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差天堂 - 透明的鋼鐵之心:09

第九章 - 透明人、獨自一人、沒有意義的牢騷


他們這樣只是在放馬後炮而已  一鐘


時間點回到現在,又或者說是傍晚,在和大門檢察官他們交換了聯絡方式並且目送阿透被他們兩個人帶走後,四人上了天台,接著梓拿出了年份標示2005年的畢業紀念冊。


稍微正確推算時間,透是2003年那一屆的畢業生。


「如果我和鐘想要變回原樣,最好的方法就是找出主因破解這個見鬼的詛咒!」梓氣得牙癢癢的,透是說了所有的事情沒有錯,但是她過去所有的事情她連個屁都沒說!


他翻開透她那一班的畢冊,成功的get兩個石化的雕像。


「騙人吧!這是透前輩?!!!」


「這是阿透?!!我不信!!!!!!」


到底是要怎樣才能從冰山女王變成一個沒心沒肺的惡劣魔女啊?


久世和鐘整個豆豆眼傻目,糾結不已。而梓發現那本畢冊似乎被什麼人惡意的在兩個地方特意的用修正液和簽字筆惡狠狠的畫過,和透同一班的人都被劃過,除開透和少數幾人,而大門兄妹檔也在其中。


另一個明顯的人就是一個手裡抱著娃娃,看上去有些陰沉的女孩子,名字叫響本龍子。而畢冊似乎就是她的。

這就怪了,學校不可能會接受一本污損如此嚴重,而且還明顯是人為造成的畢冊,更不用說是收進資料室裡。


刈野推估出了兩種可能,一是這個叫龍子的女人她偷偷放進去的,二是學校把畢冊偷偷藏起來,藏在校刊的資料室。


怎麼看都是前者為大。


「響本……你們對這個姓有特別印象嗎?」久世問道欸,刈梓兩人搖搖頭,而鐘在思考著。

他好像在哪裡看過這個姓……


「如果想不出來,就打給大門學長好了,好像這幾年學校的相關案件都是他處理的。」刈野拿出手機準備傳line給羽司,但是被鐘的一聲大叫給嚇掉手機。


「我想起來那個姓了!!!!!」


雖然說鐘他事後得面對刈野的陰沉冷瞪眼,但是這不影響他說出和響本龍子有關的事情。


「那…那個,之…之之前在學校跳樓的那個學姐,就是透前輩提過跳樓的那個,她的名字是響本夜。」


舊報紙上可是刊載了一整個頭版,但是和前輩說的根本不一樣。


【女高中生為情自殺-珠胎暗結誰的錯?】


鐘想起了那個頭條,阿透沒有必要拿一個死人來作文章,所以有問題的一定是那則新聞。


「為什麼?難道學校都沒有阻止嗎?」

梓剛開口發難,馬上被刈野摀住嘴巴拖到一邊樓梯轉角上,連帶著久世和鐘。


走廊轉角傳來女性的高跟鞋在走路時獨有的 "喀嗒喀嗒" 聲,伴隨而來的是一男一女的抱怨。


『我說只是想回來看看學校而已,為什麼大門他們會在這裡?』


『誰知道,還沒放棄找佐和羽透那女人吧?哈,也不知道那女人還有沒有活著呢!10年了他們還真有毅力。』

男子嘲笑著,但是隨即換上憤恨的嘴臉。


『最好一輩子都找不到,居然掀了我好幾個生意點……誒是說那女的不是被我們丟在天台嗎?』


『就是這點才令人心煩,她的老頭已經去做相關申請了,媽媽說最近也要來開記者會,真是想不透為什麼會有那樣的人當我姐……』


『反正到時候再想辦法堵住他們的嘴就好了,當年都做過一次,也不差現在這次了……』


腳步漸遠,四人【呼~~~】的一聲從樓梯轉角吐了口大氣,被抱著躲起來的鐘和梓因為姿勢的維持累到癱在久世和刈野身上。


聽見了不得了的話了。

阿透當年是獨自一人被那個男的扔在天台不管,才開啟了詛咒,造成【透明人】這個遊戲的開端。


可是沒有證據證明他們就是兇手啊。


「可惡的傢伙,阿透怎麼會有那樣的女人是妹妹啊?」梓氣到炸毛,刈野順了順炸毛的他,思考下一步該怎麼做。


「不管怎麼說,還是先通知大門學長吧,相信他聽到這件事一定很感興趣的~~」


這一邊刈梓兩人正在思考著如何找出破解詛咒的方法,那一邊的久鐘兩人則是在思考當年的真相。

事實證明,下場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如果說他們沒有殺掉透前輩,那麼他們那麼做只是讓自己心安理得而已。」

三人望向鐘,鐘眼角泛著淚光回望。


「他們這樣只是在放馬後炮而已,早就過了法律追溯期了。」

說著說著,鐘把頭埋進臂彎,無聲流淚,說話哽咽。


「他們這麼做只是想要擺脫罪惡感而已,但是他們已經玩掉了透前輩的10年歲月了。」


賠得了嗎?賠不了的。


=======================================

阿莫碎碎念:是說都要段考了我還在打文這樣大丈夫嗎?ˊAˋ!!/

下一章繼續爆陰謀,還有蜜蜜,講好的蛋糕普累會來的,是真的,且看莫莫我那真誠的眼睛(眨眨~~


评论(7)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