卻能頤指氣使的使喚其他學生。

好比說,大家都會有意無意的避開班上的唯二空位,假裝一切正常。


太奇怪了,不是嗎?


跟其他老師詢問,他們也是三緘其口。


這個學校到底怎麼了?


「你想知道為什麼嗎?」一個慵懶的女低音用著嘲笑的口吻提問著,好似這個問題值得令人開懷一笑。


慕地轉身,權藤老師卻沒有看到任何人,但是他也只是認為這是學生的惡作劇。


「妳是誰,有心事可以跟老師說,老師會幫妳的。」


「……呵呵,你不必幫忙的,或者說你幫忙反而是礙事。」


他看見一個頭髮亂七八糟,衣服也有些凌亂的女孩,而那個女孩的左半身……


「啊啊啊……」


是透明的。


她是,鬼嗎?



眼睛一閉,再睜開眼女孩已經不在了,就在權藤老師鬆了一口氣時,一隻只有手套的手搭上他的肩膀,力氣大到驚人,幾乎可以捏碎他的肩膀。


「你只需要看,當著好觀眾就好,別來礙事,我正等著這齣戲被拆台呢……」那聲音威脅十足,權藤老師的恐懼心理也一點一點的攀升。


「如果敢礙事,我會讓每個學生都被拖下水的~喔~」


在搭在肩上的重量消失後,權藤老師緩慢的跪坐在地上,汗流浹背。


如果多管閒事,把自己搭進去,那位鬼魂小姐……


當下,權藤老師就下了正確的抉擇。


自己搭進去還好,不能因為他而拉下所有學生下水。



阿透滿意的看著慌亂收拾掉在地上的課本,並像是火燒屁股似的加速離開的權藤老師。

不安定的因素要率先剷除,至於他以後會發生什麼事……關她屁事~


透明化的部分再度蔓延,這一次連她的下巴都開始在消失了。她的時間,真的不夠了!


聽著教室裡傳來的騷動聲,看來是阿梓他們發現了那個盒子了。為了讓他們直接拿到那個盒子,她可是把自己弄成真的透明人的樣子,還把東西湊到刈野的鼻子底下。不過她的小心翼翼真的很多餘,因為刈野顧著在鬧阿梓,做他的追人計畫。連他和久世的東西—一支鋼筆和手帕被她摸走了都沒發覺。


所幸到後來他有注意到盒子,不過如果他還是繼續鬧著阿梓無視那個盒子,她真的會考慮衝回去教室把東西抓起來往他的門面砸—下—去!


要在消失之前,把所有一切都安排好。



梓從教室衝出來馬上就看到準備穿牆跑走的阿透,氣的跳腳追了上去。


「阿透!!!!!」


阿透完全就是當作沒聽見,自顧自的跑了,而梓也顧不得那麼多,脫下腳上的鞋子對准阿透扔過去。


「混帳阿透,叫妳給我停下來啊!」


「……」阿透也沒想到梓會如此丟形象的來這一招,甚至停了下來。


備註,她沒有被砸到,而是因為太無言了太掉價了。


「……我的認知中,阿梓你想會拿鞋子糊我一臉貌似只是想想而不是這麼掉價的真做吧?」真的是,不忍直視。


梓才沒管他那麼多,他衝上前一把揪住阿透的領子,正準備把她強制帶去給大門羽司嚴加看管時,阿透的撲克牌項鍊被他揪領子的舉動給翻出來。。


牌,只剩下最後的一點輪廓,勉強還能辨識,但是那已經快變成一張全白的卡紙了。


也就是說,阿透要不見了……



「妳這是打算放棄掙扎了嗎?遊戲還沒結束妳就打算認輸放棄掙扎了嗎?阿透!!!」


阿透用已經透明的連手套都躲不過侵蝕的左手揮開梓,那雙金紅色的眼眸帶著堅定,哪怕她依舊是那個不正經的調調,但是梓還是可以明確的感受到她的心情。


「正因為快『消失了』,所以我更無法停止掙扎,哪怕只有一點作用也一樣 。」


她是玩真的,哪怕讓自己消失……


「我要讓你們回家,真真正正的回家。」


說完便穿過地板,快到連梓都來不及抓住她。


阿透在躲起來了後,躲去了和梓他們相遇的天台,從懷中拿出那張造成很多人都當過『traget』或是透明人的撲克牌,屬於梓和鐘的那張。


那張牌的圖樣在用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消失。


阿透從懷中拿出一個銀色的東西,以及她趁刈野久世兩人不注意時,順手摸走的,帶有他們兩人氣味的東西。


「笨蛋,別像我一樣啊,被遺忘是一件很可怕的事的。」


三樣東西順著火光開始燃燒,火焰帶著漂亮的藍色。


把遊戲,終結吧……我已經撐不下去了……


=======================================

阿莫碎碎唸:

看到這裡接下來就是刈野和梓他們的事了,阿透已經盡力完成在她消失前的佈局,雖然還有一件事還沒完成。

有妹子或是小夥伴猜得出這個故事是以那個故事做藍本的嗎?猜對有獎喔(๑•̀ㅂ•́)و✧


有關新文章的~


那個奇怪的人影擋在他的面前,而那些追趕著他的追兵全被眼前的這位給掃下階梯。

很強,這個……如果可以稱他為人的話。

「人類?還是沒學乖?」那是很細緻卻低沉的聲音,在他的認知中,這是沒有聽過的聲線,至少在這地方是絕對沒有的聲音。


紅色的鳥居之下,那雙金紅色的眼眸凌厲中透著溫柔,那人問道。


「你,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梓…梓郁也……」

他笑了,而這時候梓才發覺了,為什麼這裡在鎮上會被列為禁區的原因。


「歡迎來到安瑟公館,我是這裡的主人—『鬼之子』羽透」

她笑笑,對他伸出援手


「這裡,人類止步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