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差天堂 - 透明的鋼鐵之心:07

第七章 - 看不見,討厭,不知道,倚靠的斜面


我想我們從來都沒有真正的了解彼此過,所以,才會犯下這種錯誤  ─ 刈野


稍微回溯一下時間,時間點回到資料室那段。


梓驚訝的看著刈野熟練的拿出校史資料室的鑰匙,開始了所謂的“調查”,實際上是偷看學校機密資料這種絕逼被記過的事。

這真的是那個品學兼優的那個鬼畜自大狂刈野?


再說了,他神馬時候拿到的鑰匙?!學生會的人是白痴嗎?連個鑰匙都看不住嗎?


梓忍不住撫著青筋跳動歡快的額頭,覺得自己很有可能會在吐槽這條路上一去不回也不一定。


「我說,你要那樣到什麼時候?」刈野打開了資料室,誇張的嘆了口大氣,難道梓變成了那見鬼的透明人後,某條神經就此接錯連結收錯訊號了嗎?


梓不甘不願的和他一起翻起滿是灰塵的資料。


「喂,所以說,你要找阿透的資料,是要找10年前的學生資料嗎?」梓有些不自在的問道,從昨天晚上開始,他又回到那個會跟他嘻嘻哈哈沒心沒肺的態度,這樣180度的的大翻轉,讓他不自在到家。


話說回來,他已經有將近一個星期沒回家了,也不知道媽媽現在怎麼樣了……


「怎麼了?」


「沒事沒事,快點找資料啦!」一會兒裝陰沉一會兒裝忠犬,讓他真的快招架不住。


到底那個才是真正的他?


在梓到抱怨後,刈野和他分工合作,翻起了資料,刈野不意外的發現某部分的資料被黑掉的情況 一你連找都不用找。

這年頭學校流行黑內幕啊。


梓嘟嘟囔囔的翻找著資料,蹲太久的小腿整個麻掉,不得已的情況下只好撫著櫃子站起來讓血液流通流通一下。

杯具就是醬子發生的。


"匡噹-----"


梓扶著的櫃子整個塌掉,裡頭的資料整個掉了出來,全砸在梓的小身板上,而刈野為了替梓擋掉部分資料夾,力道過猛和梓方才被資料夾砸到的左肩鎖骨撞在一起。


事實證明,就算沒有曖昧舉動,作為腐女的上帝也會硬搞個機會給你的。

怎麼不是打kiss在一起(這是感嘆中的上帝。


「有沒有怎麼樣?呃……」梓問完就覺得後悔到家了,他幹啥管他,而且這傢伙的牙齒還真好,鎖骨上沒被種草莓也被硬撞一個出來了還滲血勒!!!


「嘶----你是不是有一餐沒一餐的?身板子那麼瘦,骨頭還真硬!」刈野提出他的見解,回答他的是梓的炸毛反嗆。

「誰像你一樣是個大少爺天天吃的好穿的暖不用煩惱日子怎麼過啦!幹痛死我了------」梓用力擦擦滲血的肩膀,血越擦越多,看不下去的刈野抽出自己的手帕來幫梓止血。


又是這樣。又是這樣溫柔的動作,和那個強暴他的陰沉傢伙是同一個人嗎?還是其實他是和久世是同一種人只是他把自己陰沉的一面暴露出來?


他到底該相信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他?


「回去後記得擦藥,喂喂喂,你該不會是感動到哭了吧,梓~?」刈野用嘲諷的口吻問道,但是梓難得沒跟他對著幹,只是默默的,任憑眼淚掉個不停。


不是哭,只是想要宣洩一下而已。


良久,梓木訥的開口,聲音有些哽咽。


「作弄我很好玩,對吧?恭喜你,我被玩壞了,所以我沒有辦法分辨到底那個是真的你了……」淺棕色的眼眸中透著疲憊,那幾乎是在跟刈野宣告他認輸。

「你真的討厭我嗎?」


梓靠在有點歪歪的資料櫃旁,最近發生的事讓他疲憊不堪,連鬥爭的心情都沒有了。


又或者說是被磨乾淨了。


刈野知道自己這一回真的玩脫了,但是已經鑄下大錯了又能怎麼辦?當然是想盡辦法彌補啊!


『所以才說這年頭的年輕人玩脫了都不敢負責或毀屍滅跡的,你又沒有去正視自己的心,連自己都不了解了你還想去深入阿梓的心,你在跟我說笑吧?!』


『連自己犯下的錯誤都不敢直視,比起前面2、3、4代的”定位者”,我看你乾脆回去娘胎裡,我掐死阿梓讓他從頭投胎一次,看看會不會有改變!!我還會記得在他投胎前叫他忘川水多喝幾杯,省得下輩子再去遇上你這根硬度堪比世界第一硬巴西黑橝木的大木頭,兩看兩相厭!!!』


昨天晚上,在他帶梓回自己家後,那個被梓叫阿透的女人就出現了,原因是她很擔心梓。

至少,這一代的透明人是她最擔心的。


在和她長談之後,好吧,基本上是被她單方面的開唰,他不得不去正視自己的問題。如果不去正視,梓有可能會消失一輩子。


他真的討厭梓嗎?

他真的只是想看梓驚慌失措的樣子嗎?

他在侵犯梓的身體時,為什麼同時感到滿足與空虛?

他真的希望梓消失不見嗎?

他一直以來對梓的惡行惡狀是在傷害他還是在無形中用著階級的方式在保護他?

他,喜歡上梓了嗎?


「我……不知道。」

「喂,這什麼爛答案?」

「所以,我想我們從來都沒有真正的了解彼此過,所以,才會犯下這種錯誤,害你變成這樣。」刈野苦笑,昨天被罵到最後,阿透還總結給他一句話,


『說穿了,你們也不過是一群16歲的死小孩,哪有可能會意識到自己幹了什麼蠢事,不對,應該說,你們在幹了蠢事之餘,很有氣魄的,直接了當的選擇去看不見事情的嚴重性。』


『因為,你們只是16歲的青少年而已。』


是啊,因為年輕,所以覺得沒有關係,說穿了,他也是那個把年紀輕當成可以隨意犯錯的藉口,去傷害別人的其中一個混蛋而已。


=======================================

阿莫碎碎唸:

被阿透唸的王,被阿透擔心的阿梓阿鐘,其實正是因為他們只有16歲才讓人擔心,阿透不希望看到阿梓他們最後落得和她一樣的悲劇。

年輕是本錢固然好,但是像格差遊戲這樣就是太超過的,阿莫的日本妹子朋友都想簽移民證來台灣唸書了(原因是聽說之前不知道日本哪所中學有人被玩到瘋掉,不敢再上學……ˊ^ˋ


下一章應該會甜一點的ˊˇˋ

還有阿莫我最近會把文章搬去我的POPO原創那哩,等等會附上網址,因為發現那邊的發文平台比較好用0x0/

所以以後會以先更那邊為主(上課偷偷發文吶啥的ˊˇˋ

這邊一有空也會來補齊(基本上是兩邊一起更才對,那麼這回就先醬子啦~

评论(7)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