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年螺旋 09.第一次的终结是突然的

*真熊孩子.包丁藤四郎上線

*閻葉的過去點點滴滴之拿出實力來別人才會尊重你

*裂嘴女出沒注意


隔天,在本丸的用餐大廳上,眾人雖對昨天才被召喚出來的小烏丸表示好奇與困惑,但也沒說甚麼,熱呼呼的餐點依舊在眾人到達飯廳時

已經擺上,今天的早餐是熱呼呼的味噌湯和玉子燒,以及炒過的綠花椰菜,納豆,煎得金黃的豆腐。


但是製作這些菜色的那個人依舊沒有出現在飯廳上,在主位上用小碟子壓著的是在昨晚就已經安排好的一周行程。


恩,全是內番的行程。


【有傷的人請自行至廚房旁邊的小房間領取傷藥,若有重傷者請速至屋外小房子找我治療,由於資源充足請休息一日 - 閻葉】



眾人看著那張被完美安排過的表格,而於昨天回來的遠征隊個個都像是見鬼的瞪著那張紙,好像那上面會生出花來一樣,然而和閻葉相處過一星期的其他人則是習以為常的各自入座,添飯的添飯,喝湯的喝湯。



「我說,你們就照她的安排來做事?」遠征隊成員之一,也是這個本丸初始刀的歌仙兼定,完全傻眼的看著各做各事的其他人,而被大夥推派出來當統一發言人的山姥切點點頭。



「不得不說,我們一開始也是很傻眼的,但是現在更像是我們各過各的生活,各取所需。」


「而且,她在不知道我們這裡的情況前出手救下小夜,還幫我們趕跑那個討厭的女人,直接轟出去的。」


後面說這句話的是宗三,就憑閻葉出手暴力砸門救小夜和出手修理那個臭女人這兩件事,宗三說甚麼都要挺閻葉一下,儘管大家對於閻葉開出的奇怪條件感到怪異,但是大家倒也相安無事地度過一星期。


「她,最好是守信用的。」聽見她救下小夜和出手修理前任審神者這些事後,歌仙也不過是撇撇嘴沒去計較,對於這個被遞補進來的女生,或著說只要是被遞補進來的審神者他都沒好感。


整個飯廳的氣氛一度陷入僵局,但是在好吃的飯菜下,大夥的氣氛緩和許多。


只是被閻葉帶回的短刀組,尤其是信濃跟包丁,左右張望後,一致轉頭詢問小夜。


「【大將她今天也不來一起吃飯嗎?】」


「閻葉姊姊她習慣自己一個人吃飯的,而且昨天她看上去很累,今天讓她自己一個人好好休息吧。」


包丁一聽,整個嘴巴嘟的都能吊上五斤豬肉了,拿著自己的糖果包就跑去找閻葉。



而作為新進人員的小烏丸看到如此畫面,深深覺得作為父親的他有必要好好找閻葉談談。



才剛吃飽飯的閻葉正頭疼的看著在她房間門口耍任性的包丁。這小短刀表示今天我要來搞事!!!!!


是的,他是昨天晚上偷聽了她和今劍對話的眾位偷聽人士之一,現在他整隻氣鼓鼓的表示要來搞事。



「大~~~~將~~~~~為甚麼都不跟我們一起吃飯???」


「......因為我不想每天餐桌上都要爆發一次全武行,浪費食物可恥。」


閻葉對於昨天回來的那一票據說練度夠高,但是在她眼裡還是弱的不行的刀男們在看見她如果和他們一起用餐會幹出甚麼好事來心裡有數,脾氣暴躁的鐵定直接掀桌開戰。


各吃各的不好嗎?



「可是,我們想跟大將一起吃飯啊!!!」


「......你真正想問的,應該不是這個吧。」


閻葉一眼看出包丁想問的並非只是怎麼她不和他們一塊吃飯這麼簡單。


包丁的一雙大眼睛有些心虛的左右亂看,雙手不安的擰著衣服下襬,最後,鼓起勇氣跟閻葉的眼睛對上並問道。


「大將,妳明年夏天結束要走,是要去哪裡?我們怎麼辦?」


後面那句話是個好問題,但是能夠做決定的人不是她。



「我要回家,回去故鄉,有人在等我回家。」也有人在等她帶她回家。


「至於你們,我不知道。」


由於擔心包丁,因此在飯廳的眾人躡手躡腳地跟了出來,當起了偷聽人員。


閻葉她這是甚麼意思?


「說甚麼都不能留下來?」


「是。」


包丁低頭,肩膀顫抖著,而躲在一偷聽的眾人中,被閻葉檢回來的短刀們不敢相信地想衝出去找閻葉理論,但被太刀打刀們給揪住不放。


就在閻葉猜想是不是自己說得太直白,人家小孩子無法接受時,包丁一整個大爆發,耍無賴起來了。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大將走嘛!!!!!」小短刀耍賴的滿地打滾,只差沒有賴到閻葉身上不下來。


包丁藤四郎,真熊孩子。



唉,她話可還沒說完啊。


「包丁。」


「我不要我不要!!!!!!大將不答應留下來我就不聽!!!」


「......」


只見閻葉只是把在地上打滾耍賴的小短刀像拎雞仔一樣拎起,強迫包丁跟她對上視線。



然後,她說了句讓大家無法忘懷的話,直到多年後,大家聚在一起喝酒想當年,都會想起那天閻葉的那幾句重磅炸彈。



「我沒有辦法為你們做決定,因為我不是你們,也不是你們的意志。要走要留,要去哪裡要回去哪裡,一切由你們自己決定。」


「拿出做妖怪的骨氣出來,你們這群刀劍的附喪神既是兵器也是妖怪,拿出你們的血性出來,連保護自己都做不到,那麼連跟人談判的資本都沒有。」


「要讓別人尊重並且信服,那就拿出自己的實力出來,讓他們不服也得服。」



等等,最後一句頗怪的......


包丁原本激動的心情漸漸平靜下來,是不是只要變強,讓大將認可,大將就會留下來?


還是說......要走也會稍帶上他?


這邊小短刀和一干偷聽的刀男都起了小心思,但是這表面上還是很平靜,至少沒出現甚麼全武行的。


然而,在現世的羅羅子,遭遇了不太好的愉快。


或著說,嚴重驚嚇。



立海大學這所學校並不是只有附屬中學,它還有附屬幼兒園,立海大小學則是跟它相隔了三條街區,居說是當年規畫中並沒有規劃到小學部的緣故。 


由於立海大學校園面積廣大,除了高中部和國中部比較近,用走的大約5~10分鐘左右,然而,幸村精市所就讀的立海高中部跟羅羅子所就讀的立海附幼之間不但相隔遙遠,兩著之間還有鐵絲圍牆圍起,據說是為了避免有學生從幼稚園翹課出去浪,也是有其它校外參訪的客人誤入而增設。


所以為了人群流動上的方便性,立海附幼是另外開了正門跟側門,方便家長接送。


幼兒園的上課時間是早上八點半開始,下午四點放學,和高中部國中部學生的上課時間明顯有錯開,據說一星期中,高中部的人會有兩天是上半天課,但下午全是社團活動的。


今天的羅羅子有些迷迷糊糊的起床、穿衣、吃飯,然後被幸村精市交代帶她去上學的森田奶奶(幸村家管家的妻子,00章出現過)給帶去上學。


大約早上八點二十分左右,羅羅子和森田奶奶才到幼稚園,這個時間上路上除了來幼稚園的小朋友和帶他們來的家長之外,基本上是沒什麼人的,有些冷清。


羅羅子下意識的打了個冷顫,從她到幼稚園開始到她跟森田奶奶說再見,甚至是才剛到教室門口準備脫鞋進教室,她都覺得有人在看她。


那是種很可怕的感覺,像是被某種噁心的東西給盯上那樣。



八點二十五分,一個從黑色轎車上下來的小妹妹揹著書包,從街口的家長接送區跑向幼兒園大門,這時間點的街道上車子流量變多,但是幼稚園門口的家長們三三兩兩,準備去上班或是回家。


她是和羅羅子同班的瀨川友繪,也是平常喜歡捉弄羅羅子,常常纏著羅羅子要她送點心給精市的班級小頭頭。


說她壞,也不是很壞的一個孩子,就是家裡人寵的有些驕縱,但是論起運氣,今天的她可說是糟到不能再糟了。



「那邊的小妹妹......」


不知何時,離門口大約不到10公尺的等候公車亭旁走出一個穿著米色的秋天薄外套,有一頭亂亂的,看上去有些油膩的頭髮,戴著口罩的女人走了出來,叫住了瀨川。


而瀨川也因為她的叫喊而停下腳步。但並沒有靠近她,而是困惑地看著她。



「來啊,來啊,小朋友。」


奇怪的女人向幼小的女孩招手,在陽光照射下,她的懷中有項細節閃閃發亮,令人不寒而慄。



「有事嗎?大姊姊?」


「我......漂亮嗎?」



這甚麼跟甚麼?瀨川看著她的臉,整張臉被口罩蓋住,她哪裡知道她漂不漂亮拉!!!!!


而且上課快遲到了,她今天還有點心要羅羅子送給她哥哥呢!



「我不知道啦!!!妳的臉都被蓋住了,我哪裡知道妳漂不漂亮?」


「回答我!!!!!我漂不漂亮!!!!!!」


瀨川想繞過她,但是那奇怪的女人卻捉住她的手,不讓她進校園,還沒意識到危險的瀨川沒好氣地敷衍她,為的就是進教室。


「好啦好啦,大姊姊妳很漂亮啦,可以讓我去教室了嗎?」



【妳剛剛說我很漂亮了吧?】


手腕上力道加大,讓瀨川不舒服的扭了扭,但掙脫不開。這讓她開始叫了起來。


「放開我放開我!!!!!老師!!!!!救命啊!!!!」


聽到動靜的老師和一些還沒離開的家長現了異狀,往瀨川的方向過來,而那女人一把拉下口罩,一張猙獰可怕的臉湊近瀨川,嚇得她放聲大哭。


因為那張臉,自嘴角開始向兩邊延伸,直到顴骨甚至是靠近耳垂的地方是裂開的。



「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救命啊!!!!!!!」


【一起變漂亮吧......】



只見她快速的掏出懷中銀色的細節,往瀨川的臉上飛快劃過,速度之快,在大人們衝到瀨川身邊時,迎來的卻是瀨川淒厲的慘叫與哭叫聲。


「哇啊啊啊啊啊啊!!!!!!!!」



瀨川的臉被剪開了。


現場亂成一片,有家長打電話給救護車,有老師和巡邏的警衛現聲手忙腳亂地給瀨川止血,而這樣可怕的場面讓一些還沒進教室的小孩們給看見,現場更加混亂,充斥著大人們的吼叫聲和小孩們的哭喊聲。


羅羅子臉色慘白的僵硬在走廊上,動都不敢動,然後她看到在門口附近的那個穿米色外套的女人......



【嘿嘿......】



她的口罩還沒帶上,她咧嘴一笑讓羅羅子哭了出來!!!!!!



「哇啊啊啊啊!!!!!!」



=========================

下集預告:


「姊姊!!!!!有個好可怕的大姊姊,她把瀨川的嘴巴剪開了,而且一直盯著幼稚園裡看,怎麼辦?」


小姑娘縮在令她安心的懷抱裡顫抖著,但是作為懷抱的主人,閻葉的臉上不僅僅出現了憤怒,還有困惑。



這好像,不是鬼?



「閻葉,可能要麻煩妳注意神奈川那邊的情況,我過兩天去妳那裏一趟,我想確定一些事。」


手機裡傳來溫和軟軟的聲音,而聲音的主人正頭疼的看著她身旁受傷的刀劍男士。



「那個,我們東京這裡也有裂嘴女出現呢。」



==============

阿莫碎碎念:

今天不念了,晚安。


PS.為了故事連貫性,我還是把tag標上,讓小夥伴們方便一點


评论(2)

热度(9)