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差天堂 - 透明的鋼鐵之心:03

第三章 - 原因、記憶、防衛本能全全開啟

 

打從一開始,這個遊戲就為最低等的透明人們做好了帶著殺意的反擊機制了......                    ─ 透

 

「歡迎歡迎呀~新來的菜鳥們~」透一臉欠抽欠罵的語調,成功的讓梓臉黑上幾分,而鐘是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無法理解眼前發生什麼事。

 

「我說,透是吧?這個遊戲不是只有最低階的 " Traget " 嗎?那見鬼的 " invisible "是什麼?」梓沒好氣的問著透。而透是用一種不可置信的眼神,嘲諷的語氣回答。

 

又來了,玩的人都沒有說實話呢~10年前的教訓學不夠啊?

 

「又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玩這遊戲? 真可憐你們被變成這個樣子~」紅金色的眼眸沒有了一開始的調笑,這讓被注視的梓和鐘不由的僵直了背脊,一陣發寒。

「看來把這個遊戲告訴你們的學長姐完全沒記取教訓呢,還是,這所學校已經做好了要用這種階級制度來玩~弄~學~生~的決定啦?」

 

記取教訓?而且學校一直都知道?

 

「透前輩,妳說的記取教訓,是指發生像我們這樣,大家都看不見的情況的人嗎?」鐘如此問道,方才的那個念頭讓他不寒而慄。

 

「喔!不錯不錯,我喜歡你的稱呼,我記的那個叫久世的男生叫你鐘,而你的朋友,一臉活像是要幹掉我的,叫梓,是吧?現在讓我來為你們解除疑惑吧!就先從阿梓你的問題開始吧~~」

 

阿梓?那是什麼稱呼?  梓臉黑了大半去,有種想抽死這女人的衝動。

但是她接下來所述說的,有關這個 " 階級遊戲 " 最不為人知的黑暗面。

 

「所謂的 " invisible ", 顧名思義,就是透明人,是最初玩這個遊戲的被欺負的目標,也就是最一開始的那個 " Traget " 對遊戲下的殺手裥,完全就是想要報復呢......

你們難道都沒有發現,一直一直都有人在消失嗎? 所謂的 " 等級天堂 "這個遊戲在最一開始的時候,我想想,應該是10年前又多一點點左右,這個遊戲,是由一群愛欺負人的女孩子們開始的,但是後來,遊戲越玩越失控,男孩子們也開始加入了遊戲,但是在那個時候,遊戲一直有一個要命的特點,那就是 "Traget" 從來都直有一個特定被欺負的女生。

 

一直只有一個人,而在那個倒楣的女生高中3年級即將畢業的時候,迎來了人生中的第一場春天,但是說是騙局也不為過,畢竟那群男生是聯合著一開始欺負她的女孩們變本加厲的欺負她,在被背叛被欺騙被騙取並玩弄身體後,她發現了許多年輕小媽媽都在害怕的事,我想你們應該知道是什麼對不對?

 

天可憐見,但是是不會有人去承認的,說穿了她也不過只是一個小小上班族的女兒而已,誰能替她出這口惡氣?在思想極度不成熟以既濃厚的惡意下,她用了最充滿著惡意,最具詛咒攻擊性質的惡劣方式報復這個遊戲。」

透紅金色的眼眸慵懶的看向了藝能科大樓底下的花壇,搖搖頭感嘆。

 

鐘和梓知道,那是什麼方式。

 

那個女生,她自殺了,而且一屍兩命。

 

「所以,我們會變成這樣,是她死前的詛咒?」梓厭惡的問,自殺诶! 這種事情是很嚴重的吧!難道學校都不管嗎?

 

「也許吧,但是人類是種很犯賤的生物,明明知道遊戲有問題,還是會想去玩去嘗試,或是去享受那種暴虐的氣氛與權利,那天的血可是紅的很啊,我想因為她的死而感到快樂的學生也佔大多數吧?如果我沒記錯,她是從這個位置跳下去,跳之前還瘋狂大笑呢。」

 

"我不會讓玩這個遊戲的人好過的,通通都是兇手兇手!!!!!"

"下一個和我一樣的人就算殺死你們也無所謂無所謂,這個遊戲就算是殺人也無所謂呀哈哈哈哈!!!!"

"一輩子,在上位者不得其所愛,死不得其所,我詛咒你們!!!!!!!"

"你們都看不見,視若無睹,那就讓你們通通看不見吧哈哈哈哈......"

 

那天的話語和沾染在臉上,甚至是飛濺進眼中的鮮紅再度浮起,透大嘆著他們那跌出了26個字母外的好運。

才讓他們變成這個樣子。

 

「阿鐘的問題的答案就從這裡開始,雖然我記不起我是因為什麼而變成了第1代 " invisible ",但是我敢肯定不是好事,接下來是第2代第3代......到你們,第5代,一直一直都有人在消失,只是大家都冷眼旁觀而已,而且,你們以為你們的 " 失蹤 " 真的可以中止遊戲?」說著說著透看著原本緊閉的頂樓大門被猛然推開,一個臉上帶著淚痕和可笑的塗鴉的女孩衝上前來,穿過透,跳樓。

 

「也許是會,但是絕不會是現在,現在只會越來越亂而已。」這個角度跳下去應該是花圃,頂多輕傷和輕微腦震盪吧。

 

鐘和梓傻站在原地,剛剛有人在他們面前......跳樓了?

透似乎是想到什麼好玩的事,嘴角漾起了惡劣的微笑。

「我說你們,要一起來嗎?看看現在的這個遊戲所造成的根深蒂固的恐懼一一崩解的樣子?」

透站上了欄杆,絲毫不怕摔下去,而她也這麼做了。

 

連帶拉上了鐘和梓。

 

「妳幹什麼!!!!!」

「哇啊啊啊啊啊啊!!!!!!!!」

 

風壓由下而上吹起,梓不由得害怕的閉上眼睛,但是過了好久都沒有想像中的劇痛到來。

安全落地。

 

「下來吧,別扒拉在我身上,現在開始講解變成了 " invisible "的遊戲規則,就像RPG遊戲一樣,找到線索才可以通關變回來喔,而你們這一代的任務是和我一起找到第一代,就是我那一代所使用的所有撲克牌並加以銷毀,而其間你們可以看看這個遊戲開始崩解所造成的傷害。」透拉拉活像無尾熊一樣抱在她身上的鐘和死揪著她手臂的梓,惡劣的笑笑。

 

透惡趣味的看著方才看到她們跳下來,臉色慘白鐵青的兩個定位者朝她們衝過來。

 

「雖然我認為就算沒有那個詛咒,但是就這個遊戲所維持10年下來,這根深蒂固的氛圍也會在沉默中再度爆發,這個可笑的問題遊戲本身就是一個循環。」

紅金色的眼眸惡劣的笑意滿滿,看著久世對著她揮下的拳頭從她面前穿透而過。

 

「嘛~打從一開始,這個遊戲就為最低等的透明人們做好了帶著殺意的反擊機制了...... 」

==============================================

阿莫碎碎念:

我有可能完成2更或3更嗎?我好懷疑壓ˊAˋ


评论(6)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