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尾貓和籠中鳥

傳說中,貓咪想要修練成仙,必須先修煉出九條尾巴,才能得道成仙。但是,當牠們修練到第八條尾巴時,得為有緣人實現一個願望。而牠們的尾巴,能實現你所能想到的任何願望,任何一個。

有貓兒向佛祖抱怨著,如果遇不上有緣人呢?這豈不是一個惡性循環?

佛祖笑而不答。


小夜看著眼前的小木盒,這是他的二哥宗三左文字的寶貝,作為一把刀,而且還是左文字刀派的刀的附喪神,小夜左文字始終不明白為何自家二哥會寶貝這盒子寶貝得要命?


「小夜,你在哪裡?」宗三在倉庫外廊喊著小弟的名字,而小夜正看著那只陳舊卻被保養得很好的小木盒,閱讀上面的漢文。


那是她離開時親手為他寫下的故事。


「宗……宗三兄長,我不是故意要動你的東西的,只是……」


「我知道,只是好奇,對吧?」宗三揉揉小夜的腦袋,像是在安撫貓兒情緒一樣,小夜微瞇起眼睛,享受這溫柔的感覺。


「這是,一個幫助我度過作為一把刀最黑暗的時期的,重要的人留的。」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又改口道。


「不……應該說,是一位心地善良的妖怪所留下的,一個願望。」


 

「願望?」


小夜不明白地望向自家兄長,而作為他們的大哥的太刀江雪左文字也在此時找到這庫房來。



他剛好趕上了宗三的故事時間。


 


那是宗三剛被織田信長掠奪,成為他的收藏品時的事了。討伐了義元公,被稱作【第六天魔王】的織田信長,在宗三的刀身上烙下了屬於他的紋路後便把宗三束之高閣,成為象徵他奪得天下的證明。


 


可宗三是刀啊,那怕是作為一把打刀的出身,也是渴望上戰場浴血殺敵,讓自己有所用途,而現在你告訴他,他只能做為一個證明,一個象徵著奪得天下的證明而存在的刀,那不如把他扔回鑄造爐裡重造或是熔成廢鐵!


可是,除了那些方士,而且是稍微有能力的方士能看見他之外,也沒有什麼人能看見他的,誰讓他是附喪神呢?


而且,就算有人能夠看見他,聽見他的話語,也沒有人會幫他。因為沒有人敢違抗那個被人稱作【第六天魔王】的織田信長。


 


這樣的日子何時才能到頭?


 


而同一時間,有一個來自遙遠西方的女孩兒,穿著不同於這個東方盡頭的島國的服飾,手裡拿著一只藍花扇,正慢悠悠的閒逛在街道上,俏麗的臉龐和異國服飾總是讓許多人留下他們的注視。


對此,她十分不以為然,面對幾個想要上前搭訕的男子,她可是連個眼神都欠奉的轉身就走。


原本以為可以在小美人落單時來個美好豔遇的幾個地痞流氓卻在女孩兒轉過街角時嚇白了臉。


這條空曠的小路上拿裡還有女孩的身影?這轉角過去就是東三条大道,再往裡面走就是織田信長大人所居處的宮殿的道路了,戒備森嚴,哪裡會由什麼異國美人的身影?


覺得自己遇上不乾不淨的東西的男人們紛紛逃離現場,並且交代自己明天一定要去最近的寺廟參拜驅邪一下。


如果招惹上妖怪或是惡鬼就糟了。


 


其實,如果他們仔細留意一下他們左手邊的草叢,會發現一只奇特的黑色貓咪。


一只嘴裡咬著藍色花扇,有著漂亮的黃褐色眼眸的貓兒不高興地甩甩牠的八條尾巴,信步往據說是這個島國目前的統治者所居住的,人類稱呼是皇宮的地方走去。


 


宗三是在一個夜裡看見那個可以變成貓咪的女孩的,外貌看上去年約十八、十九歲,看見他時只是冷淡的看他一眼就轉頭曬月亮去,不打算理會他。


黑色的尾巴在風中搖曳,慵懶且優雅,像這種從未見過的妖怪,對於被關在倉庫中,只有宴會或是和其他將軍們的聚會時才被拿出來炫耀的宗三而言,用三個字概括─開眼界!


於是,被無聊太久的宗三開始想辦法找話題聊了。


 


要搭訕女孩子的第一步,總是要從自我介紹開始嘛。


 


「嘿!我是打刀的附喪神宗三左文字,在牆頭的貓咪小姐,妳叫什麼名字呢?」呃……這樣會不會太失禮,人家不理我呢?


 


在宗三思考著自己的提問方式是不是太過失禮時,女孩開口了。


 


「脩若,八尾貓的脩若。」


 


脩若她是來自西方靠近天竺那一帶的,近年少數修練有成的八尾貓。就她的感想而言,


 


她十分的討厭人類。


 


人類欺騙了她們貓妖一族,甚至有些貪得無厭的人類會捕捉她們,將她們獻給權貴,或是不斷的對她們許願,予取予求。


只因為她們的一條尾巴可以實現他們所許下的願望,任何。


 


脩若不再願意相信佛祖,那怕當初她跪在雷音寺裡,抄寫了那上萬卷為了同族能早日成仙而祈福積德的佛經,在她知道佛祖的心偏向人類時,她親手將那萬卷的佛經灑落在大殿上


,控訴著佛祖的無情。


 


回想起離開的那一天,脩若還是覺得佛祖對待她們妖怪和對待人類的立場,祂老人家的心還是偏向人類。


 


『為甚麼?佛啊,您讓我抄寫這上萬卷的經書,為我的同族祈福早日長出第九條尾巴,入仙班,可是為何我只有看見我的同族被人類無情殺害呢?還是您是站在人類那邊,像個人類一樣的利用我們呢?』


 


『八尾貓脩若,妳這話太過無理了,佛不會偏袒人類,也不偏袒妳們妖怪!』在佛前的四大金剛皺起眉頭,出聲指責她的無理,但也不過換來她的一聲哼哧。


 


佛殿中的雙方之間開使瀰漫著一股僵硬的氣息,良久,在蓮坐上的佛笑著對她回答。


 


『去東方,向東走直到盡頭,妳會得到妳想要的答案,脩若。』


 


就算佛祖好聲好氣的對脩若說道,但是才壓下火氣沒多久的貓妖沒在第一時間回嘴就不錯了,要她也輕聲細語說話?這不要想的太甜了!


 


脩若冷笑,挺直腰桿走出雷音寺,在走到大殿門口時涼涼的看了坐在蓮坐上,八風吹不動,依舊是那一百零一號表情的佛祖,真是對不起,她還是嘴賤了


 


『佛啊,在脩若出發前,您可以在為我指點迷津嗎?』


 


『說吧。』


 


『請問人心,是長在左邊,還是右邊呢?


我們妖怪的心,是長在左邊,還是右邊呢?而您的心……』


她的最後話語可說是十足十的諷刺,酸味十足。


 


『曾經是人類的您的心,是不是像人類一樣,偏了一邊呢?』


 


佛祖沒有回答她,只是笑而不答,一如既往。


脩若不爽的嘖了聲,看著那群對於自己這個膽敢以下犯上的貓妖巴不得直接收了省的禍害人間的四大金剛恨恨的甩幾眼眼刀,可到最後,也只是再說了句便離開了。


那話,帶著對自己族人的不捨和對人類的怨恨。


 


『說到底,這世間最無情的,也不過是帝王家和佛法門,一個比一個無情,一個比一個狠……』


 


從回憶中清醒,脩若才想起自己還是信了佛的話,否則她也不會在這兒,和一個被束之高閣的附喪神抬槓。


 


細細打量起這個附喪神,他穿著袈裟,因為激動而滑下他的左肩,微微露出的左胸口上有個奇怪的……刺青?還用一種新奇卻無冒犯之意的眼神看著她,似乎在期待著她會給他說些什麼故事一樣。


 


這是被悶在倉庫太久生灰塵導致腦子不清楚了嗎?而且穿著袈裟,總不會又是一個信佛祖保安康得永生那一掛的吧?


 


宗三期待著聽眼前的脩若小姐再開口,如果她能給自己說些來自西方的故事解解悶就好了,像這個樣子被當成炫耀用裝飾品……


 


「豈不是和籠中鳥一樣?」


宗三他沒注意到自己心裡所想的話脫口而出,倒是坐在牆頭的脩若聽到這番話稍稍訝異了會兒,不過她嫌棄的眼神馬上鄙視著宗三。


 


當然,連帶她那可以氣死四大金剛的超毒毒舌,開始酸他。


 


「所以呢?你是因為得不到自由,還是因為無法充分發會你作為一把刀的用處而傷心難過?」脩若的語氣輕柔,音質偏向女低音,而現在那慵懶的聲音卻像毒蛇一樣噴灑毒液。


 


「你說你像籠中鳥一樣?但是你有沒有想過至少做些努力讓自己脫離牢籠?不過是換了個使用你的主子而已,有必要這麼傷春悲秋,一看到我這個外來的妖怪就高興成什麼樣子,我說你……」


 


講到這兒脩若說不下去了,因為眼前的這個男子他原本開心的表情因為自己一時不高興而脫口而出的話語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受傷的表情。


 


自己真該檢討檢討,怎麼出了雷音寺後自己的嘴巴都快成了火藥,一點就著還附帶了炸傷人的功能?


 


「對不起,雖然我看學佛的人不順眼,但是那絕對不是我可以遷怒到你身上的理由。」


 


脩若這下是悔的腸子都青了,但她也不囉唆,就是一句乾脆的道歉。


那道歉乾脆到讓宗三傻眼,一句「我其實不是佛教徒」也是堵在嘴裡沒說出口。


難道說女性的妖怪也會樣人類女性一樣,總會有那麼幾天心情欠佳的嗎?


宗三覺得眼前的脩若也沒有說錯,至少,在他被換過一個又一個主人時,他也從未想過自己可以想辦法爭取自己的自由。


 


眼前的女孩清了清喉嚨,把他那快要飛上高天原的思緒給拉了回來。


 


「給你講個故事吧,當作是陪罪。」


 


喔喔!一聽見有故事可聽,宗三的眼睛亮了起來,那發亮的程度讓脩若深深覺得自己的感情被欺騙了,再一次的。


 


罷了罷了,總不能直接說『對不起,因為你看起來一臉就是在坑我的,所以我反悔不說了,你自個兒看著辦』吧?那豈不是和過去自己常常問佛祖問題,而那可惡的、只會和那些色目人的信仰的那個叫耶穌基督抬槓喝茶,只差沒有再來盤可以配茶得瓜籽零嘴,專職看好戲三百年的混帳佛祖一樣嗎?


 


不不不,她絕對不要變成和那老渾蛋一樣


,言而無信,再不然就是問什麼都只會說『不可說』,連其他的解答都憋不出來……


 


拉回快飛到極樂世界的思緒,修若開始說起了故事。


 


有關於八尾貓的,帶著悲傷為基礎的故事



 


「相傳,如果像是狐狸或是貓那一類的動物如果要修道成仙,他們必須要先修煉出九條尾巴,但動物是分種類的,似乎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動物之間要修練成仙的方式都大不相同。


打個比方吧,狐狸要修練成狐仙,必須長出九條尾巴,還要過雷劫;烏龜要修練成仙,得必須付出長久的時光;而貓咪要成仙……」


脩若那對褐色的眼眸流露出一種濃濃情感,五味雜陳。


 


宗三覺得她接下來要說的絕對不是甚麼好的修練方式。而事實證明,他的猜測是正確的。


 


「貓咪如果要修練成仙,必須先修煉出八條尾巴,然後實現對自己而言是『正確的那個人』的心願,才有可能長出第九條尾巴,名列仙班……


 


但是,茫茫人海之中要找到那麼一個正確的人是很困難的,也因此,有許多八尾貓被人類利用,不斷不斷許願,有更過分者,會將牠們獻給人類中的權貴,換得功名利祿,是的,用一條又一條的生命去換。


 


有貓兒向佛祖抱怨著,如果遇不上有緣人呢?這豈不是一個惡性循環?這種日子何時才能到頭?可是,佛祖總是笑而不答……」


 


講到這裡,脩若的語氣帶上哽音,但是也只是帶點想哭的感覺而已。


 


在她身後,被關在那庫房,在木窗後的附喪神問她了。


 


「不能拒絕嗎?拒絕人類的願望?」


 


如果可以,如果可以拒絕,她現在會在這裡跟他講故事講到快哭出來,或者說,她會聽信佛祖的話,來到這個幾近東方盡頭的島國嗎?不就是為了答案嗎!


 


到底她也想像那些成功成仙的同伴一樣長出第九條尾巴成仙,還是只是不甘心一再付出信任,最終落得被欺騙被利用,只能一再忍受尾巴被割去的痛苦與怨恨這樣的惡性循環?


 


到底有誰可以告訴她答案?


 


宗三自知自己問了不該問的問題,而脩若也沉默下來,但是他可不想就這麼無聊的度過這個難得的夜晚,所以宗三開始找話題聊,從自己是怎麼被" 抓 "來這裡,這個國家現在是甚麼局勢,掌局的人是誰,到他家的大哥小弟通通都一股腦兒的全搬出來講,而他的努力也有成果。


至少,和脩若成功的成為朋友就是件不錯的好事,但他們不知道,他們這對朋友之間的情分是如此短暫。


 


短暫到連要發展出其他感情的可能近乎於零,連說上再見都十分的匆忙。


 


稍微推進一下時間軸,自從宗三和脩若成為朋友,脩若來到這個被明朝皇帝稱呼為倭國的島國後已經有了將近二十多天的時間,每天傍晚逢魔之時過了之後,脩若總會摸去關著宗三的庫房陪陪他,和他聊聊天什麼的,偶而是分享一些西域的故事,偶而也會抱怨如來佛的偏心和她一再強調的討厭人類論。


然後偶而也會看到其他的付喪神,只是她懶的打招呼。



她和宗三之間的關係沒有一開始的僵硬,反倒是開始往親密朋友之間發展,而最近,脩若開始打起要把宗三偷渡出這個破倉庫的主意。


 


因為她發現作為一把好的刀,宗三被那個叫織田信長的人類給放在倉庫堆著生灰塵根本就是可惜,而且總是在宴會時才拿她出來炫耀,這人類可以再幼稚一點嗎?


 


而且在他的身邊有一個奇怪的方士,脩若總隱隱約約覺得那傢伙知道她每天晚上去找宗三聊天的事,甚至知道她是八尾貓的身分。


 


太危險了,如果要離開,難保那個有靈視能力的方士會對宗三做出什麼奇奇怪怪的噁心事,而且聽在皇宮裡的人說,這個有靈感,叫藤田和人的方士有好男色的癖好……


 


脩若把她的計畫告訴宗三,而宗三聽了差點沒嚇掉下巴。


估計只有脩若敢挑戰那個織田信長的王宮防守力了吧?不過脩若說想帶他離開,他聽了倒是有種期待的興奮感。


 


脩若笑他,他這是籠中鳥還沒學會飛就打算翱翔天際,典型的做白日夢。不過那又如何?他這是要奔向自由了!


 


在這一貓一刀策劃要『逃獄』的同時,織田信長正在聽眼前這個叫藤田和人的方士的會報。


 


他的城中有妖怪!


 


怒氣沖沖的織田信長打算就去庫房那兒揪出那個對自己所奪得的那把刀心懷不軌的妖怪,但是眼前的方士卻說那個妖怪殺不得。


 


「稟告將軍,小人多次看見那妖怪,這可不得了了,那容貌美如天仙不說,不知您有沒有聽過來自海的另一岸的的國家一明朝的古老傳說?相傳這世上有種要得到成仙的貓,修練出九條尾巴方能成仙,可他們再修練出第八條尾巴時必須滿足人的一個願望,才有可能長出第九條尾巴,進而羽化成仙。」


藤田和人一臉諂媚的對著織田信長陪笑著,緊張的搓搓手。而織田信長意示他繼續說下去。


 


「在那庫房的妖怪,正式修練有成的八尾貓! 信長大人,這是上天給您送來的好禮物呢!」


 


藤田隱瞞了有關宗三的事,當然了,作為非歷史人物的他可是為了將歷史改造成他所想要的而出現在這,碰上八尾貓這一大寶貝,怎能放過?


 


也因此造就了在夜晚時,織田信長帶著家臣堵在庫房,將準備把宗三偷渡出去的脩若逮個正著。


只是他沒想到傳說中的八尾貓化作人身會是如此美麗動人。


 


也許效仿鳥羽天皇和玉藻前一樣,將眼前的妖貓小姐納為自己的夫人也不賴?


儘管只是一時興起的想法,但在這背後,信長對於脩若有的感情,充其量也不過就是好奇。


人家的正室歸蝶夫人還在一邊看呢!


 


脩若一看到眼前雖說稱的上俊朗,但是明顯沒安好心眼的男人,看盡人類各種醜態的她倒盡胃口,屬於對人類的那份警戒與厭惡蜂湧上心頭,對於這種男人她沒必要給好臉色看。


 


「夜深人靜,這位先生有事嗎?沒事請滾不要打擾我晒月亮。」


 


脩若這一開口便讓織田信長身邊的家臣拔出武士刀對向她,而作為頭頭的織田信長本人則是伸手爛下他那衝動的家臣們,用一種幾乎是小心翼翼的語氣對脩若說道。


 


「對不起,在下的屬下失禮了,但是,您是八尾貓嗎?且敢問您的芳名?」


 


脩若慵懶卻危險的目光掃到在一旁藉著織田信長這位將軍的氣勢而對她囂張的方士藤田和人身上,嘴角甜甜的笑了。


而一直躲在木窗後,和脩若朝夕相處,好吧,是每晚相處的宗三知道,脩若火大了,希望那個作死的方士一路好走。


 


也希望脩若可以全身而退,別像他一樣被那個魔王給囚禁在這冰冷的地方。


 


「呵呵,想必您身旁那位已經告訴您有關我八尾貓成仙的方式了,那麼脩若我敢問,您了解八尾貓為何要讓人類許願才能成仙嗎?」


 


冰冷的眼神狠狠戳刺著藤田,而織田信長對上脩若的眼眸,回道。


 


「不是很明白呢,難道不是讓人許願,然後您就能成仙嗎?」難道說不是?但是總不會是隨隨便便許個願就可以長出第九條尾巴吧?


脩若什麼也沒說,只是笑笑,然後……


 


「那麼,你要什麼願望呢?人類。」


 


織田信長沒有想到脩若會是如此乾脆,這一時之間也想不到什麼好願望,如果說硬要算上,那麼打算讓脩若成為眾多夫人之一是一個。


又或著說,增加一個......有趣的同伴?


 


脩若聽著織田信長的回答,只是笑笑的讓他回去睡覺,明天一早,他會得到他所要的答覆,或者說,也許會讓他實現他所想要的願望。


 


雖然覺得有些離奇,但是因為修若的再三保證,織田信長也就帶著家臣美美的去睡上一覺,期待明天一早可以讓修若實現他的願望的時刻趕快到來。


 


宗三為他這個關係親密的朋友感到焦急,她怎麼會那麼魯莽,那可是討伐了今川義元的人,那個想要的東西就一定到手的魔王啊!


 


也許他對脩若的了解還不夠深,猜不透脩若的心思,但是脩若對他笑笑。


 


『會沒事的』。


 


這一晚,織田信長睡的極不安穩,他在夢中看見了一只毛色漂亮的黑貓,有八條尾巴。


 


可是耳邊卻充斥著許許多多聲音,有男有女,有老有幼。


 


『我要錢我要權我要美人我要爹娘買那個給我我要嫁給他我要我的子孫孝敬我我要天下……』


全是,要求許願的聲音。


 


他難受的捂住耳朵,而眼前的八尾貓尾巴開始消失,八條七條六條五條四條三條兩條……


 


直到,只剩下一條尾巴,貓兒的身影破碎了。


 


而他,也從夢中醒來,醒來時已經是清晨了,他抹抹臉,才發現不知為何,淚流滿面。


 


在枕頭旁邊,有人留下了一封信和一把藍花扇。


 


據說在織田信長看完信後,他下令斬了那個叫藤田和人的方士,然後用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眼神看著不知是誰留下的那把藍花扇。


 


據說,有人在夜半時分時,曾看見一名穿著袈裟的英俊男子,抱著一只精巧的木盒哭泣,但是在那之後,再也沒有人看過傳說中的八尾貓……


 


據說,有人在為織田信長收拾書信時,發現那未名者留下的信紙,信上如此寫道……


 


『八尾貓之所以要不斷的讓人許願,為的是找到一個可以為他人著想的人,讓她/他為自己許下長出第九條尾巴的願望,否則牠們活的再久,道行再高都無法成仙,然而,這卻是牠們八尾貓不得不面對的,命中注定的劫……』


 


宗三說完故事時才發現在本丸裡的所有刀劍附喪神們全擠來這裡聽他說故事,有些誇張一點的像是沖田組的加州清光和大太刀的次郎太刀還有栗田口家的短刀小孩們,居然還給他抽出不知打哪來的手帕擦眼淚!


藥研對長谷部和不動表示:難怪會在倉庫那裡時常看到一隻偷吃的黑貓。


小夜甚至望著自家大哥江雪左文字生氣的說都是那個織田信長還有那個歷史竄改者的錯,害他沒了二嫂。江雪兄長居然還點頭認同?!



喂喂喂,你們又不是當事人哭個毛啊?藥研你別以為我不知道那時候你也有偷偷進廚房偷吃!脩若都有跟我說的!而且小夜還有江雪兄長,他是喜歡脩若沒錯但是他連告白都沒有好嗎!


 


怎麼他的初戀被大家當成悲戀了?


 


正當宗三起身想趕人時,最近才來這個本丸的物吉貞宗提出他的疑問。


 


「是說,那個木盒裡到底裝著什麼呢?」


 


宗三笑笑,嘴巴做出的口形嚇的一群刀都跑的連影子都沒瞧見。


 


那是她的尾巴喔,她為了讓自己這個籠中鳥自由而贈與他的,尾巴。


 


而他,在經歷了這麼久的時光,甚至是參加現在的日本政府為了抵抗像是藤田和人那種人而產生的『審神者計劃』,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輪迴。


 


也只是想找到她而已。


 


想再多也沒用,這個本丸的審神者任期已滿,要回家了,聽說新來的審神者今天就會來這裡,自己可要振作,總不能讓新來的主上看笑話可不是嗎?


 


不過聽說這回來的審神者,好像是個修練已久的大妖怪?


 


同一時間,一只胖胖的小狐貍神使正抱歉十足的對站在祂身邊的藍衣黑髮女子抱歉。


 


「真是對不起阿,還要勞煩已經要入仙班的您來接管這座本丸……」


 


「無訪,反正成仙那種東西也不過給上面天庭的老頭們或是西方極樂世界那群只會『不可說』老渾蛋們增添苦力來源,不要也罷。」


這些年來她走遍了全世界,總結了了結論得到了答案,她也在離開了日本後回到故鄉,因一個善心男孩的幫助而長出第九條尾巴,但是絕對不想白白便宜了那群在上頭吃零嘴看好戲的死老不羞們,讓他們放著公文給其他剛成仙的年輕仙人們處裡然後吃飽閑著很好過!


 


而且,她還想遵守當初不告而別時所留下的承諾……


 


聽著女子的抱怨,小狐貍神使覺得無言,用人類的話,祂覺得很囧。


 


宗三隨著本丸裡其他的刀劍附喪神們到本丸門口迎接新來審神者,在看到門口的女子時,他發楞了。


在門口的女子給他一個恬靜的微笑,宗三好不容易取回自己的聲帶控制權,勉強擠出眼前女子的名字。


 


「脩若……」


 


脩若在所有刀劍們驚艷的眼光下上前給了宗三一個擁抱。


 


數百年前的相遇,第一晚不太愉快的初次見面,那一晚和織田信長的針鋒相對,隔日清晨的不告而別,僅留在架上的木盒和一張寫著『等八尾貓回來和籠中鳥一起飛』的字條都比不上現在的這個擁抱。


 


眼眶濕濕熱熱的……


 


「嘿,八尾貓女孩變成了九尾貓了,但是她可沒打算成仙,你知道為什麼嗎?宗三?」


 


「不知道呢,脩若。」


 


「除了她不想給上面的老牌神仙們送個新鮮苦力之外……」脩若湊近宗三耳側,告訴他答案,宗三的臉微紅起來。


 


為什麼八尾貓女孩在變成九尾貓後還不肯成仙?


 


因為,她答應了被關在籠子裡的鳥兒說,等她回來找他,她會帶他一起飛。



===============

阿莫碎碎念:宗三ooc了啦!!!!!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