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亂舞之嬸嬸的百日倒時計:03

又名:嬸嬸"逃婚"記或是小狐丸的新娘嬸嬸?!


*別被副標題嚇到,阿莫沒有要結婚,而是比結婚還要萬惡的……

學測倒數:149天


「阿莫今天好慢喔……」亂有些不滿的在榻榻米上滾滾滾,自從阿莫來了本丸後,每個刀男吃好睡好,連一期哥都說在這樣下去會變胖呢。

尤其是短刀們,阿莫根本把他們當弟弟在寵的。


『寵我弟那個米蟲還不如來寵你們,至少你們比較讓我放心……』


想到阿莫之前抱怨過的話,亂甜甜的笑了。


「學校有事情吧? 阿莫她不是說過她還要上那啥的? 暑期輔導?」藥研整理著本丸的賬本,眼角的笑意化都化不開,以前傑克欠的那些爛帳不只是清乾淨了,還多出一大筆錢來。


還記得兩天前阿莫帶他們去做任務,而阿莫也不負" 打工狂魔 " 的名號,一下來就賺了超多小判的,藥研覺得阿莫有來這個本丸真是太好了!!!!!


「阿莫還真是辛苦呢,連假日都要上課……都不能一起玩了……」


「她說啦,等她的學校開學後就要帶我們一起去現世啦,忍忍吧。」


【噗嚕嚕嚕嚕......】


「嗷嗚!!!!」

「是...是阿莫的機車聲!」


第一個發現阿莫的是五虎退,短刀們在聽到五虎退這麼說後,全擠去大門口迎接阿莫。

但是,在看到阿莫的穿著打扮後全部風中凌亂了。


「阿...阿莫?!!!」←這是亂

「為什麼穿成這個樣子?」←這是藥研

「好...好漂亮......」←這是五虎退


是的,阿莫身上穿著一件漂亮的白色配金色鏽花紋的禮服,仿中國旗袍樣式,但是她畫著精緻裝扮的臉上是濃厚的不爽。


「阿莫,妳今天不是還要去上課嗎?怎麼穿成這樣子?」清光和安定一起迎接阿莫,阿莫整個人籠罩在低氣壓裡,讓短刀們後退了一大步。

「我3天前就結束暑期輔導啦!今天被坑了。」阿莫沒好氣的甩甩穿著高跟鞋的腳,後腳跟因為尺寸不合而磨破皮腫漲起來。


3天前? 不就是阿莫接手本丸的那天嗎?

還有被坑了是鬧哪樣?


「嘶---那個可惡的女人,她一定是故意拿小1號的鞋子給我的,痛死我了ˋ皿ˊ/」阿莫把高跟鞋一腳踢開,後腳跟流下的血跡已經乾掉,阿莫只想趕快把血沖乾淨然後上藥。


氣死她了,絕對,以後老媽家族的聚會絕不參加,各種衰到家的@#$%&*&%$%&$#@……


「發生什麼事了,阿莫大姐頭氣成這樣子?」獅子王有點怕怕的和短刀們縮在一邊,清光臉色有些難看的看著阿莫方才一腳踹開的高跟鞋。


那是一雙鞋號標示23.5的鞋,目測高約5-7公分。

難怪阿莫的腳跟會磨損成那個樣子,不過阿莫還是沒說她去哪裡啦?


「阿莫,妳今天是……」


「喔,被騙去當伴娘啦。」阿莫沒好氣的甩著剛剛沖過水的腳,後腳跟還麻麻痛痛噠QAQ/


「啊?」


阿莫表示,自家親戚的女兒(該稱表姐還是堂姐的)要結婚,要去西餐廳吃喜酒,秉持著有人請客絕不嘴軟的阿莫心想可以剩下一大筆餐錢,還可以打包婚宴的哈艮達斯冰淇淋回來給大家嚐個鮮,結果才剛停好車馬上被扯進新娘休息室裡,臉上的龐克妝被卸掉,改成對於一般大眾覺得很好看的粉色妝扮,還配上今天穿的那套禮服(前面提過的),最後被自家阿姨硬塞了一雙尺寸明顯就不是她的號的高跟鞋!!


發生神馬事?原來是原先要參加婚禮的伴娘說塞在路上過不來,所以阿莫成了緊急代打的伴娘。

豈可修啊!而且這種事情還沒錢領的!!


「到這裡都還好,就是那個女的,我堂姐啦,她婆婆說啥來了個黑丫頭,整場婚禮還給不給辦,然後一臉機歪的嫌東嫌西,那麼厲害自己去找代打伴娘啊!結果害我媽他們尷尬的要命。」阿莫坐在門廊邊,拿著衛生紙把腳上多滴上去的優碘擦掉,貼上透氣ok繃大功告成。繼續開唸。


「然後婚禮前的20分鐘,人家總算來了,我自然被換下場,所以我會化妝室去把臉上難看的粉紅妝卸掉,改化現在的妝啊,然後我阿姨就催我那啥的叫我也一起去就是了,我媽看到我就是尷尬到家,最重要的是,這種事情都不先討論的,我抱怨也被罵,所以在走完交換誓詞後,我去廚房把他們主桌的冰淇淋全部打包帶走了~然後因為找不到我原本的衣服鞋子,所以直接從婚宴餐廳騎機車回來啦。」


阿莫墊著腳,一拐一拐的跳向機車,從機車座墊裡挖出A來的哈艮達斯,因為有些融化,所以被她丟進廚房冰箱,下午再分給刀劍們吃。


整理自己的心情,換上平常那個被自家好友們稱之為"一日是御姐,終生是御姐"的御姐笑(這啥鬼?!

和在廚房門口跟她抬扛的清光討論一下本丸今天發生神馬事。


清光表示,沒發生什麼事,不過鍛刀房來了一位新同伴。


「喔喔!那我們走吧!」阿莫撩起有些重量的裙擺(裙子只有到膝蓋,但是真他妹的重="=)各種開跑,清光皺眉,阿莫妳好歹穿鞋子嘛!


刀匠表示看到自家嬸嬸光著腳丫子跑來鍛刀房,深深覺得有這麼急咩?


「新來的同胞在哪兒呀?」阿莫探出腦袋,畫著紅色眼線的淺棕色眼睛眨呀眨的,刀匠表示新東家今天是怎麼了?沒事幹嘛做這不是她style的打扮?!!


「4小時,是太刀呢!」


呃…所以這是好還是壞?新手嬸阿莫表示困惑,考慮摳澳求救。


「體型雖大卻稱作小狐丸。不,這可不是開玩笑。 但我也非贗品。我雖小,卻很大喔!」

櫻花飄飄,中間一坨白毛喔不,是一個高大有肌肉有狐狸耳朵的人出現了……


臥槽犬夜叉還殺生丸?!馬上摳澳跪求請示女王責編。


「老姐,接電話!」


『阿莫莫啊,良心發現要來寫稿子了?』


「寫妳的醫學報告!!我家本丸來了犬夜叉還是殺生丸,啊都不是,是一個疑似跑錯劇組的,這位仁兄是誰啊?」阿莫摸摸小狐丸的腦袋,喔呵呵手感一級棒噠!


『犬夜叉?!殺生丸?!啊看妳鍛到狐球小狐丸了?!!!!妳這玩刮刮樂都可以掛中獎的死女人!!!!!!女王我想要小狐丸和爺爺啊!!!!!!』


阿莫明智的把手機瞬間拿離耳朵,直接強制關機,然後繼續摸摸小狐丸的耳朵。


喔呵呵,好好摸欸~~


小狐丸也是一臉享受的樣子,呵呵,主上的力道恰到好處=ω=~


「呵呵,我是亞莫伊,以後叫我阿莫就好嘿~」


最後是在清光的提醒下,阿莫才想起要帶小狐丸去本丸逛逛。


「走走走,阿莫帶你去逛逛本丸嘿~」阿莫提起裙擺又要開跑,但是被小狐丸一把抓回來。


「阿莫主殿,怎麼沒有穿鞋呢?」


「叫我阿莫就好,別加『主殿』那兩個字,我不是哪家的王公貴族,還有沒穿鞋是因為我的鞋子穿了會磨腳乾脆不穿……」阿莫一臉痛痛噠的摸上還貼著ok繃的腳跟,各種糾結。


「反正我常常脫鞋跑百米的沒差啦,啊!我忘記有帶其他禮物給你們了!清光!」想到還放在機車置物箱的那些禮物,原本又要跑起來的阿莫被小狐丸抓回來背上肩。


「哇勒?啊隨便啦,我們出發吧!」阿莫興奮的學著動漫中的人物指著前方,小狐丸也真的給她跑起來。


阿莫,妳和新來的這麼好我會生氣的喔! 清光決定等等要來和短刀商量商量下如何處理這個半路殺出來的毛球。


……………『下午茶時間』………………


看著短刀們吃哈艮達斯吃得櫻飄雪,各種開心的阿莫,現在正專心的幫清光做指甲彩繪。

被冷落在一邊的狐球冷不防的丟了個炸彈。


「我說,阿莫……」


「怎麼了?」


「妳今天是結婚去了嗎?那是新娘禮服吧……」


「閉嘴,那是黑歷史。」阿莫毫不留情的陰沉笑笑,清光在享受著現世上所謂的指甲美容的同時,感嘆著某毛球的作死。


「不是嗎?我還以為我的新主人是個剛結婚的新娘子呢!」喔耶!真是好家在。但是這貨挑起阿莫的棄療神經(擦邊。


「小娘我只有17歲,我結個毛啊?我這是被叫去當【沒錢領的代打伴娘】!!!」陰風陣陣鬼門開,各路兄弟一起來,喂!現在還沒過農曆7月啦!。


阿莫在修理完作死的狐球後,決定去多看看小王子,看看人家是怎麼馴服那隻狐狸的,省得氣死自己還沒保險金領。


评论(5)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