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差天堂 - 透明的鋼鐵之心:10

第十章 - 像波斯貓的她,混亂引導與指引


*先撒糖後失蹤,阿透準備醬油,黑幕依舊


我會等妳康復,就算想不起我們也無所謂,只要妳還在  一羽司


被大門兄妹領回家的阿透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因為她眼前的這兩個人她好像認識又不認識。


現在的阿透是十分心急的,她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部分的自己在消失,真正徹底的消失。而在那之前,她要幫梓和鐘變回來。

就算十年前的真相石沉大海也無所謂。


「透醬~我們到家了~」


「嗯,妳家。」


「其實不能算是我家,這是我哥的房子,我住在隔壁。」


未知子很是惱火,一想到那個把透變成這樣的兇手就想賞他千百刀再泡進福馬林裡,相信哥哥絕對不會對她阻撓太多的。

嗯,得讓她親愛的助手好好準備準備她的解剖臺的~


無視了自家妹妹詭異的臉部表情,羽司牽過透的手,她的手涼絲絲的,聽學弟說她可能是摔進游泳池造成的。

她縮瑟了下,但是並沒有抗拒他的接觸,這是個好的開始不是嗎?


進到屋子裡,透打量著這間乾淨的屋子,這實在不像是一個男人會有的屋子,你知道的,大部分的男生房間是很亂的,比如:刈野滉平的,久世那月的。


也有幾個是乾淨的,比如眼前的這一個。


「哇哦,一個愛乾淨的男生~」

羽司微微紅了臉,所幸他的膚色夠深看不出來,但是耳根子紅到未知子在後頭偷笑。


嘛~自家哥哥在透失蹤後到現在還是很喜歡她,甚至是愛她。沒有人會心心念念一個人到此,而且想十年不斷。


不過……現在的透醬還是要算18歲還是28歲?婚紗要白色還是淡藍色?(這貨已經在算計起自己的老哥給她添嫂嫂了。


三人在經過簡單的晚飯後,羽司開始執行一個檢察官該有的蒐證任務。

他要搞清楚到底是誰害的透淪落到此,而且上頭交代下來的命令絕對要徹查整個學校的霸凌歪風。


透慵懶的窩在沙發上看起電視,轉台轉一轉,在轉到一個新聞頻道時發現,上新聞的人是今天讓她想抽板凳砸臉的那對男女。

男的名叫上川和仁,女的(疑似是她的妹妹的)名叫藤野美奈。乖乖地,這姓氏是她原本的姓嗎?而且為毛10年後她妹的臉活像涮了N多次油漆的牆壁?這真的是她妹誰信啊?


新聞內容是希望邀請10年前的高中舊友們一起回校聚一聚。


「這兩個人我好像有印象。」透實事求是的說道,但未知子看到那則新聞後,如果不是透還拿著遙控器在看電視,如果不是因為這是她哥的電視,她早就砸了!


「我說,我不是這個姓吧!這個姓讓我打從心底各種噁心。」這是實話,透現在就覺得噁心到嘴裡甜甜的pocky都沒有味道了。


「那是妳繼父的姓,妳還是妳原本的姓。」佐和。這比那個神馬藤野好聽多了。


「是說,我以前的全名,是什麼?我只記得被人從背後敲個超重的悶棍後,在藝能科大樓的天台醒來只記得好像有人是叫我『透』這個名字,希望原名不會太糟糕。」


透現在腦子裡滿滿的記憶碎片像是需要人來一片片拼回來的拼圖一樣。唔,她需要再來一點刺激,也許自己的原名可以讓她知道或是回想起什麼。


「佐和 . 羽透,妳的本名。」羽司抽走透手上的零食,奇怪,透以前不愛吃甜的啊。


「不錯欸,取名的有品味,我賭是我爸爸取的名。」透從自己口袋裡再抽出一包,拆封繼續啃。


透也猜對了,這真的是她生父取的名,想到這點的羽司一想到現在的佐和伯父現在的工作,有些黑線的不知該不該告訴透。


未知子則是在徵得透的同意後輕輕的撥開她的頭髮檢查,發現透的頭頂和後腦杓都有撕裂傷的疤痕,研判是用帶有釘子或是尖銳物品的棍棒打傷,疤痕十分明顯,看來當初的人是打算把透料理掉,永遠滅口的。


其實現在真的給他用力仔細回想一下,透發現自己的記憶裡的斷層還不是普通的多,最有問題的就是她的『記憶中』的學姐跳樓死亡的那一刻。


她那時真的在樓下嗎?隱約記得那時噴濺上自己眼裏的鮮紅,好像是在學姐跳樓身亡之前就沾上的……

血液來自哪裡?那是傷口嗎?等等,那渾身是血的東西是什麼?對自己扔過來了?


那個站在角落的人影是誰?


「透…透」


「什…什麼?」


「妳還好嗎?整個額頭都是汗。」


「喔,我在試著回想起過去,未知子呢?」


「她回家去補眠了,還說明天要繼續去學校調查」為了調查推掉法醫的鑒定工作請了整整2星期的假,整個鑒定科也只有她敢請。


羽司看著想事情想到整個入神的透,整個眉頭都皺在一塊兒,便搖了搖她,那雙漂亮的紅金色眼眸飽含著困惑和質疑還有迷茫。

不急的,透,慢慢想別勉強自己。


但是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透感嘆的看著羽司,如果那兩個糟心的笨蛋晚輩(刈野和久世)有眼前的這人的二分之一好,也許梓和鐘就不會變成像她現在的這副德行。


這他馬的坑爹詛咒誰下的?拖出去斃了!打死算她的!


看著透古靈精怪的情緒變換,羽司不由得笑出來。

透不高興的睨了他一眼,換來一只大大的手溫柔的摸摸頭。


「放心吧,這件事現在有警檢雙方開始介入了,至於妳失憶的事……」

透發誓她聽見了她活到現在最舒心的一句話。


「我會等妳康復,就算想不起我們也無所謂,只要妳還在。」


夜晚,透打算抱著毯子去睡沙發,那個沙發的柔軟度是她最喜歡的,結果被羽司一把像是拎小貓一樣的拎去那張大床上。

喔喔!這張床的柔軟度也讚讚噠!


看著像是波斯貓一樣的窩進毯子裡一臉滿足的透,羽司臉上充滿寵溺的捲著自己的薄被去睡沙發。當然他們是不會知道大門未知子在隔壁用望遠鏡看得一清二楚。


老哥加油啊!把透醬拐回家給她當嫂嫂!!!


夜深人靜時,透偷偷從床上溜了下來,給睡在沙發上的羽司蓋好被子後,穿牆離開。

她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透落寞的解下自己的手套,自己的手開始明顯的透明化,或者說,在消失。

她不是笨蛋,她看得出羽司眼中對她的情感,但是在她能以自己最後的能力對抗這個『遊戲』前,她要讓鐘和梓變回來。


否則……


「連贏過這個遊戲的勝算都沒有啊……」


========================================

阿莫碎碎念:

阿透醬油準備~25章內完結,完結還好久ˊ﹏ˋ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