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差天堂 - 透明的鋼鐵之心:14

第十四章 - 妳是嗎?世界第一『無害』旁若無人的垃圾


若要說『無害』,妳自認非妳莫屬。同樣在知曉過去的旁人眼中,說妳是『垃圾』也不為過。—未知子



事情開始急轉直下,阿透的情況越來越糟,而梓和鐘也沒好到那裡去,透明化的情況也開始在他們身上發生。


這情況真的不能再糟了不是嗎?但是很明顯的時候,大門未知子會告訴你……


這世界上沒有最糟,只有更糟。



在隔天一早,梓和刈野從昨天晚上的驚險夜遊回家後,迎來的是梓的高分貝慘叫。


「啊啊啊啊!我的手啊!」


那是從指尖開始,若隱若現的,梓不太相信的去摸自己的手指,可以摸得到。但是換成刈野來碰,就是直接穿過去。


心急的刈野想都沒想的直接把梓打包帶去學校,還不忘把昨晚從響本龍子的房裡摸來的本子戴上。


同樣的,久世在看見鐘的手開始透明化時,採取了和刈野同樣的行動,只不過他還多做一件事後被自家學姊痛毆的事。


那就是在她早晨淋浴時直接闖進她家,目擊她在更衣的畫面。(莫:等等,久世,你知道未知子小姐家在哪裡?! 久世:知道啊,她家其實離我家滿近的。 莫:居然……


雖然說昨天晚上接到未知子的簡訊說直接到3年級導師辦公室,但是由於未知子還得必須把自己給阿透做的驗傷單交出去,刈野和梓在學校還是必須等上一段時間,而這段時間他們看到了許多『挺有趣』的事。


比如十年前的校友回來了,又比如說學校暫停處理校園霸凌,反而殷切的招待來校的貴賓。


以及,有意無意的打算讓一早來學校調查的大門學長離開。


而當大門未知子戴著早早請假請好的久鐘二人趕來學校會合時,映入眼中的是藤野美奈和她的大哥在套近乎。


又或者說是,她單方面自以為是的調情。


也是啦,今非昔比,誰會知道十年前的弱雞少年會在十年後變成一個俊朗粗獷的檢察官?有誰知道當年的總是被人欺負的瘦弱女孩會變成現在行事雷厲風行,說一不二的法醫?

有誰會知道當年總是頂自己親姐姐出頭擋禍的嬌小『柔弱』的少女,會在十年後理所當然的享受人生,從未在意失蹤十年的姐姐?而當年在她身邊的帥氣男子成為她的丈夫卻在今日用一種近乎醜惡的嘴臉嘲笑被欺壓的學生?



又有誰,會知道那個看似冰冷卻心地善良的佐和羽透會就此消失10年無人察覺,自己也因這橫禍忘記自己10年,成為透明人阿透? 


十年,說長不長,但也不短。


冷著一張臉的未知子上前一把揪住自家大哥的領子,笑意盈盈的說著公事公辦的話。。


「不好意思,我們還要進行調查,就不陪你們在這裡閒閒沒事的喝咖啡聊是非,順便數落那些連自己在做什麼都不知道的屁孩了。」


不過很顯然對方是沒那麼簡單就放她走的。


只見藤田美奈見桿往上爬,熱絡的上前牽住了羽司的手,柔弱卻不失女強人的氣質讓她給大部分學生很好的錯覺。


「哎呀,別這樣嘛,都十年不見了,偶爾放下工作嘛,對吧?羽司?」



未知子很確定如果這女人再這樣糾纏下去,她們沒有辦法工作之外,阿透和那兩個笨笨後生晚輩要回來的可能直接清零了連個重修的可能都只能當成是個屁放了沒了那種!


我擦老哥給我滾,我想揍這個女的!(# ゚Д゚)


所幸的是,在未知子發飆之前,羽司以『妨礙公務』的名義將藤田美奈勸退。


在暗處觀看的鐘和梓,以及拿著手機,被羽司趕回班上卻又跑出來的刈野久世四人全看在眼裏。

那個女人他們現在才仔細地的打量著。


看上去年約24,但是在學長的說明後,確定她是27,育有一子一女,其丈夫上川和仁在政治界十分活躍,有意參選下任市長。


眼透漏著可怕的驕傲與惡意。哪怕外表是如此的無害溫馴。



未知子撇撇嘴,打算上前痛毆藤田美奈,而羽司也清楚自家妹妹在成為醫生甚至是法醫後的脾氣,或者說,大門未知子的火爆脾氣完全的覺醒。


在未知子真的動手前,羽司機警的以『妨礙公務,要職在身』這八字理由急急將未知子從以藤田美奈為中心的舊時同學的八卦圈子中拉走,無奈有句話說的真他媽的好。


不作死,不會死。


而這件事造成日後刈野的痛楚,因為那個鬼畜的大門未知子,代替上帝給自家戀人開了新世界的大門之外,還給自己挖了個大坑跳,值得萬幸的是,梓沒有因此增加其他奇奇怪怪的新屬性,有阿透給他新增的吐槽屬性就已經很糟糕了好不!又不是銀⚪裡的新吧唧!!


但是躲在二樓中廊的四人再度體會到,自己的這個學姊講話酸人成分有多多,十句裡有十成十聽了臉會像浩克一樣,變綠了。然而藤田美奈的自找死行為還是給他們帶來很大的樂趣。


「我聽說未知子妳之前是在當外科醫生的,怎麼轉換跑道,該當法醫了呢?」


「我樂意,看屍體比看政客那張人人看了都想搧耳光的猥瑣臉好。」


一句話堵了回去,未知子的火爆個性和長期為屍體解剖的冷靜讓她的話語像硫酸一樣,一碰就會將手腐蝕乾淨。


大門未知子就像可怕的毒品,明知碰不得,卻還是會去招惹,然後惹得自己一身腥。


未知子快步走向自家兄長身邊,腳下的高跟鞋喀噠作響,然而藤田美奈卻露出一個無害的笑容,說著惡意的話語。


可她始終是小看未知子的惡女本性。


「哎呀,未知子講這話還真是精闢呢,但是身上都是那種味道,得花不少錢買香水才蓋的過去吧?」


「呵呵,也比手染鮮血,就算洗乾淨了也會髒上一輩子要強,我是替死者伸冤,可不是上上脫口秀耍耍嘴皮子而已。」

她對藤田美奈露出了一個很賤的微笑,眼神輕視。


「我們已經找到透醬了,後腦勺撕裂傷,研判是被帶有利器的棍棒擊中。在透醬出事的天台上妳猜猜我還找到什麼?」

未知子對藤田美奈下了最後通牒,表示她的耐心告盡,現在誰阻止她和她的兄長找回阿透,神擋殺神,佛擋斬佛。


而藤田美奈刷白的臉是最好的證明。


「若要說『無害』,妳自認非妳莫屬。同樣在知曉過去的旁人眼中,說妳是『垃圾』也不為過。別以為十年前的事情就這麼算了,證據在手,哪怕不能定兇手的罪,我也會讓他體會什麼是有後悔藥吞了也沒屁用的感受。」


白袍女法醫說著這樣的宣言,但是眼光卻落在一個存在感近乎於零的,穿著和服的樸實女子。


兇手,到底是誰呢?


====================================

阿莫碎碎念:

格差出第十話了而我的電腦還在送修( ´Д`)=3

電腦的顯示卡長香菇阿莫我也真心醉了,繼續努力更下一章,新的一話出現的變態老師會出場喔!(片段估計很少吧(*゚∀゚)下一章會打上新的系列的試閱,新的格差故事名字就叫《Tig Hug — 不協調的存在拼湊》謹請期待喔!٩(๑òωó๑)۶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